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灵隐散记

返乡、去杭、回沪,一转眼,半月有余。   流光易逝,交臂非故,想到这一层,就觉得能有一些细碎的记录也…

返乡、去杭、回沪,一转眼,半月有余。

 

流光易逝,交臂非故,想到这一层,就觉得能有一些细碎的记录也是好的。

 

在老家的那几天,因为天气爆热,白天只能待在房间边孵空调边工作,只有晚上趁着太阳将落未落之时,才走进田野,融入庄稼作物的世界。

随便聊聊的图片

脚下河水流淌,夏虫唧唧,温热的空气中散发着作物收割后所遗留的独特气味,那是从小就熟悉但隔着岁月的长河又略显陌生的味道,当沉睡的嗅觉记忆被蓦地唤醒,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重逢的不是别人,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自己。

 

头顶以及周遭呢,是天然的环幕影院,漫天晚霞,变幻万千,倒映在水田间,又幻化出百千亿的霞光,天与地都镀上了一层浅浅的玫紫色,人在其中,浑然一体。小视频来见证:

 

 

这又使我想起童年时代,也是这样夏季的傍晚,一个人跑到茶山上玩,回家途中,但见晚霞,铺天盖地,把乡间的小路都映照得闪闪发亮,我整个人不禁都呆立着,直看到霞光渐渐隐退,剩下天际那一缕清亮的光线。

 

那时,就隐约觉得这个人世间不是全部,在它之上,有神迹,人类不可抵达,只能仰慕、赞叹。

 

直至这次返乡,重新踏上熟悉的土地,才真正有新的发现。其实,土地始终帮我们贮存着记忆,这份记忆比人与之间的记忆可靠、踏实,它不需要经营、印证、确认,它一直就在那里,从不改移,只待一个契机唤醒。一旦唤醒,就有一种淡淡的喜悦渗透心底,成为某种力量的源泉,它柔软、温暖、坚韧,不受外物限制,也不能被夺走。

 

 

到杭州那天,配合防疫需要,足足花了50多分钟才从火车东站搭上出租,又热又累,极为沮丧,但好好吃了餐饭,放下行李,去了西子湖畔,虽然还是热,被西湖柔波一漾,瞬间平静。不知为何,总觉得前世或有一世跟这一面湖水有那么一点缘分,或者是湖边一棵草也未可知。

 

那天极想自己租小船泛于湖上,因为总记得大学时和一位同学做过的事,两个完全不会划船的人,居然敢付了押金押了身份证租了自划船,直接浪漫地往湖心泛舟而去,结果方向也偏了,小船行进线路以打转为主,最后人么精疲力尽,船么在水中打转,终于是怎么划回去的,完全忘了。

 

等我把这事回忆完,光影变幻,感觉马上就要暗下来,自划船这事就作罢,转而和简兮到断桥上欣赏一侧的风荷,远眺夕阳余晖映照之下的保俶塔。

 

小视频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于我而言,西湖,不只是景点而已,灵隐也不是。每次到杭州,只要时间允许,这两地必去。所以,隔天一早,就到了灵隐。

 

去灵隐寺,不是为了求佛祖保佑自己什么什么,求的人那么多,佛祖那么忙,咱就不添忙了,但三支清香是要敬的,敬的时候就求一个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吧,这两样都有了,天下即太平,还多求什么呢。

 

敬完香,就一层层拾级而上。

 

天是热的,周遭是闹的,心是静的。

 

最喜欢看那一面面的黄墙,怎么看也看不够。香樟梧桐掩映也好,疏竹繁花相伴也罢,怎么看怎么好看。还有,黄墙之上挑高的层层飞檐,飞檐之上的那些个铃铎,也能望上良久。

 

这次,更是彻底迷上了那一道道拱门。说不出具体缘由,就是喜欢这样走进、迈出,看到不一样的天、地、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