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家族规矩多

俺们这个村子,怎么说呢?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全村三百多户人家,两千多口人。刘姓人家占了大部分。村子不大,没…

俺们这个村子,怎么说呢?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全村三百多户人家,两千多口人。刘姓人家占了大部分。村子不大,没有街名,只有东西南北头之分,东头有少量的魏姓人家,叫个魏家街。刘姓分几个支脉,几个家族,(院坊)家族大了,还要分家,这就有了近门远门之说。

随便聊聊的图片

 

据县志记载:唐朝一皇帝想在此地建立县城,派人前来考察,一看这里沙丘连绵,黄沙盖地,荆棘丛生,一派荒凉,皇帝只好收回成命。

 

村名怎么来的?多少年“村龄”了?有魏姓人家说:咱们村是山西老槐树下老鸹窝移民而来。刘姓人家说:我们是中山国靖王刘胜后裔,是靖王刘胜钦点村名,是皇上的旨意,不信去定州中山国遗址展馆那里查查?到底是什么根底,谁也说不清楚,各执一词,只好搁置争议,暂且休战。

 

村里刘家自古以来没出过什么名人,曾有外号“百事通”的人,竟敢“冒认官亲”,说西晋爱国将领刘琨是他祖爷爷的祖爷爷,有人反驳:你就别胡咧咧,拿出证据来?看看你家谱是否记载?他解释说:书上记载刘琨是中山无极东北人,中山无极东北,即现在的河北无极东北套,而东北套唯独咱们村刘姓居多,不是咱们村又是哪里?都姓刘,文刀刘,一笔写不出俩刘字来。

 

在村里,刘姓家族延续了多少代?居住了多少年?谁也闹不清楚,有心人想续家谱,给家族人开个会,一户一张明白纸,要求各家各户按提纲提供资料。谁家祖上留下了什么老地契、老分单、老物件,谁家祖上当过什么官儿,谁家出过几个大学生,谁家有几个副科级以上干部,统统报上来。座谈七大姑八大姨,再找出嫁多年的老闺女,看看祖坟老石碑,搜肠刮肚,翻箱倒柜,最后以此为依据,掰着手指头算算,最多上推到了清朝末年。把每一代人的辈分及字号,画一个示意图,再设计一个表格,按辈分填写,一目了然,家族集资打印,由各家各户保存,以示后人。

 

在村里,家族观念是非常强烈的,家族势力是一种资源。兄弟反目,家族内讧,谁家的锅台不碰马勺?谁家的婆媳没有矛盾?只要白胡子长辈,号称老大长的人,哪怕走路颤颤悠悠,说话带着痰喘,现场大声咳嗽一声:住手,狗崽子们。立马,打架者像被使了定身法一般,僵直了胳膊腿。再不停,老者的枣木拐杖“噼里啪啦”落在打架双方的屁股上,重量均衡,数量均等。打了谁,谁挨着,老大长的话就是圣旨,拐棍就是家法。一如县官大堂上的扳子一样。

 

因房角地界子,责任田的地边子,闹别扭的常有,这时候,家族势力大的沾光了,先是“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光膀子抡拳头。“战争”升级,原来有矛盾的堂兄弟也会冰释前嫌,调转枪口一致对外,笤帚疙瘩加铁锹柄。先是“两军对垒”横眉冷对。或文斗,互相对骂。或武斗,甩掉衣服,赤膊上阵,一是从气势上压住对方,要有点“敢死队”来头。二是衣服比皮肉值钱,拳头对脊梁,撕不坏衣服。

 

碌碡响选队长、杀年猪选支书。村里要选举了,正是家族势力抬头的时候,开黑会拉选票,黑灯瞎火搞串联不怕摔跟头,为选举请客吃饭不怕花钱。堂兄弟们统一口径,不对眼的不选,伤害过本家族利益的不选。上级指定的候选人,不适合家族口味的不选。上级的意图不能落实,往往无可奈何。一个基层干部,不值得兴师动众的去查选举内幕,就是查出来,都是贫下中农出身的基本社员,不在党不在团,光凭一张嘴巴“烂”,你能把他如何?

 

选举拉选票,家族大的占优势,家族小的占劣势,干脆,让大家族推荐候选人,由谁当?同族的兄弟争红了眼,还得家族的长辈出面调解方才罢休。

 

婚丧嫁娶,生老病死,是发挥家族作用的时刻,家族大的,兴师动众,热闹非凡。家族小的冷冷清清,死气沉沉。

 

院坊的长辈去世了,吃大锅菜的人越多越好,灵棚里戴孝的孝子贤孙越多越热闹,证明这家人丁兴旺,后继有人。小辈的不但守灵,还要尽孝,说透了就是拿钱,拿多少?也有潜规则,同是平辈人,同是一样的兄弟姐妹,要一个标准,条件好的不能多拿,条件差的也不能少拿。如果有谁多拿了,就会遭到同辈人的唾弃,会招来不必要的矛盾和麻烦。

 

