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竹桃

夹竹桃是不结桃子的,听说还有些小毒,但它的花期很长,开的花又很艳丽,所以,在很多城市的道路两旁时常可以见到。平…

夹竹桃是不结桃子的,听说还有些小毒,但它的花期很长,开的花又很艳丽,所以,在很多城市的道路两旁时常可以见到。平日里,见到这些开得艳丽的夹竹桃好似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今日,当眼前映入那一簇簇艳丽的桃红时,突然就有了一点想写写它的兴趣。

随便聊聊的图片

季羡林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名字就叫《夹竹桃》。季先生家里栽的夹竹桃有一盆是白色的,我从未见过白色的夹竹桃,想着那一簇簇白色的花朵堆在一张张绿色的叶片之中,应该挺有一种圣洁之感的。我喜欢文章中对夹竹桃这样的描述:“夹竹桃却在那里悄悄地一声不响,一朵花败了,又开出一朵,一嘟噜花黄了,又长出一嘟噜。”尤其是那“一嘟噜”真是形象有趣,看了就觉着快活,好似我们的生活也就是这样一嘟噜,又一嘟噜的蹦哒到老的。先生的文章妙就妙在这里,看似说的是花,实则说的是像花一样的生活。先生说他是爱夹竹桃的,我知道他不仅仅只爱夹竹桃,更爱的是像夹竹桃那样的品质,一朵接着一朵地开,从春季开到夏季,又从夏季开到秋季,偶尔,在寒冬的日子里,也能见到它那花开半朵的妙景。这样的花不矫情,不娇气,也不显摆,只是努力地开着,努力地装点着一幢房屋、一条马路、一座城市。

 

除了季羡林写过夹竹桃外,艾青也写过,他写的是生长在湛江的夹竹桃。但整篇文章看完,却未见艾青真的见到了夹竹桃,末尾一句:“但是,使我感到遗憾的是我始终没有看见夹竹桃——红艳艳的夹竹桃,作为林荫道的夹竹桃,它们是什么时候被什么人砍伐了的呢?”好似含有太多的深意。一篇名为“夹竹桃”却不写夹竹桃的文章总是那么让人觉得超级有意思。若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出要这样去写的,也就暗自佩服人家毕竟是大家呀。

为什么它会叫“夹竹桃”呢?朋友说:“开着桃花一样的花,有着竹一样的叶子,叫个这样的名字理所当然呀。”我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只是那花和叶都分别比一般的桃花和竹叶大了一号,叫个“赛桃竹”之类的名字应该更加形象。那就在我的文章里把它叫做“赛桃竹”吧,非要把“桃”放在“竹”之前,也是我对那不是“桃”的花的偏爱吧。爱它即使全身落满了灰尘,仍能全然绽放!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