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此青绿色,当于君相见

我一直在想2020年1月23日我在干什么,哦,我在张皇失措中,在乱石飞雨中,在揪心与痛楚中。 那时,我已回到了…

我一直在想2020年1月23日我在干什么,哦,我在张皇失措中,在乱石飞雨中,在揪心与痛楚中。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时,我已回到了爸妈的家,端坐在汉中的餐桌上吃饭。突然,有急促的敲门,然后我被汉中和武汉的网格员同时告知,居家隔离14天,早点监测体温,买菜最好派一个人出去。

生死攸关的关头,1000万人的生死在一座孤城之内,而我跑了,虽然我不是故意,我甚至事先并不知情:华南海鲜市场、卫健委、有限人传人、万家宴、人传人等等名词,但是,我终究没有跟这座城同生共死,没有跟我的同伴们共同抗疫。我放下碗,突然间泪流满面,妈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关切的问了句:怎么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因为敲门的网格员已经把事情简明额要的说完了。

那段至暗时光,在国家高度重视和领导下,国人渡了舟船,慢慢地自渡到了彼岸。两年过去了,当回头再看那一段岁月时,才发现一个国家的命脉跟一个人的人生是一样了。人生纵然有年华绽放的盛年,一定也有不得意的衰年,所有的荼蘼、消耗、损伤、因缘,不过是人生江上的一道风景,没有它们,怎能显得这风和日丽和静空灿烂的好呢?

公众号后台,有人催我更新作品:月亮,两年了,为什么不更新文字?

为什么,我答不出来。

两年来,对于我这久居武汉的人而言,武汉的变化称得上日新月异了。就拿离我最近的军山新城来说,处处都是一派火热建设场景,武汉智能网联汽车封闭测试场、路特斯科技全球总部园区、东风云峰、东风新能源产业园、轨道交通16号线等一批重大项目加快推进。一个面向未来、充满活力的产业新城,正拔节生长。

于是,满城的标语都宣示着武汉人的自豪与自信:“借东风,定军山”“四通八达,享一城之便”这大气的城且美且有福,它是武汉人的好,亦是外地人的好。好到爆棚了,所以便不藏着掖着,所以便大方地让外人同享,透露着的,就是富足,是精神的富足与物质的富足,于双重的富足之下,仁义得都显出了豪迈劲儿。

许多次,我都想提笔写一写疫情后的武汉变迁,可是,情绪、气场、呼吸都不对,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写不武汉的美和大气,这需要雄心和细心,这两个很难兼备,好像成年老熟的作家们喜欢用雄心掩盖细心,忙着做减法,用尽量少的笔触表达更多的情感,而我,只会堆砌,这是多么的乏善可陈呀!

辛弃疾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李白说“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都是这种意境的表达。杨慎说的则令人拍案叫绝: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在路上就一直在想,武汉市是多么好的一座城市!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这里的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在这次抗击疫情斗争中,武汉人民展现出了不怕牺牲的精神、勇于担当的精神、顾全大局的精神,还有甘于奉献的精神。这些精神都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的重要体现,我们一定要好好总结、好好发扬。我相信,通过这次抗击疫情斗争,武汉必将再一次被载入英雄史册!”

多暖心的话呀,我在汉中把这段话看了又看,边看边偷偷抹眼泪,我妈大字识不了,总结得更到位:闺女你怕啥呢?你看主席都发话了,说武汉会被载入英雄史册,你就别当自己是个罪人了,安心在汉中住着,如果失业了,也不怕,咱们老家还有几亩薄田,能养得了你。

听爸妈说话,真舒服,只是说着说着,我都能被他们逗得哭笑不得。

他们俩说着说着,就会像孩子似的吵个不停,全然想不起来我在另一端看他们吵嘴。吵着吵着,画风突变,我妈说,“彦菊他姨父现在活得可舒服了,孙娃给他专门买了一条金毛,说是他爷在家太孤独了,养条狗来陪他爷。看我来了,赶快把他的新衣服拿出来给我显摆,还把他孙娃给他寄得好吃的全部拿出来给我吃,我不吃,非要我拿回来给兰心他们吃。不过,他那金毛没有我们小白聪明,又不会作揖,又不会握手。

