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此静坐

从屋子里出来,看见花猫又卧在妈妈楼梯那边的巷口处瞌睡。 “喵喵。”我学它叫,它看我一眼,又懒懒趴下,只一会儿,…

从屋子里出来,看见花猫又卧在妈妈楼梯那边的巷口处瞌睡。
“喵喵。”我学它叫,它看我一眼,又懒懒趴下,只一会儿,便缓缓驼起身向着厨房而去。

“七号立秋呢。”
这时,妈妈走了出来,她抱着一本又厚又宽的日历(这样的日历上的字她才能看清楚),边翻边说,“嗯,初十,只怕日子蛮好,文芳的孙女考学请客。”
“又要上人情啵。”爸爸说。
“人家接了,肯定要去啦。”

随便聊聊的图片

读汪老日记抄,小小一则写道:
“我满有夏天的感情,像一个果子渍透了蜜酒。”
而那时,蝉声不歇,此起彼伏。

与芷涵一起习字,只觉越写越丑。索性放开了写,倒觉多了一份洒脱。

晚,邹先生做饭。
炒鳝丝,焖小龙虾,煎豆腐,蜜瓜。难得主动做一次饭,表扬。
安安尝尝鳝丝,尝尝豆腐,“嗯,和妈妈的有点不一样,不过,也很好吃。”
邹先生面露笑容,想来心里是高兴的。

买菜时在菜场买的奈李不错。黄桃是卖到尾声的那种,不好看,有的还有鸟啄的痕迹,但芷涵爱吃黄桃,我每次只要看见那个男人坐在那卖黄桃,总会买上几斤。
嗯,每次看见这些应季的水果,闻到它们的香味,都爱买上一大包,陶然而归。

“阿姨好!姐姐好!”
路遇小满,她正一只手拿一截棒冰在吸。看见我们,大声与我们招呼。
“吃棒棒冰啊。很凉快吧?”我笑着。
“她今天怎么喊我们?不是天天只喊你啦。是不是天天看见我,认识了啵?”芷涵笑。
“她叫小满吗?”安安扭头看,“好好听的名字。”
安安今天放假,心情大好。
芷涵告诉我说她本来想去看电影,但想看电影心情也会很好,那就等两天再去,那样就可以多一天这样的好心情。

七月尽。八月始。
高处,淡淡眉月在云彩间若隐若现,路边,紫薇花却是自顾自的热闹。
匆匆随了几眼,几乎就是整个的夏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