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中元节

大约七八岁暑假,老家中元节这天是不烧纸的,外祖母不断的唠叨,晚上不许出去,嘱咐老老实实在屋里待着 吃完早饭,破…

大约七八岁暑假,老家中元节这天是不烧纸的,外祖母不断的唠叨,晚上不许出去,嘱咐老老实实在屋里待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吃完早饭,破旧的八仙桌,椅子都被移到前院压水井旁,刷洗的干干净净,露出粗拉拉的木质原色,摆在空地。天黑之前,张罗着瓜果摆盘,像桃子,梨子,大真洋杏,各种蔬菜自家院里就有。要是弄只野鸡,刺猬那就是真正的山珍野味了。

 

前几天涨水,从松树沟到南河沿汪洋一片,北山地势高便是好玩的地方,离后院墙不过数百尺,坡两边深沟纵向山里不知去向。

 

深的地方,树木茂密阴森,石缝渗出溪水,无目的地流着。只在沟边草丛那窄窄的叶片上反射着一点点不知打哪儿漏出来的光亮。忽然,从簌簌作响的灌木丛后面闪出一个小刺猬,它半蜷缩着身体孤零零的向溪水边跑去。

 

这是绝佳的机会,“大炮”举着衩子,我拿着破旧的渔落子,悄悄地跟上去,这家伙很机灵,你快它就快,你慢他就慢,保持一定距离,一直跟踪到北山坡上西瓜地就跟丢了,最后只好摘俩瓜回来。

 

外祖母说,七月中元日,这一天,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饿节囚徒亦得解脱。巡官来人间查看今年土地收成如何,回去汇报,百姓认为五谷丰登是祖上保佑的功德,月亮地,各家大门开着,备上几个硬菜,路过的神仙品尝一下,略粘酊酒,以祭祀祖先,求保佑来年好收成。

 

到了晚上,月亮穿来穿去,云雾缭绕,天色迅速地暗下来,由铅青转为钢蓝,如同天笔洗墨,夜色渐渐洇印开来。

 

我观察院子里的八仙桌,是否有仙人来浅酌,惦记着中间那盘翘起来的鸡腿能不能吃剩下一块。想着看着竟然浑不知觉睡到天大亮。

 

桌子椅子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堂屋,小同伴大炮在外面学鸟叫,南河沿山水褪去,该戏水摸鱼去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