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好吃的蛋糕

从小时候记事起,我妈每逢回乡下老家都会去小食品批发市场买两大包“槽子糕”,那种装在普通塑料袋里的,虽然味道不错…

从小时候记事起,我妈每逢回乡下老家都会去小食品批发市场买两大包“槽子糕”,那种装在普通塑料袋里的,虽然味道不错,但包装上实在简单、老气,一点也不上档次。我爸曾不止一次地愤愤然“你说这么大老远的,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你买两包这个回去,叫不叫人笑话!哪里没卖槽子糕的,乡下村里小卖部里就有卖的。不在花钱多少,咱好歹买点乡下买不到的,这样脸面上才过得去……”

我妈有时候会头也不抬地回一句“你懂什么?”,要不就干脆不理我爸不厌其烦地唠叨,照样自顾自地每次回去都买两大包槽子糕,另外再拿些家里不穿的旧衣服。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些东西都是给大姨的。

给姥姥、姥爷的,我妈每次都是直接给钱了事。

 

 

大姨和我妈只差一岁,模样也相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会是双胞胎,唯一的差别就是我妈稍显白净富态,大姨黑瘦老气,这是一个城里女人和一人乡下女人最明显的差别。

大姨嫁在离姥姥村十里路的另外一个村子,我妈每次回老家都必去大姨家,有时甚至要先去大姨家,给大姨摞下那些东西,扯两句家常话,然后再去姥姥家。而每次,大姨也是给我们装了七七八八的各种土产:花生、红枣、石榴、黄豆、玉米面……,直到把我们的包全都塞的装不下。时常弄的我我爸羞怯、尴尬,不好意思地一遍遍重复“大姐,你看你,我们来一趟,没买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倒给我装了这么多,这叫我们怎么过的去……”大姨一边给我们不停地装着包裹,一边不慌不忙地说“都是自家地里种的,花不着钱,不像你们,在城里哪一样都得花钱买。”

我妈在一旁赔着玩笑话“大姐,你每次都做这赔本儿的买卖,我是沾光都沾上瘾了……”这时,才见大姨抬起头来也跟着笑,说“自个儿亲姐妹儿,什么赔不赔的,要赔,也是心甘情愿的。”

每次大姨说到这类话的时候,我妈的神色都黯然下去,不再跟大姨说笑,安静的像个孩子。

 

 

我妈回老家,姥姥、姥爷在的时候,一年最多是两次,春节后回家走亲拜年,有时候中秋偶尔回去一次,毕竟一千多里路也不是很方便的事。姥姥、姥爷相继去世后,我妈每年回家就变成了一次,清明。虽然,大姨也会来上坟,聚到舅舅家一起吃饭,但我妈还是坚持每次回去都要先去大姨家一趟,雷打不动地给大姨拿去两包槽子糕,一些大大小小的旧衣服。一次,我妈给大姨买了件羽绒服,大姨说什么也不肯要,只是一个劲儿地说“花这么多钱干嘛!再说这么鲜亮的颜色,在村里我也穿不出门去呀,你还是拿回去自己穿吧……”我妈说“就是件棉袄,没多少钱,你看你身上穿的这个,毛根都扎出来了,这里边装的根本不是羽绒,而是羽毛,你摸摸,多硬呀……”大姨象征性地摸了一下,面色平静地说“哪里像你说的那么妖,也挺厚实,挺挡风的。”我妈最后,以自己身体偏胖,穿着紧的慌为由硬给大姨留下了,这是我印象当中,大姨收过我妈的唯一一件新衣服。

