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豆瓣酱

刚过立夏,骤然觉得心神不安,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后来得知是我外婆生病住院,但外婆却不让给我说。因工作缘故,一…

刚过立夏,骤然觉得心神不安,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后来得知是我外婆生病住院,但外婆却不让给我说。因工作缘故,一时半会不能回去看外婆,便委托爱人代劳。当爱人扶着在病床上插着输氧管的外婆和我视频时,我看到手机屏幕里的外婆脸色蜡黄,身躯消瘦,心里伤感油然而生。外婆在那头还强笑着嘱咐我:“在外面工作忙千万要注意身体,不用挂念她,等她出院了,就给我晒一缸豆瓣酱。”此刻我无法再控制住情绪,扯谎说这边有事匆忙挂断电话,仍由眼泪婆娑起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汉中有这样一句谚语:“外孙子,菜根子”,但在外婆心里,我永远是她最疼爱的孙子。外婆是一位地道的农村妇女,贤惠、善良、勤劳、能干用在外婆身上一点也不为过,那些年外爷在公社上班,外婆不仅承揽了地里的农活,侍奉双亲和照顾我妈兄妹三个,还在村办企业裁缝店里干活挣工分。从我记事起,外婆总是忙碌的,走路就跟跑似的。寒暑假里,我最喜欢去外婆家,外婆总会给我做好多吃的,给我欢乐,记忆中夏天那一缸浓浓的豆瓣酱总也抹不去。

汉中横贯于秦岭与大巴之间,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湿润的气候造就了制作上乘豆瓣酱的先决条件。每天开春,外婆雷打不动的在门口将土块打碎深翻,撒上鸡粪,平整出五六行田垄,栽植川椒“二荆条”,这种红线椒籽少味辣,非常适合做豆瓣酱。

每年三伏天正是做豆瓣酱的最佳时节,外婆取来当年收获的鲜胡豆,每舀出一碗外婆都要念好几个熟悉的名字,我知道外婆是在盘算豆瓣酱做好以后要送给哪些人,提前盘算好食材的用量。外婆在簸箕里挑出颗粒大,无虫眼的胡豆,听外婆说要想把一缸酱做好从一开始就要选用最好的食材。外婆把胡豆挑选完成后,用井水将胡豆浸泡上二三个时辰,一是防止有虫眼的漏掉,二是便于去掉胡豆的外衣。我每次都喜欢帮外婆往石磨眼里面喂胡豆,喂胡豆也有技巧,多了外衣去不掉,少了则容易把胡豆碾碎,等磨完后外婆眼疾手快将豆瓣和外衣分拣开来,然后再把豆瓣全部泡在清水里面。我和外婆去山坡上掐回一笼新鲜的南瓜叶,回来后把南瓜叶冲洗干净,平铺在竹筛里面,再把控干水分的豆瓣匀称的抛洒在南瓜叶上,然后再用南瓜叶把豆瓣全都扣严实,上面还要再铺上一层厚厚的茅草,外婆俗称盖被子,让胡豆在高温下自然发霉,五天左右,揭开已经干枯的茅草和南瓜叶,原来白嫩的豆瓣此刻浑身长毛发霉,抓一把能把手给染黄。外婆用手反复搓揉后,脸上洋溢出满意的微笑。让豆瓣发霉是做豆瓣酱的关键一步,现在好多人做豆瓣酱不用自己去捂豆瓣了,市场上和网上售卖的有现成的霉豆瓣。

此时外婆栽植的二荆条缀已经满了枝头,红彤彤的惹人喜爱。说到辣椒不得不提辣椒茎秆,我上小学每年冬天都会冻脚,外婆就把辣椒的茎秆砍下来晒干,再剪成一尺长小段,给我冬天泡脚治疗冻疮,记得泡了几次后脚上的冻疮就好了,但外婆每年还是把辣椒茎秆剪短给我留着。采摘的二荆条洗干净后放在木盆里,然后用刀剁碎,每次剁的过程中外婆都让我站远点,生怕辣椒汁溅进我眼里。外婆把二荆条全部剁碎完后,把提前准备好的高度包谷酒和食盐取出来,食盐选用四川井盐,也俗称川盐,因为川盐更能定味且提鲜。辣椒和霉豆瓣的比例一般是7比3,每次做这些工序外婆总显得游刃有余。外婆将霉豆瓣、剁碎的二荆条、川盐、高度包谷酒及自家产的菜籽油依次倒入酱缸,然后用干面仗使劲搅拌均匀后,将酱缸放在院坝的中间,酱缸上扣上蓑帽,每天外婆早晚都会将酱缸翻动一次,每晚还要将酱缸抱到屋里防止下雨。四外婆就因图省事将酱缸放在院坝里,夜晚突发白雨,等人起来端酱缸时,酱缸早已灌满雨水流的满院都是,一缸酱就这样没有了,那次四外爷还把四外婆给打了一顿,从那以后村里妇女们汲取教训,晚上都把酱缸抬到屋里去。因为农村都知道,要想做一缸好酱,三伏天是最好的时节,要是错过这个当口,晒出的酱没有酱香味不说,还不易保存。酱缸经过大太阳暴晒一周时间,豆瓣酱由原来的通红变成暗红色,这还没有结束,外婆又找出几个酱坛,这种坛子两头细中间粗,上面有坛盖,密封效果特别严实。外婆把豆瓣酱从酱缸挖出后再分装到酱坛里,扣上坛盖,在坛盖四周倒满水,隔几天没水了还要续水,这样能很好的阻断空气的进入,使豆瓣酱再次密封发酵。

一个月后,最隆重的时刻到了,当外婆轻轻的揭开坛盖,满屋顿时氤氲在酱香味中。从这天起,饭桌上就离不开豆瓣酱,豆瓣酱炒肉,麻婆豆腐,豆瓣酱烧鱼等等,如果说是这些食材好吃,不如说是豆瓣酱成就了这些食材。外婆将豆瓣酱又分成好多小份装进罐头瓶并写上名字,送给邻居和亲戚们尝鲜。虽然村里妇女大都会晒酱,但方圆十里酱做的最好却是我外婆。后来读高中或者上大学,外婆每年都会给我做酱吃,我也会把酱分给同学或者同事吃,他们开玩笑的说能尝到外婆的味道。

在外工作这些年,每次跟外婆通话总是说:“想外婆了,想外婆的酱了。”外婆在那头念叨:“兔崽子,我看你不是想外婆了,是馋外婆做的豆瓣酱啦。”那些年,试想一个古稀老人为了能让外孙每年吃到酱,开春栽植辣椒,推动石磨,把酱缸每天抱进抱出……写到文末,我抹掉眼泪,今年7月,我要好好陪外婆晒出一缸好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