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总得走那么几日

1.夏天总得走那么几日 夏天,有出行的最好理由。 一曰避暑,二曰休假。 避暑,不必说了,谁让夏天么热呢,避避风…

1.夏天总得走那么几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夏天,有出行的最好理由。
一曰避暑,二曰休假。
避暑,不必说了,谁让夏天么热呢,避避风头总是对的。中国最早并无如国外那样度假休假的成例,但避暑总是有的,上到皇帝老儿,下到平头百姓,都知道伏天难耐须避避暑气。近现代历史的风云际会,避暑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关键内容,从庐山牯岭镇,到北戴河的一片汪洋,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内容,一样的热度,一样的凉意,多少历史关头、人物事件,都在夏日那几天暑热与清凉的交错掩映之中见证历史。
自然,天下之大,凉快的地方也多的是,皇帝可以去避暑山庄、清凉世界,小老百姓可以寻山里的亲戚、海边的朋友、乡下的二舅。诚然,避暑只是借口,在自家凉席摇扇、心安且静,未必不能避暑,只是走动走动却是真实的需要。老舍先生在题为《避暑》的文章里分析的要紧,“夏天总得走这么几日,要不然便受不了亲友的盘问”。似乎,是逢夏天,不到法国瑞士夏威夷,不去青岛大连北戴河走一遭,便与身份不符,便少了谈资,便没了面子,理由自然是避避暑热,换换环境,但真实的意义大于实际,也许出去才是刚需,避暑则是由头。
正好,孩子们都放了暑假,神兽们闲着在家也易生事,不如出去走走。外面的世界很热闹,外面的世界也很凉很爽。那些年孩子小的时候,暑期去过的一些以凉著称的地方自然不少,承德的避者山庄、五台山的清凉圣地、甘肃的凉州平凉、贵州六盘水的凉都盘州……南北东西皆有,各有凉意,其中以凉为名、同此凉热也有,似乎不趁夏天走那么几日是个巨大的亏欠。某种程度上,一方面为拉动经济贡献了数字,另一方面也的确让孩子们开阔了眼界和见识。这中间的开销,不能仅换算成居家纳凉的那点消费,这姹紫嫣红茂盛生长的夏日还是值得出去走走的。
疫情之下的夏日,已经有两年没挪窝了,年岁渐长,好像也不耐烦动弹了。但夏天依然有出行的冲动,依然觉得该走那么几日,有许多想去的地方。奈何要务在身,防控要求犹言在耳,只好非必要不出行。还好,孩子大了,可以四出走那么几日,还可以赶在夏天的尾巴,吹拂天池的凉风,泡几日贵妃的温泉。

 

2.一天到晚游泳的夏天
一个北方旱塬上土生土长的人,我从小对自己可能逃不掉旱鸭子的宿命,危机感十分强烈,并却对学会游泳充满了兴趣和紧迫感。我怀疑是因为看了电影《大河奔流》缘故,熟悉水性更早于我,是一场未雨绸缪的自救,以应对可能到来的水患。其实,我们晋西南的那块土塬,几乎不可能发生水灾的,当年女娲娘娘就是坐在我们那儿的高处面对一片汪洋,开始抟土造人。
游泳需要水,最便利的地方是村里大大小小的涝池,夏天水满,冬日成冰。数年下来,每逢夏日冒着危险在池子的泥水里泡着,渐渐也摸着了水的脾性,但确实也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包括大人责罚、老师警告、同学告密,胳膊皮上被指甲划道验过真伪、月下摸黑夜游玩过心跳。有一次,几乎是没顶之灾,眼看要被水吞没,滑向更远的池岸,从此告别人世,好在自己并不慌张,内心淡定,镇静自救,终于化险为安,浮出水面,从此再也不惧什么浪奔浪涌,只管江河湖海而去,如鱼一般。
某年,在东海边的一处僻静岛礁,正值夏日傍晚,涨潮时刻,悠悠地下水游了几十里,眼看涨潮赶紧回游,紧张之际体力渐渐透支。这是从未有过的野泳之中的危险,疲乏之间每一朵浪花都是致命的。后来,有人抛来橡皮圈得以平安归来。类似这些都是有惊无险的经历,是一天到晚游泳夏日的插曲,重要的是从此面对世间的水天一色和浪花滔天,可以自信如鱼得水,可以从夏游到冬,从冬游到夏,从池水游到大洋。渐渐,与一条鱼的距离只在鳞与鳃之间,与夏天,赤条条的,几乎没有距离。

 

3.暑不可耐
炎夏,入伏,高温,热射,我们这个星球显然是越来越热了。
与此同时,自己好像越来越不怕热了。惯使手摇的折扇竹扇,但很少用空调,办公室空调也是能不开就不开,能少开就少开,几乎不开,与热相比,空调似乎更让人很不舒服。兹事体大,不必强求。也许这是个体差异,既然享不了空调的福,那就索兴靠自己的身体调节来抵抗高温,简直是个怪人。
后来,开车时也不大用空调,有时开窗,有时连车窗也不开,闷着出点汗,反而觉得酣畅痛快。几次下午驾车,晒了一中午,车厢内有如蒸笼,开窗透过一段时间气后,由于听音乐和广播受到风噪干扰,干脆将车窗关了。车内温度依然高且闷,如密闭桑拿室,少顷,前胸后背便皆有细汗涔涔透出,手臂上亦有汗珠自高而低形成涓涓“细流”,顺着手肘滴答在档把上……这样的状态,一边开车一边喝瓶装水,能从行车中找到全套蒸桑拿的感觉。那几日车内温度显示不低于三十六七度,有南方朋友晒的车温竟达四十多度,我想,如果此时在南方也不开空调开车,大概要做好体验高温汗蒸的准备,有机会试试。
尽管抗热能力多少有点底子,但热依然是热,气温并不受心理作用和自虐有丝毫变化。高温报警的气象预报不绝于耳,高温飙升的数字看着就吓人,难道人类的好日子不多了?
关于户外温度的极端情况屡刷新高,有的地方的柏油路热化软得黏鞋,有的地方井盖可以煎蛋,有的地方太阳底下就可以直接烧烤,行走的活物与烧烤排档的羊肉串,可能连最后一撮孜然的体面估计也可以省了。记得某年夏天在新疆,热感最强的两个地方,一个吐鲁番,一个交河故城,行走在寸草不生的一片土色世界里,正是中午,满眼刺目的阳光,空气中的灼热几乎让人窒息,每走往前一步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如同行走在刚熄火的砖窑里,艰难吐纳着火热的夏天。那天,吐鲁番的地面最高温度显示八十多度,整个沙漠腹地几乎就是一口没加盖子的热锅,这样户外暴露是可以热死人的。好在,后来的葡萄架下,坎儿井旁,流水潺潺,凉气宜人,冰火两重天,让人见证了人体的极限和世间的“炎凉”。
但是,问题来了。
随着全球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人类在通过共同应对、合作治理和彻底改变,解决气候问题乏善可陈的情况下,是不是应该慢慢积极主动地学会适应呢?这显然是个极为迫切的话题,改变不了就得学会适应。于是,决定从自身做起,不借助消耗有限的能源支撑,开始只身锤炼面对持续高温的应对能力,就像当年在老家的旱塬上学会游泳那样。科学家表示,人类制造了高温,也将在高温中得到进化(因是公号文章,还是郑重提醒,所谓耐热,勿要模仿。中暑是很危险的,严重的一生都会造成障碍。对于个体差异来说,这不是考验耐性或意志力对抗炎热,或怕不怕热的问题。遵守常理、尊重常识就行,比如天热就去冷气房避暑,空调温度不要低于26度等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