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秋天,真好!

1   昨天在城里去医院检查身体,检验报告单要等到下午拿,从医院出来便走进了环城公园。曾经,有三年时…

1

 

昨天在城里去医院检查身体,检验报告单要等到下午拿,从医院出来便走进了环城公园。曾经,有三年时光我天天或早或晚沿环城公园跑一圈,风雪无阻,捱过了那段我劫后余生最难熬的光阴。入秋许久也未见凉意,我入此风景,便遇见了这个秋天第一缕凉风。渐入环城风景深处,熟悉中有种亲切感,就像遇见一位陪伴我走过黑夜的朋友一样,心里涌起莫名的感动。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一片风景如此,对一路上我们曾遇见过的人,许多年后想起来,也会如此。很多时候莫名的感动会让我们日渐苍老的心田得以滋润,对那些或深或浅如雁飞过我们生命原野的人,心怀感激。

 

2

 

我知道这个城市的环城公路是古代城墙的根基,还是听我外婆说的。我外公去世后,迫于生计的外婆便随人逃难落脚城南谋生,后来在乡下找到了她年轻时丢下的女儿——我的妈妈。外婆活着的时候对我很好,常对几个姨娘与舅说,“农村大姐可怜,九岁就去人家做童养媳,小孩都饿死两个,现在拖儿带女一大家人,你们不要嫌弃她”。外婆跟我说过那时城区才几万人,城墙那么高那么长,谁家要搭个鸡棚子或是砌段墙头,自己动手去扒城墙,将墙砖运回家。

 

我儿时随父亲来过外婆家,当时,外婆家正对面要建一座高达七层大钟楼,据说是当时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我在外婆家住了几天,要回乡下去了,与我妈妈同母异父的姨娘捡了几件旧衣裳给我们带上。半夜听到鸡叫二遍时,父亲便领着我从芜湖路往南淝河轮船码头走,等天亮了从那里乘船到中庙转船到三河,再步行十几里路,到家时天早就黑了。那是我儿时最漫长的旅程,觉得城里的路两旁夜里还亮着灯,立在灯下看书倒是件读书不花费煤油钱的事。

 

3

 

姨娘的儿子比我大一岁,姨娘在烟厂好像还是个车间负责人,他差不多暑假时便到乡下我家玩,下塘摸鱼,水沟里捉泥鳅。临开学前,他带我到城里住上几天,他去同学那玩也带上我。那时,城里的女孩子裙子飘飘,长头发被风吹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我们乡下孩子只从电影里看见过。尽管觉得好看,但是却不敢看。我姨娘儿子与女同学们玩闹时,我只好随手拿一本书遮着脸。姨娘儿子有一次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的女同学们都觉得我特别爱好学习,成天手不离书,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一个叫戴xx女同学托他转告我一句话:好好读书,以后有出息进城来,就嫁给你。

 

我整个中学时代最为贵重的物件无疑就是这封信了,我藏在只有自己能找到的地方——窗台下墙缝里,窗户外有株老月季花树。我们东圩埂上有儿歌唱:“月月红,月月开,月月大姐有花戴”。我妈妈做童养媳时,每到月季花开时,晚上掐下月季花用稻草芯两朵三朵四五朵系成一束,放竹篮里,上面用湿毛巾盖着,天还没亮便挎着竹篮去古镇三河卖花。妈妈生下我们便扎在泥田里做活,任由那株月季花树月月绽放,美丽了一条东圩埂上的姑娘小媳妇们。那时,我常在窗户内看书,那些姑娘到院子里采摘月季花时,歌声笑语便溢进了窗户。我依旧埋头看书。那时懞憧的心里已有一轮皎洁的月亮,淹没了所有的星星光亮。

 

夜晚读书至深夜,瞌睡袭来时,我便轻手轻脚推开后门入院子里,立于月季花树旁,有暗香袭来,清醒了许多。此时就着月光,悄悄从墙缝里取出那封信再默读一遍,遥想裙子飘飘、长头发被风吹起来的城里那姑娘的模样,便觉有股力量潜滋暗长,重回屋内读书。那个年代,还没有恢复高考制度,乡下孩子并无出路可言。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我在书山学海里渐渐悟道男儿当自强,练不成绝世武功,学得满腹经纶、羽扇纶巾也不枉来人生一趟。

 

4

 

这个年少时的梦想,破灭于我大学毕业之际。我大学毕业前,终于鼓足勇气专程到这个城市来找姨娘的儿子,他那时已在烟厂工作,结婚了。我嗫嚅了半天,问他那位曾说过要嫁给我的姑娘情况时,他翻了下眼睛,未言语。后来,我在房间听到他们一家人在隔壁议论此事。大概就是农村人谋碗公家饭吃,也就是教个书,能有多大出息,别让城里的姑娘往火坑里跳了。还有人说,大玉莫不是想借此机会沾光进城吧?那时,我姨娘儿子在烟厂工作才几年,工资远远高过大学老师,论收入我依然是个穷人。

 

那天下着雨,我在雨中离别了这个城市,回校申请去了当时最苦的地方——野外石油勘探队工作,一干就是十五个春秋。重回这个城市时,我进当时最好的一家报社做记者,获得省五四青年奖章,是全省新闻界第一个获此殊荣的记者。

 

我在那家报社做首席记者时,有一年春节前,招募几家爱心单位捐献粮油面等过年用品,我们报社搭桥分送到下岗失业困难人家。为了宣传需要,特地 请几家单位主要负责人与记者一道访贫问苦做做样子。当时烟厂厂长王汉文先生与我同车,他们厂正在搞“我与烟厂”征文,我在车上说起那件往事,他激动不已,交代身边人回去一定查访出当年那位激励过人的好姑娘,让她与何首席见上一面,众人都摩拳擦掌要促成此事。后来,他们真的回厂查访当年那个“她”,还打电话详细询问过我,意欲做成一篇宣传烟厂人美德的好文章,我还是婉拒了他们这一片好心。

 

5

 

我们一生旅途中,总会遇到一些风景。那些风景曾淋湿过我们的眼睛,滋润过我们的心田。许多年以后,我们静立某个熟悉的场景时,或许会想起一个人,一段情,如同一阵春风秋雨,掠过我们生命的原野,给过我们美好的向往,温暖过孤独旅程中一段时光,这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如果我们只是在形式上挥别了一段段尘埃间的往事风景,心却未能洗净凡尘,特别是在诸事顺达时候,便忘记了自己本是尘世一粒尘埃,偏在自我世界里放大了自己,最终失去控制可能会毁掉自己。是的,成功是藏在荆棘丛里一朵绚烂的花,很多人披荆斩棘,不惜头破血流,纵使赔上身价性命,也要抓住机会摘取那朵绚烂的花儿。很多时候世事并非如己所愿,我们在自我世界里放大了自己,伤了身体毁了积累,有的人连在时光里慢慢变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不能如愿了,或因身体出了故障,生命如秋叶飘零。或是成了囚鸟,失去了自由的空间,徒留许多伤悲。

秋阳因为凉爽的秋风而变得妩媚起来,我走出环城公园去医院拿了检验报告单,王炜医生看后笑说:“都好,一切都好!”出得医院,再回首环城公园的深秋,真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