合适就好,乐在其中

女子饮酒,亦是一种风情。自古文人与酒,有着不懈之缘。李清照年少时的“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昨夜雨疏风骤,…

女子饮酒,亦是一种风情。自古文人与酒,有着不懈之缘。李清照年少时的“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的风情与浪漫情怀,甚是喜爱。

 

我记不得我是何时开始喝酒,后来近乎成日常习惯,虽不会顿顿有酒,几乎每日小酌几杯。无须酒朋诗友共享,亦不必酒菜相配。独自闲暇时,一根黄瓜,一些水果,一碟甜点,皆可斟饮。 有时晚间醒来,再难以入睡时,亦会斟上一杯,端之窗前,对着清风明月,喝上几口,顿觉清爽,失眠之痛,不再是一种烦闷,独自享受着夜静人空之趣。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近几年,因为疫情,很多事情都不再常规。每日除了上班,便是深居简出。没了往日的推杯换盏,说走就走的旅行。少了风雨兼程的奔波劳碌,亦没有了归心似箭之期盼。人到中年,父母相续离去,回家之路不再漫长,甚至不知这条路还能持续的走多久。多年的故乡情怀,父母之恋,皆要收好存起,是最美的经历和回忆。

 

人至中年,尤其是如今深居简出的生活,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之乐。或动或静,只需自己喜爱就好。有人爱动,跑步健身,冬夏不歇,且有人喜静 ,喝茶看书绘画,享受室内时光的静谧,无人惊扰。清茶一盏,诗书几卷,可得意趣。喝酒便是我生活中的乐趣之一。

 

我自幼随父亲外出吃酒席,是常事,对于茶酒,也是情深。都说酒让人消愁忘忧,茶令人淡泊宁静。我喝酒,只是一种乐趣,不增愁,亦不解忧。不象宋代诗人朱淑真的“梦回酒醒春愁怯,宝鸭烟销香未歇。薄 衾无奈五更寒,杜鹃叫落西楼月”的落寞与抑郁寡欢。我的每日小酌,只觉怡情。

 

 

图片​
我本是一豁达之人,且喜交朋结友。常邀请好友聚集家中,饮酒为乐。在父亲晚年,为了父亲开心快乐,常常假意与父亲“畅饮”。父亲喜欢喝酒时行酒令,我就让父亲亲自教我。有时父亲与他人行酒令,我则替父亲喝酒,熟悉父亲之人都知道,父亲有一喝酒“真理”——说:“只要心情好,喝再多酒也是不会醉!”

 

我就醉过,不是心情不爽,而是性情而定。我属性情中人,不喜喝酒时的你推我攘,总觉为了一杯酒,使人浪费口舌,深感歉意,不等他人一劝二捐的自己就自行喝下。

尤其是每次回到故乡,经不起乡亲与老友们的盛情,不会推攘,不会假装,来着不拒。总觉我们的情谊不是一杯酒可抵,端起酒杯,是对我的尊重,不可推却。于是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在他人“赞美”着我是爽朗之人,喝酒亦爽快时,我已醉意微醺,心飘身重。

 

因为年岁增长,不再贪恋任何事物,愈觉光阴寸阴寸金,亦愈加珍惜身强体健。于人于物,合适便好,不再有太多的挑剔。以往之事,能忘则忘,不再存留。对酒,小酌怡情,酒大伤身,静谧养心,喧闹费神,简朴素净,方是养生之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