印象中,大姨性格木讷,从不大声大语,大姨和我妈的交流,似乎多是我妈一句句地问这问那,大姨几乎都是“恩”、“噢”、“这样呀”之类的应答话。不像我妈,高兴起来,哈哈大笑,不高兴了,发火儿像打雷下雨,难过的时候哭的惊天动地。记得姥爷去世那年,我妈正出国学习,舅舅和大姨知道就算通知了我妈,我妈也不可能准时赶回来,索性没让我爸通知我的我妈,直到我妈结束学习回来,才得知真相。我妈一路哭着坐车回老家,径直跑到姥爷的坟上哭得撕心裂肺、不止不休,大姨只是在一旁安静地烧着烧纸,偶尔念叨一两句“爹,二妮儿回来看你了。”“爹,你也别怪二妮儿,她在外面忙事儿也是身不由已的,再说这事也怪不到二妮儿头上,要怪就怪我们,是我们没通知二妮儿……”我妈听到这话,哭得更凶,但看大姨,脸上却不见泪花儿,等看我我妈哭得也差不多了,上前拉一把劝一句“行了,二妮儿,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咱爹知道你回来了就行了,你要不听劝,把身子哭坏了,咱爹在下面,也不得安生。回了、回了,不哭了……”一边说,一边强拉起我我妈,替他扑干净身上的土,拽着她往回走。

我由此判断,大姨是个情商不高的人。

 

 

那次,我妈执意要把姥姥接到城里去住。但舅舅和大姨都没同意,舅舅说:“你把老太太接走,这不是打我脸吗?我成不孝顺的儿子了。再说咱娘去你那城里也住不惯,上楼下楼的,还得整天在家里憋着,也没个熟人亲戚串串门啥的,没病也得憋出病来。”大姨说:“二妮儿,你有这份心,咱娘就知足了,我觉得庆丰(我舅)说的也在理,咱娘还是在家里更自在些,我离着也近,会常来看咱娘的,大事小事都不用你担心。”

争执到最后的结果,是姥姥可以跟我我妈去城里新鲜几天。

到底,姥姥在我家还真没住满两个星期,就嚷着受不了,死活要回乡下。姥姥说,你们整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忙这忙那,把我一个人扔家里,这不就像关犯人吗?我妈没办法,只好把姥姥送回老家。

直到姥姥去世,再没来我家住过。姥姥是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后,我妈才得知消息的。我妈心急火燎地跑回老家县城医院,连难过带生气地责问“咱娘得病,你们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有我们呢。”大姨说,还是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般的平静。

姥姥在弥留之际,拉过我妈和大姨的手,把我妈的手放到大姨手里说了句“二妮儿,你大姐不容易。”说完就咽了气,我妈号啕大哭,大姨眼里也闪出泪花儿……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大姨哭。

办完姥姥的后事,我妈在老家住了两个星期,只在舅舅家住了一天,剩下的时间都在大姨家。

 

 

那次回来后,我妈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爱说话,那一阵也正赶上我妈闹更年期,情况很不乐观,搞的家里人人小心,为此,我们还接大姨来城里住了一个星期。直到我妈的病症有所好转,大姨才回去,尽管我妈有些不舍,大姨只好一边劝慰,一边说家里离了她还不知乱成什么样子,再说儿媳妇也快生了,家里没个老太太哪里行。我妈只好作罢。临走,大姨悄悄对我说“你妈一辈子争强好胜惯了,遇上什么事儿都爱着急,要是有些坎儿她迈不过去,会比别人难受好几倍,你们要多担待着点……”说的我眼一下子有些热热的,同时,也清醒地明白了,如此心细,知冷知热的大姨情商一点也不低,她只是不善于表达,或者知道有些事不用表达,做好了,才是关键。

