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9000多的敬老院,每周至少探望3次的老人,仍然被护工拖到监控死角下死手拧

1 傍晚,外公躺在敬老院的床上,外婆坐在隔壁床的床沿上,我坐中间的靠背椅给他们剥葡萄吃。 葡萄有些硬,很难剥,…

1
傍晚,外公躺在敬老院的床上,外婆坐在隔壁床的床沿上,我坐中间的靠背椅给他们剥葡萄吃。

葡萄有些硬,很难剥,我剥得很慢。外婆笑眯眯地看着我剥,每当房间里有人进来,她都要大声打招呼,“这是我的外孙女,过来看我们了。”

她耳朵有些聋,看着我的嘴型,连蒙带猜才知道我在说什么。\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把剥好的葡萄放在外婆的手里,看她往嘴里送。我看到外婆的手背上有一大块淤青。

我拉过外婆的手,不光手背上,两只胳膊上也有淤青。

我问外婆,这是怎么回事。

外婆说:“护工拧的。”

2
我气得浑身发抖 ,我们的两个老人送到敬老院,9000块的食宿费,医疗费另外算,一个月下来一万多的费用。

护工每天摔摔打打,骂骂咧咧,没有好脸色,按铃也叫不动,甚至因为没人扶,三番两次摔倒,我都忍了。

现在竟然动起手来,下死手把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的胳膊拧得青紫。

我家的老人,个个我都当珍宝一样。

一有什么好吃的,就想着赶紧给外公、外婆送过去;担心她腿脚不好,每天过去看看有什么活要做;外婆住院的时候,担心她无聊,骑着三轮车带着她出去外面溜达……

现在,送到敬老院,天天被骂不算,竟然还动起手来,把老人家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图片

一周多了,拧伤还清晰可见

3
我坐在房间里,压了半天的火,跑到护士站。护士站里面只有一个小护士,穿着淡紫色的护士服,看上去摸约十八九岁。

我跟她说:“把22、23床的监控视频打开我看看,我外婆胳膊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我想了解一下怎么回事。”

她说:“监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我也只是打工的。”

我说:“那把你们的负责人叫过来,我问问他。”

她拿起电话,在电话里,把我刚刚那番话说了一遍。

4
我看她已经打电话了,就回到房间等着,把火压了又压,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

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又跑到护士站,里面又多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大约二十多岁,瘦瘦小小的。还有一个穿着黑底洒花紧身短袖的中年女人,扎着马尾。

我又一次提出要求,要看监控视频。

他们还是那套话,做不了主,没法看监控。

我让他们把能做主的叫过来,再不过来要报警了。

大白褂坐在电脑前的靠背椅上,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那你报警嘛!”

被他这话一说,我马上打了110。
图片

一周多了,拧伤还清晰可见

5
我又回到房间,不出十分钟,进来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留着寸头的中年男人。

我看向他:“你是这里负责人不?我外婆的手怎么回事?”

他说:“你外公总是要起来上厕所,护工害怕他起来摔倒,要用束缚带把外公绑在床上。你外婆不让,跟护工争执起来,要用拐杖打护工,护工总不能站着让她打,就把她手捏住,用力猛了点,捏青紫了。”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的护工还真能呢,用手捏一下,手臂能捏成梅花鹿,左一块,右一块,她是蜘蛛吗?手这么多?”

他说:“我们这里的护工,都是贵州、四川的农村妇女,没有上过什么学,没有文化。但是,她们都特别淳朴、善良。”

我听不下去了:“哦,你们的护工淳朴、善良,合着我外婆自己掐自己,左一块,右一块,把自己掐得胳膊都抬不起来。”

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对于护工管理很严格的,如果老人摔倒她们都是要扣工资。护工也是出于好意,不想让你外公起床,到时候摔伤了,责任担不起。”

我说:“反正你是咋说咋有理,我还说不过你,啥话不说了,房间的监控让我看看。”

他说:“可以看,但是要到明天上班时间过来。”

我想既然都承诺给我看视频了,先这样吧!

 

左手、右手都有伤痕

 

6
负责人出去没有多久,警察就来了,警察问外婆,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外婆看到来了一群人,开始絮絮叨叨:“你们来了,给你们辛苦了。”

“我话也不能乱说,刚进来的时候,护工对我们是挺好的。后来就天天骂,我家老头子骨头摔断了,她换床单把人翻来翻去……”

我赶紧把外婆往受伤的事情上拉,“外婆,你的胳膊是谁拧的?”

外婆说:“保姆。”

我又问:“哪个保姆?”

外婆说:“就是照顾我的保姆。”

外婆话音一落,我看向警察,意思就是,事情明白了:保姆虐待老人。

说完,外婆眼圈红了,说:“我在灵香店住了三十年,从来没跟人红过脸。一上街,这个也叫,那个也喊,没有个不讨好的。去娘家兄弟杨府庙那里,各个都拉着我的手很亲热。我老头是老党员,村里的干部都过来看。谁知道,到了这里,被保姆天天骂个不停……”

那几个警察,没有再听外婆絮絮叨叨,走出去了。

7
后来,警察跟我说,监护人不追究。

我以为我听错了,明目张胆虐待老人,现在监护人不追究,这个事就当没有发生。

难怪护工这么猖狂,刚刚住进敬老院,外公就哭诉护工把他洗完澡,扔沙袋一样扔在床上。

然后,外婆又哭诉,护工天天骂他们两个。

外公接二连三地因为按铃叫不动人,导致三天两头摔倒,现在摔得髋骨骨折,躺在床上寸步难移。

因为监护人不追究,他们一次次地试探底线,一次次都没有任何人怪罪她。家属反而对她好言好语,为了让她对老人好点,还送点吃的,塞点钱。

他们反倒越来越猖狂。

 

8
第二天,我的表妹心痛外婆,在敬老院被保姆拧得青一块、紫一块,她去看监控。

视频中,在8月3日,护工拽着外婆,死命往外拉,可能把手捏肿了。这也是外婆自己说,把她吓得浑身抖,不知道护工要把她拖到哪里去。

在8月9日,护工把外婆拖到监控死角,把外婆拧了。

表妹想拍监控录像,他们拦着不让拍,后来报警之后,警察把监控拷走了。

表妹报警之后的第二天,警察打电话过来质问,监护人都同意不追究,为什么还要三番两次报警。

老人在敬老院,光天化日之下被保姆拧得青一块,紫一块,两只胳膊动一动就痛。

不去追究敬老院的责任,也不追究护工的责任,反倒质问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报警?这是什么天理?!

难道一个年老的人,被身强力壮的人肆意虐待、凌辱,只要他们的监护人不追究,他们就只能忍气吞声,毫无办法。

9

我的外公、外婆,每个礼拜至少有两三个家属过去探望,仍然被护工这样对待。

老人只要步履蹒跚,为了不让他们摔倒,就用束缚带绑在床上;但凡反对,就下死手掐;那些子女在外地的老人,他们在敬老院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不敢想,细思极恐。

那些衰弱得就像刚出生婴儿得老人,他们都在遭遇着什么?!

回来的路上,公交车上循环播放着他们敬老院的广告:“让天下子女放心,帮天下子女尽孝……”

车窗外是乡下黑黢黢的夜,看不到任何光亮。

(我只能讲述这些外公、外婆的亲身经历,记录他们在敬老院度过的艰难时光,给想送长辈去敬老院的人们一些参考。作为外公、外婆的亲属,我很难过,我什么都做不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