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会不会扯出什么鸟蛋来

1   这梦境大概出现在午睡将醒未醒的时候:太阳底下,我转角遇到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田,热风吹拂下,笑弯…

1

 

这梦境大概出现在午睡将醒未醒的时候:太阳底下,我转角遇到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田,热风吹拂下,笑弯了腰的黄澄澄稻穗随风慢舞,仿佛闻到了新米饭香味。我眯起眼睛陶醉,那金灿灿的稻田就不见了。于是,我努力睁开眼睛,唯恐那黄澄澄的稻穗消失……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的眼睛真的睁开了,明白这么诱人的场景只是午间一梦时,心里懊恼不该醒来,继而想到好像自从母亲过世后,我就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了。她老人家活着的时候,每逢收割的季节我都要回老家的。这么想着,竟沮丧起来。坐到电脑前欲接着上午丢下的文字往下写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敲不出字来。

 

我是真的想那大片金灿灿的稻田,想那白花花的新米饭味道。

 

2

 

自小生活在圩区的我每到青黄不接之际,眼巴巴看着早稻抽穗、扬花、饱浆,由青变黄,由直变弯,希望与期待一天天长大。早稻将熟未熟时,最怕连天的阴雨,稻穗难以饱浆,更怕洪水淹没了稻穗。那样,用“悲伤”来形容面带饥色的乡亲们的心情,远还不够。若是风调雨顺,开镰割稻的场景溢满了幸福滋味。生产队照例先晒干几担早稻,加工出新米,各家各户按人口过秤分米。那一天,东圩埂上弥漫新米饭的味道,大人生怕新米饭撑坏伢们饿细了的肠子,一再叮嘱“慢点吃,慢点吃”。

 

苦涩的日子,挨饿的人对一碗新米饭充满了激动与感恩。有人说幸福的童年能治愈人的一生,而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去治愈。我并没那么娇气,儿时饿饭和讨饭的记忆,一直让我觉得能吃碗饱饭就是非常幸福的事。

 

穿越红尘,辗转中我在山里过日子,不浪费粮食习惯还保持着。摘剩下的蔬菜、果皮切碎了喂鸭子、鱼,剩饭和涮锅残留的饭粒放地上给鸟儿吃,或是拎给外面的流浪狗吃……毛主席的话儿记得不多,他所言“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句话犹在耳边。现在偶尔外出有饭局,我还会最后打包带走所有的剩饭剩菜。

 

3

 

当吃饭成为面子、排场,甚至赋予联络感情、疏通关系、求人办事等诸多功能时,这饭就变味了。吃饭或许就是个局,不知道会扯出来什么鸟蛋。

 

前几天《山西日报》消息,因违规吃喝、组织高档宴请的太原市晋源区区长杨建忠被撤职降级,接受宴请的6名厅级干部被党内严重警告或诫勉。他宴请过去老同事,却让私营企业主买单,被撤职降级也是理所当然。其他吃得一嘴油水的厅官们估计肠子也悔青掉了。

 

人在外行走,总不能背着锅走路,吃饭原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工作餐,或是休假时几个熟人自掏腰包简单吃饭,也不会有大的差误。但是,看不清的饭局,还是谨慎为好。我曾有个熟人担任一家单位领导,他的老领导从某个地方刚出来,他请老领导吃饭,以谢当年的培养之恩。这一幕被他身边的人拍了照片,随后举报了,当然要查处。他这个人义气,唯恐自己这点事牵连到老领导,竟自杀了。

 

4

 

前些天,我给身处高位的一位老友写了封信,讲的也是饭局的事。这封信内容如下:

 

“见字如面。上次匆匆一见,未及细聊。一个晚上见你喝两桌,差点还去赶另一个场,实在为你担心!提几个建议,供你参考:

 

谨言。你去的场合多,隔壁有耳,传播极快,务必要谨言。凡事预则立,表态、承诺是很谨慎的事情。谨慎者不做不说,做了也未必要说。

 

慎行。很多人与很多场合,非公务行为你未必就见,未必要去。人多嘴杂,非常时期,一声咳嗽,伤风感冒,风吹草动,都可能会阻断前行的路。

 

莫为。人家现在因为你的位置,而主动走近你,有求于你。你热心肠,如果什么人都见,什么事都出手,什么饭也吃,既有损健康,也易陷入迷阵,甚至会成为局中人……”

 

我们很多既有才华又有一腔热血的人,可能一场饭局就断送了前程。成就自己之前,与有求于他的那些人毫无关系,断送一个人前程与他们有脱不掉的干系。一旦没有利用价值了,这些人自然而然消失了,转而去追逐别的猎物了。只是正在势头上的人,身边谁又敢直言他们?外人的忠告他们未必听得进耳朵,在欲望里赴汤蹈火弄得人生面目全非。

 

我惦记着新米饭的味道,可能不在其位没有身临其境之感。但我想人都是长期在坚毅、执着中反复历炼,一刻放松警觉,都可能无法修炼出完美的人生,也难以将自己的睿智与深刻镶嵌在人生底色上,让自己的生命明澈而高贵。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