这是大姨来我们家的第一次。

我妈跟大姨说“姐,秋生在城里打工,你给他说,没事来家里玩,我是他亲姨,又不是别人。”秋生是我大姨的二儿子,在城里跟着一个小包工头干装修。就是头一年,来城里找活儿干时,来过家里一次,同样是捎了一大包花生、红枣、核桃、黄豆、玉米面……,吃了一顿饭就要匆匆走。我妈给秋生表哥买了一个手机,说有事往家里打电话。但秋生哥好像没打过。直到,我准备着结婚,买房子装修,给秋生表哥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找几个牢靠的人给我把房子装一下。秋生表哥,接了电话,当天下午就来了,在我的毛坯房里转了一圈儿说,他那边还有点活儿,两天内忙完了,就过来给我装修,秋生表哥说他只会镶砖,别的什么改水改电,尤其是木装修的活儿还是要找别人,他可以给我找,但不保准是技术最好的,叫我先去大点的装修公司转转,实在不行他再给我找。我不知道,秋生表哥为什么不一揽子都给我承包了,或许有别的不便言说的,毕竟他只是个打工的,不是老板。于是,两天后,秋生表哥来给我镶砖,我叫他干完了活儿去家里住,我妈也来叫了几次,但秋生表哥坚持在毛坯房子里住,说这样可以多点时间赶活儿,我们也不好再强求了,我妈来给送过几次饭,秋生哥红着脸客气说“姨,从东城到西城,好几十里地,你不用走这么多的路,我一个大小伙子还能饿着自己不成。”

 

 

于是,我劝我妈也不要来回跑了,由我负责每到饭点儿,来叫秋生表哥一起在附近的饭馆吃饭。活儿干完的那天,我跟秋生表哥喝酒,我说“秋生哥,活儿干完了,你多喝点,别拘束着”,于是那天,我和秋生表哥两个人都喝不少。我说“你以后,没事,就常来家里玩,咱这么亲的亲戚,得多走动。”秋生哥有些酒意,说“这个我知道,但我们是干活儿的,没早没晚,有时半夜还在干活儿,出来,可不就为多挣个钱吗?现在乡下也不像从前了,什么照样跟城里一样,都需要钱。再说了,我娘交待过我,说没事别光往你姨家跑,你姨上班忙忙的,你去了,人家还得照顾、支应着你……”

听到这里,我不知怎么竟然有种羞愧感,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我妈,只好说“以后,咱哥儿们多交往。”秋生表哥听了很高兴,眼神亮亮的,又给我倒上酒,我们又连干两杯,弄了个“哥俩儿好。”临走,我把五千块钱塞到秋生哥兜里说“别嫌少,我知道干这活儿多少钱,我也不少给,也不多给。”

秋生表哥瞪着跟我急了,生生地又把钱死死地塞给我,大声着说道“你这是骂我,给自个儿兄弟干活儿还要钱,你当我成什么人了……”听着像是醉话,又不是醉话。

看他恼怒地坚持,我不好再跟他争执,只想着以后有个什么机会,把钱给他或给大姨。但结果是一直都没有实现。

大姨来我家第二次,是我结婚。

 

 

大姨就穿着我妈给他买的那件羽绒服,看衣服新旧的样子,像是从来也没穿过。

我妈见大姨来了,高兴的不行,就像家里来了主心骨。虽然大姨对我的婚事一窍不通,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我妈脸上的表情就是显得特别坦然、高兴。

结婚头一天晚上,大姨掏给我妈一个红包,说“春生(大姨的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你给了三千,彬彬(我)结婚我也给这个数吧,过了好几年,现在钱毛了,别嫌少。”

我妈笑说“姐,你看你说的这什么话,不在多少,就是这么个意思。”大姨笑“对、对、对,就是这么个意思……”

然而,当晚,半夜醒来,我上卫生间,却听见我妈跟大姨在卧室里争执“你给什么红包呀,家里日子过的那么难,这三千你拿回去,我明天给记到彬彬的账上,差的数我自己补,叫他知道他大姨有这份心就行了。”

“二妮儿,你看你怎么能这样,彬彬结婚,我这红包是该掏的,你不是说就是那么个意思吗?再说了,我这当姨的要不掏,按家里的乡俗可是有讲儿的,会不好的,这钱我必须得拿……”

