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静美

前言:在如此喧嚣的时代,我依然相信有人在固守着她心中那一方“真、善、美”的净土。   幺嗲还是习惯地…

前言:在如此喧嚣的时代,我依然相信有人在固守着她心中那一方“真、善、美”的净土。

 

幺嗲还是习惯地坐在那把黢黑发亮的椅子上,手中的火钳随意拨弄着瓦灶中的柴火,锅中的油条随着叶姨手中两根加长的筷子肆意的翻滚着,阵阵余香弥漫在窄长的小街中。

随便聊聊的图片

幺嗲,辈分大,排行老幺,自小桀骜不羁,疏财仗义,故落下如此响亮之名号。退休之后,因时应势,和老伴开了这间炸货铺,颐养天年,打发时光。无奈天不作美,老伴体弱多病,先他而去,留下这间炸货铺和幺嗲,孤度余生。

叶姨出自小家,也算温婉贤良。只是丈夫罹患重病,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母,凭一身辛劳与不懈,把儿子送上了大学。独自拾掇着几亩田地,自余自足,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叶姨每天早工之时,都会经过那条充满油炸余香的小街。自从幺婆过世后,看见幺嗲一人独自打理生意,忙前忙后之时,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怜惜。偶尔会打声招呼,给幺嗲添柴加火,帮忙搭把手,幺嗲自是心中感激,送点炸货之类以示谢意。

 

这世事一久,尺把长的小街硬是传得恶风骤雨,说幺嗲攒了好多好多钱,想找新老伴。说叶姨无利不起早,图幺嗲的房子和退休金,不要脸,说什么的都有,弄得满街都是不同版本的传闻。

 

幺嗲何等刚烈之辈,在某天早上适逢叶姨路过之时,把她叫到跟前问道:你怕这些闲言碎语不?如果不嫌弃,以后就跟着我,免得街坊四邻说闲话。叶姨没说话,只是迎着那血红的朝霞,娇羞的点了点头。

 

时光如梭,一晃十多年过去,当我某天的清晨,再次踏上这条街道,嗅着阵阵余香,站在那间炸货铺前,恍若隔世。叶姨手中那双加长的筷子依然娴熟地拨弄着平底锅中的油条,液化气灶吐出的火苗嗞嗞的舔弄着平底锅,灶前那把黢黑发亮的椅子依旧摆放在那醒目的位置。

 

只是以前三间老房子只剩一间作炸货铺,隔壁两间已换他人建成了超市。

 

闲暇之际听人说才知道,原来幺嗲和叶姨搭伙过日子不久,幺嗲就得了肝病,原本想留给叶姨的房子在她一再执意下变卖了两间,加上攒下的不多积蓄,全部花在了漫长的求医路途,最后举债才把幺嗲安葬在河提下幺婆的墓旁⋯⋯

 

夕阳西下,叶姨时时会沿着河堤缓缓走过,金色的余辉中若隐若现出那衣裙漫飞的模样,迎着落日,秋叶静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