“彦菊他姨父把金毛养得那叫一个脏,也不给人家洗澡,把一条宠物犬当土狗来养了,真是可惜了,还是我们小白好,多干净。”我爸开始跟我妈一条战线了。

慧在一旁就听得笑了,跟她们说,下次你们回老家,就跟我姨父比手机嘛,就故意把我姐姐给你们买得新手机拿出来跟他比比。

我大笑不已。我们说话。说得云里雾里。我们说话,说得自己都颓了悦了。

当所有的小情调此起彼伏,互相响应,蔚为大观的时候,虽然并不意味着它就是一种上等的、高雅的、充分自由和人道的生活,更不意味着它的价值观是最先进的。但是,我敢说,真正的小情调就是这样的草根和民间。这满满的民间的喜悦是构成小康生活的真正基石。

算起来,小康这个名词最早源自《诗经》篇:当中有句话叫做”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意思是人民(因输赋税服徭役)已经很劳瘁了,差不多可以让他们休息一下了。可见,“小康”的“康”,是指安乐、休息、安宁、安定的意思。这是小康最早的含义,到春秋战国时期,儒家学说明确提出理想社会就是一种小康社会,这时的小康社会,指的是一种政治比较清明,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安乐这么一种社会局面,这种思想应该说是在几千年儒家思想当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这种思想后来进一步扩大到民间,它的意义又发生了变化,在民间对小康的理解就是生活比较宽裕,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丰衣足食,在吃饱穿暖的基础上能够过上更进一步安定富裕的生活,我们现在讲小康是邓小平同志提出来的,是我们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目标,具体的讲也可以说是一个标准。

现在的社会暴富之家可太多了,吃起东西够帅、够酷、够奢侈。几千块一盅的鳗苗,眼睛眨也不眨地喝下去,没事来碗鱼翅漱漱嘴,总觉得不这样对不起自己的钱和胃。其实他们不知道,钱是用来充分利用,创造更高的社会价值的,或者搞慈善事业的,而不是用来显摆和死造的,再说了,少数人有钱算不得小康。

真正的小康是,吃饭就是吃饭,既不是饿时饥不择食,也不是富时穷奢极侈,每一道菜都值得珍惜,每一点粮食都有阳光和汗水的气味。

疫情之后的大武汉,像是经过了世事打磨一般,有了时光淬炼的深度,有了凛冽的眼神,这种复杂的单纯和单纯的复杂让人觉得柔韧、醇厚,恰似一款古树茶一般,又藏了些许年,口感敦厚,却又有猛烈的野气。这份不羁,叫大自在。

而生活在大武汉的我们,就像野草、野花一样活着,这种活着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小资、文艺、优雅,我们能吃苦,能担得起风雨,也享得了彩虹,这是大武汉的精神强度与内核。

2022年4月,我手持一枝野菊花,站在马影河边上,和时光对饮,岁月和光阴给我的一切,我吞下,并且把这些味道,秘而不宣地消化掉,让它们长成生命里最好的青绿色。我侧过脸去,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里爬了出来。而我的心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诗:只此青绿色,当于君相见。

是夜,半夜醒来,明澈澄净的月光,紧紧地抱住了我,突然有点小兴奋,爬起来想拍拍窗外的月亮,拿起手机,发现在外地上学的儿子发了一个链接,大标题是:4月的武汉迎来了这些好消息,太让人期待!

打开一看,第一条就令我拍手叫好:武汉今年将开工建设双柳长江大桥、汉南长江大桥。这两座长江大桥是武汉都市区环线高速公路的过江通道,也是武汉连接城市圈城市鄂州和咸宁的跨江新通道,其建成将有助于武汉城市圈交通同网。

我发短信给儿子:太好了,汉南也有长江大桥了,儿子,我怎么有种汉南跟武汉市终于接轨了的感觉。

妈妈,我上周参加学校举办的大征文时,署名自己的家庭地址是:中国武汉。

天哪,这臭小子居然没睡。

哈哈哈,娘俩大笑一回。

我跟娃说:儿呀,你妈也通过了西南交大的考试,现在天天跟着网格学院的教授们学习呢。

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武汉正以崭新的面貌,饱满的热情,敞开胸怀八方来客,想来这千湖之省的万千魔力,确乎是无法抵抗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