第二天婚礼,婚宴大厅里喧闹非常,我们被婚礼主持各种折腾,一会儿要讲恋爱经历,一会儿要亲嘴儿,一会儿叫改口,一会儿叫递茶,当然还免不了“煽情”的桥段:父子拥抱、母子拥抱、母女拥抱、父女拥抱,我还傻呵呵地听任摆布,而媳妇、丈母娘、我妈,都红了眼圈。这时,我不经意地瞥见坐在台下席桌上的大姨竟然也抬手抹着眼角的泪,我再抬眼看看我妈,这时,心里才有点小酸楚,差点想掉泪。好在很快就被推着各桌去敬酒还礼。

婚礼结束后,当天下午,大姨就要回去,尽管我妈一再挽留。秋生哥最近也混好了,有了自己的包工队,还买了辆小车,来回也方便了。临走,大姨拉着我妈的手说:“都当婆婆了,以后性子得收着点儿,现在年轻人都娇贵,别惹人家媳妇不高兴,关键是别让你儿子夹在中间别扭……”

说的我妈直掉眼泪。

三个月后,大姨又来了省城,让我们有些猝不及防。

 

 

这次不是好消息,大姨病了。

脑梗,有点严重,昏迷。秋生表哥问我能不能在省城医院托个熟人,找个专家什么的。我妈这回坐不住了,心神不宁,慌乱不已,常常拿了这,忘了那。尽管春生哥、秋生哥劝我妈不必在医院守着,人不少,有什么事,会打电话给她,但我妈就是固执地坚持,不离病床左右。我们只好商量好了,轮流值班。我和我妈一班,值夜班,因为秋生表哥白天有生意要忙。我常常困的不行,但我妈精神头儿看着好像特别大,眼几乎都不眨一下的。我妈不是着急地向大夫问这问那,就是在病房里抹眼泪儿,叹气。夜深人静了,我醒过盹儿来,我妈就跟我唠叨,知道我为嘛每次回去都给你大姨买槽子糕吗?9岁那年,家里穷,后邻居家张叔在镇上供销社里上班,常常拿回点心来吃,那时候乡下也没什么新鲜的,就是槽子糕,他闺女小颖常常拿着槽子糕跟我们显摆,我们那时候小孩子知道什么,就是嘴馋,羡慕,守着人家看,我们越是这样,她就越得意,有一天,小颖骂我“馋鬼”,我一下子就跟她急眼了,上去跟她撕打,结果,各自的脸都给抓花了,大人们就出来劝,小颖她妈还拿来两块槽子糕要递给我吃,结果让小颖一手给打到地上,还用脚狠狠地踩碎,一边骂着“踩烂了也不叫你吃,就不叫你吃……”

当时,气的我真死的心都有,但只有哇哇地哭,你大姨就只拚命往家拉我。当天下午,她竟然买回来一包槽子糕,塞给我说“二妮儿,吃!吃个够……”我没出息地打开,往嘴里塞了一块,也递给她一块,我再一看,大夏天的,你大姨头上裹了个头巾,我上去一扯,她把辫子绞了,说卖了三块钱,我塞在嘴里的满嘴的槽子糕一下子怎么也咽不下去了,大姐哭了,我也哭了……

还有就是上学的事,因为家里穷,那时你小舅又小,地里活儿多,家里只好让你大姨晚上了一年学,帮着照看小舅。所以,我跟你大姨上一个年级。到了初中,要考中专,你姥爷就说供两个供不起,不能俩人都考,我为这事还跟你姥爷大吵了一架,说我们都考上了,不用你管,我们有手有脚,自己挣学费去。大姐什么也没说,只是不吭声,两天后,说不上学了,去了县里的棉纺厂当学徒工。其实后来,我听你姥姥、姥爷说过悄悄话,除了真没钱供我们两个之外,还说俩闺女不能都考出去,要不到老了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我不能怪罪他们这种私心,农村的家庭思想基本都是这样的。

