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留守儿童的暑假

姗姗是个6岁的小姑娘,读了整整三年的幼儿园终于毕业了,照了好多好多毕业照,幼儿园让家长们交钱给每个小朋友做成了…

姗姗是个6岁的小姑娘,读了整整三年的幼儿园终于毕业了,照了好多好多毕业照,幼儿园让家长们交钱给每个小朋友做成了影集。看着漂亮的影集,姗姗高兴极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姗姗住在湘西北的一个小县城里,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姗姗的妈妈是海南岛的一个彝族姑娘,是和姗姗的爸爸在广东打工时认识的,然后结婚就有了姗姗。所以姗姗长得特别好看,乌黑带卷的头发,略带幽蓝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高挑的鼻梁,五官生得那么的灵巧,精致。只是皮肤有些黝黑。一个美丽的混血儿。

姗姗妈妈回县城生下姗姗后不久,就又出去打工了。每次过年,姗姗才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几天。这几天,也是姗姗最幸福的时候。为了这几天,姗姗等啊等啊,一等就是一年。可是,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妈妈回来,才几天,又要失望地送走爸爸妈妈。失望,无奈的心情用泪水写在了姗姗圆圆的小脸和小腮上。奶奶告诉姗姗,爸爸妈妈要出去打工赚钱,要为姗姗攒钱读书,还要为姗姗攒钱买房子。

这几年闹疫情,广东那边也常受波及。不少工厂的订单减少,有时还放假,姗姗爸爸妈妈上班的工厂效益不好,工资也减少了。有时候几个月也没能给姗姗打来生活费,好在奶奶一个月还有两千多块钱的退休金,祖孙就这么勉强地过着。

放暑假的时候,幼儿园的老师便向家长推荐小朋友去上幼升小的补习班。说这个补习班非常重要,如果不去搞补习,恐怕孩子到一年级搞不懂。千万不要让孩子输在了起跑线上。28天,2400块钱。姗姗奶奶觉得老师讲的有道理,就把刚刚发的一个月的退休金拿出来给姗姗报了名。

姗姗在补习班上了三天,第四天上午,补习班的老师给姗姗奶奶打来电话,说姗姗发烧了,要奶奶把姗姗接回去。奶奶把姗姗接回来后,带姗姗到家附近的妇幼保健院给姗姗看了病,拿了药,然后带姗姗回了家。

 

七月的天,太阳像火球挂在天上。

街道两边的梧桐树都晒得低下了头。

马路上的沥青都快晒融化,粘在来往的汽车车轮上。

知了无力地在树上呻吟着。

中午,奶奶煮好了稀饭,然后帮助姗姗吃了药。

祖孙俩开始吃饭。

下午奶奶陪在姗姗的身边,观察着姗姗的体温变化。

38度左右,还算平稳。

哪知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姗姗体温突然上升到了39度3,姗姗痛苦地把身体倦缩在一起,奶奶见此情况,马上把姗姗用电动车送到了妇幼保健院住院治疗。

在妇幼住了四天,体温时高时低,仍然没有好转,医生要奶奶把姗姗转到常德或者本县人民医院去。

奶奶急得哭了起来。

奶奶手里没有多少钱,姗姗爷爷在姗姗爸爸才十三岁的时候就患病去世了,奶奶好不容易把姗姗爸爸拉扯大,现在又要带姗姗,真的太难了。

没办法,奶奶给同住在县城的几个亲戚打电话,大家才一起把姗姗转到了县人民医院。

说来也怪,一到人民医院,姗姗的病就开始好转了,烧也退了,咳嗽也渐渐减轻了,医生告诉姗姗奶奶,姗姗患的是”腺病毒“感染,现在有蛮多小朋友感染这种病毒,并且有一定的传染性。

在人民医院又住了七天,姗姗终于出院了。

姗姗出院了,医生叮嘱奶奶,姗姗近期还不能去搞补习,还要在家休息吃药,补习班也快结束了,可是,姗姗还没用完的培训费还能退得回来吗?

 

傍晚,奶奶带着姗姗爬上了屋前高高的澧水河堤?凝望西方,夕阳已沉,堤下清清的澧水缓缓地向东边流去。河水在静静地流淌着,默默地看着奶奶和姗姗,默默地望着澧水河边努力生活的普通百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