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志愿者

“姑娘,进公厕要戴口罩!”刚蹓跶到月湖公厕时,一位大妈拦住了我。她,半白的华发,素雅的打扮,胳膊上的“志愿者”…

“姑娘,进公厕要戴口罩!”刚蹓跶到月湖公厕时,一位大妈拦住了我。她,半白的华发,素雅的打扮,胳膊上的“志愿者”红袖套引人注目。
   
“大妈,我一小会就出来,不用戴吧。”我左躲右闪,她亦步亦趋。

 

“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病毒,你不戴口罩不怕传染?”

 

“大妈,武汉远着呢。专家说不会人传人,您老杞人忧天了。”我扑嗤一笑,向前迈了一步。

 

“姑娘,公厕人口密集,容易交叉感染,戴口罩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希望你……”

 

“大妈,您老这么认真,是想当先进吗?”我半开玩笑地架了她的胳膊,企图挤进去。不料,大妈攫住了我的手,口罩掉在我的掌心。

 

“喂,你磨蹭个啥?大妈在医院呆过,听她的没错……”正拉扯着,后面的人不耐烦地催促,我只得怏怏地戴了口罩。

 

 两天后,我和同事小敏相约去看《少年的你》。

 

“去,去,一边儿去,我不戴,少管闲事!” 电影院门口,“易烊千玺”装的小伙痞痞地叼着一根烟,怒目而视“红袖套”。我一看,“冤家路窄”,“红袖套”是前天见过的。

 

“小伙子,电影院人多,容易交叉感染,戴口罩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老人哑着嗓子劝。

 

“好,我戴!”小伙子狡黠地抢过口罩,往耳朵上套……正庆幸时,只见他转身一把扯下口罩,吐了口唾沫,绾成结,“叭”地一声,口罩摔了,还恶狠狠地跺上几脚……

 

“莲,月湖小区的李帆被救护车带走了,他患了新型冠状肺炎。”一周后,我在菜市场偶遇了小敏,她在离我一米处拧着眉头,惊惶失措地搓着手。

 

“李帆?谁呀?”

 

 “电影院门口遇到的那个小青年,你忘了?”

 

“他呀,原来他叫李帆。”

 

“怎么发现的?”

 

“陈医生举报的。”

 

“李帆昨天低烧,他家人以为感冒,没在意。今天忽然呼吸急促,高烧不退……他爸就近请了退休的陈医生,陈医生一看不对劲,赶紧打了120,谁知送医院确诊了。哎,他小区封了,家人也隔离了,真可怜!”同事连连叹息。

 

“多亏了好心的大妈,不然咱俩……”我俩心有余悸地对望了一眼。

 

第二天,街上又多了两个志愿者。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