出嫁的闺女死了爹娘,闺女必须亲自去婆家报丧,闺女磕头拜见公婆,说明事由,得到公婆的允许,方可去娘家奔丧。第二天,家族派人陪同,赶着大车,闺女坐在车上,一路哭哭啼啼,进门时刻,婆家人鞭炮齐鸣,挽幛贡品奉上。报贡人高声喊道:刘亲家前来吊唁,抬来的大供有:真鸡真鱼真猪头,整捆的挂面肘子肉,有四干,有四鲜,香蕉橘子葡萄干——谢,看挈(客)。程序走完,婆家人才能离去。

 

如果去世的是女老人,外甥还要去姥姥家报丧,曾有娘家人不来不能出殡之说,娘家人来了,要由家族的长辈陪同,好吃好喝好招待,外甥还要去磕头道歉,说些客套话,无非是对老人没有尽到孝道,请姥爷舅舅们宽恕。遇到不孝敬老人儿孙,娘家人会闹出点动静来,或要求外甥跪在母亲灵前忏悔,让外甥当众丢人现眼。或要求推迟出殡时间,故意让外甥破费,最后由家族的长辈出面了事,好话说尽,外甥脸面丢尽。然后拂袖而去,从此再不来往。

 

家族后生结婚,条件好的大闹腾,条件差的小闹腾,实在不行的,家族集资也要办好喜事。家族办喜事,大家族人多,要由家族的长辈主持,谁去迎娶新娘当伴郎,谁去上宴席陪客,谁去灶上帮灶,谁去打旗放跑,谁去端盘子洗碗,人尽其才,分工明确。懂礼仪有酒量的,去婚宴上陪客,这是个苦差事,要多喝多说,低头哈腰,好话说尽,客人走了,陪客的醉了,去猪圈边呕吐,上好的饭食让肥猪享用了,肥猪吃了带着酒的饭食,东倒西歪,原来是酒精二次中毒。

 

家族长辈派活,从没有不听指挥的,长辈的话,一言九鼎,谁不听也不行。年轻的后生们,客人吃喝他看着,客人划拳他们站着,肚里的馋虫叫唤着。等喜事办完了,把宴席备用的好酒好菜,重新摆几桌,犒劳辛苦一天的年轻人,自饮自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没有什么忌讳,随便胡说八道,憋了一天了,该释放一下了。

 

平时很少来往的本家兄弟,族内有了事情,都要聚在一起互相帮忙,不然你家有了事情,别人也不会去,这叫礼尚往来。这叫“随往”。兄弟不和的,要通过这些事情找和睦。临近喜事,婚主要在调解人的陪同下,亲自去弟兄家请,知趣的也会就坡下驴,高高兴兴的去参加婚宴,从此两家和好如初。如果不去,从此彻底断了关系。也有个别外来户,没有院坊帮衬,怎么办?尽管姓氏不同,只好和近邻“隔巴户”,就是一家子了,从此凡是院坊的大事小情都会自觉参与,不是一家胜似一家。

 

家族成员之间非常注重礼节,逢年过节都要给长辈拜年问安。送上一个祝福,说一声吉祥如意,增强了彼此间的感情,和谐了家族的团结。除夕夜喝年酒,端着酒菜往外走,去哪里?去长辈家聚会,按现在的时髦词叫团拜会,这是家族雷打不动的规矩。凡是去长辈家机会的晚辈,是不能空着手去的,一碗猪下水,一瓶老烧酒,个别条件好的带个点心匣子,以示对长辈的尊重。长辈家会提前准备好桌凳,餐具酒杯。

 

不以官位论高低。只论辈分排座次。长辈坐正,晚辈坐偏,第一杯,敬长辈新年好,第二杯,祝长辈身体健康。第三杯,祝家族人丁兴旺,和气生财。不一会,酒喝多了,说话烦了,长辈开始教训:叫声孩子们听我言,外出做买卖讲诚信,做事要做好事,不做坏事,做人要做好人不做坏人,做官要做好官,不做贪官。咋听起来,像是领导给下级作报告一般。讲得条条有理,意味深长。

 

年轻晚辈点头如捣蒜,连声说:是是,好好,行行……

 

大年初一,吃了饺子,带着孩子去磕头(拜年),第一拜,先拜父母的养育之恩,爷爷奶奶看见孙子,喜欢的皱纹舒展,赶紧从大襟袄的衣袋里掏出个小手绢,把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毛钱抖擞出来,塞到孙子手里,这叫压岁钱。第二拜,约上同辈的兄弟,成群搭伙,去家族长辈家磕头,没人喊号子,跪地一片,叫声爷爷老寿星,长命百岁不老松。一分钟结束议程。老年人怕死,听了这些祝福的话,笑的嘴不能合拢,花白胡子抖动,眼睛眯成一道缝。

 

正月初二拜老舅,礼品盒里满当当,有点心水果芝麻糖。老舅妗母坐中堂,外甥双膝跪地,“噔噔”额头着地有声响。拜完年往回走,老舅追出大门外,千嘱咐万叮咛:外甥子啊!正月千万别剃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