当时,我没主动退出,其实就是大姐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我,其实那时候,她学习成绩不比我差。要是她也能坚持上学,同样也能到大城市来。后来,我知道,我上中专,还有后来保送上大学,学费、生活费,大部分都是大姐在棉纺厂里“三班倒”一包包棉纱挣来的。要没大姐的当年,也没我现在的一辈子。

 

 

农村的日子,现在是比以前好多了,但从前那个穷,你大姨都一步步受过来了,每天在地里干最重的活儿,还要带孩子,没日没夜,没个歇,关键的是结婚没找对人,棉纺厂倒闭后,回到村里嫁了你姨夫,人长的倒是精神,只是中看不中用,好吃懒做,喝酒赌钱,跟人干仗,没有一样让人省心的。我一想,你大姨这辈子,我就替她亏得慌,但她却什么也没说过,她心里的苦,全自个咽了……

说到这里,我妈的泪珠子又一颗接着一颗。我却不知道怎么劝她。

好在,大姨经过一番治疗,终于度过了难关,没了生命危险,但一条腿栓住了,走路成了一顺撇的跛子。但大姨还笑着说“不赖,捡了条命。”

所有人,却都替她忍着泪花儿。

能下床走路了,大姨就嚷着要出院,说有多少钱在这里也都烧完了,就这样了,回家。

从此后,我妈再回老家,除了坚持给大姨买两包槽子糕,就是买一堆药,买最贵的,有时还托人买医院里的特效药。大姨后来不知从哪里打听了我妈买的药那么贵,说什么也不要我妈再买了。我妈说“我有医保卡,不用花现钱,在上面放着也是放着,又不能取出现钱来花。”

大姨说“那也不行,万一你哪天用得着。”

结果,这话儿没说多久,我妈还真用着了,并且问题严重。

 

 

我妈被查出了胰腺癌。我妈让人瞒着,不让告诉大姨,但大姨最终还是知道了。大姨跛着一条腿,来医院,看见我妈化疗后,形容枯槁,头发光光的样子,哭的像个孩子,不停地哽咽:“你说,好好的人怎么就得这个病,怎么就非这样,还不如让我得……”

两姐妹哭得像生死离别。

最终,我妈没能抵抗过病魔的无情摧残,九个月后,走了,瘦成了一把骨头。

大姨一直守着她,寸步不离。

母亲的后事办完以后,大姨整个人也突然间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头发全部白掉了,像顶着满头的雪。

秋生表哥来接大姨那天,大姨把秋生哥支出去,叫他到楼下等。大姨从怀里的内兜里掏出一张存折,递给我说“这是你妈工作后,一直到她生病,每次回家看我,给我留的钱。我说不要,但我争不过她,我也知道,我要是不收,她心里也不安生,我只好就给她收着。再说,我一个老太婆花不着钱,就是花钱,也用不着她的,我有儿子。彬彬,这钱你拿着……”

我慌忙地推还给大姨,说“这钱既然是我妈给你的,那就是你的,我哪有再要回来的权力。”我说什么也不肯要,但大姨却执意给我,争执推让到最后,大姨掉着眼泪说:“人都是个命,本想着让她送我的,结果我这当姐的倒先送了她……”说到这里,大姨又哽咽不停。

大姨说“我以后岁数越来越大了,来这里也不方便,这就当你替我收着的,到时候多买点纸钱给你妈烧,别叫她在那边落单儿,别屈着……”

大姨的泪又满了脸,我的泪也满了脸。

大姨上前来抱住我的肩膀“彬彬,别哭,别哭,你这么哭,大姨心里就更难受呀!别哭,好好过日子,给你妈争气,你妈一辈子好胜惯了,你得叫她在那边安心……”大姨说着,转身往门外走,开门,开电梯,跛着那条腿,一步一步……

 

 

那张存折,有六万多块钱。除了回老家,看望大姨,这钱我不打算作任何用处,哪怕遇到再难的事。我希望一直给大姨买槽子糕,买到她一百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