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人物的故事——我眼中的《隐入尘烟》

这是一个土里土气的故事。 西北农村的土地上,两个被各自家庭抛弃的孤独个体,男的叫马有铁,女的叫曹贵英,他俩在土…

这是一个土里土气的故事。
西北农村的土地上,两个被各自家庭抛弃的孤独个体,男的叫马有铁,女的叫曹贵英,他俩在土地上艰辛地耕耘,最后双双死去的故事。
生病的贵英为了给有铁送饭,一头栽进水沟里,淹死了。
有铁卖掉了所有粮食,偿还了所有债务,躺在他和贵英辛辛苦苦盖起来的房子的炕上,也死了。
这是我看到的故事(可能也有人看到的是有铁后来去城里生活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从故事中看到的是生命的卑微与坚韧,他们所有的艰辛,好像只是为了卑微的活着。
但实际呈现出来的,却不只是卑微的活着;还有土里土气的人,在土里土气的地方,开出了绝不土气的花儿,讲出了绝不土气的故事。
比如里边有属于穷人的浪漫。
有铁和贵英雨夜抢救土坯。有铁把本该盖在土坯上的塑料袋披到贵英身上,怕她感冒。
图凉快,有铁和贵英睡到屋顶上。有铁怕贵英滚下去,用一根绳子把她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有铁在水洼里抓到一条鱼,裹上报纸扔进火里,烧熟后坐在地头上撕给贵英吃。
借来的鸡蛋孵出了小鸡。
有铁认为电抱鸡娃,鸡娃没有妈妈,它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谁,就会把谁当妈妈。小鸡破壳而出时,有铁就喊贵英来看,贵英以后养鸡娃就好养些。贵英不能生育,有铁是用这种方式让她体会当母亲的感觉吧。
小鸡长大了,下的第一个蛋,有铁做成了荷包蛋,让生病的贵英吃。俩人推来又让去。

他俩在地里种秋菜。贵英在前边用脚踩土,有铁在后边撒种。
有铁说:你看像不像把你的脚印种在地里了?过些天,秋菜没出来,再长出很多脚印咋办呢?
贵英说:我可不想长,脚长到地里面就哪里都不能去了,不是让风刮倒,就是让驴啃掉,麻雀儿啄,镰刀割的,只能在地里干挨……
这段对话直接就是诗,是诗的语言,有诗的意境,还有诗的哲理。
只是,他们有脚,能走,却也像没脚的植物一样,被困在土地里,哪里也去不了。幸亏还有希望,有铁计划带贵英去城里看病,他们就都可以在城里逛逛了。可惜,这个愿望并没能实现。
新打下的麦粒,有铁把六粒放进嘴里粘上口水,按在贵英的手腕处,过一会儿取下后,手腕就开了一朵花。
有铁说:“我给你种了一朵花,做个记号,你跑到哪里都丢不掉了。”这不就是最浪漫的情话吗?丝毫不逊色于999朵玫瑰。
贵英后来也在有铁的手背上种下了同样一朵花。
贵英死后,有铁在贵英的虎口处再一次种下了一朵麦粒花,在右手;有铁选择离世前,也在自己的虎口处种下了一朵麦粒花,在左手。
这一定是他们来世相认的凭证。

成亲时贴在墙上的红双喜,移动了三次。每搬一次家,就把红双喜拆下来,贴到新的住处。
贵英死后,有铁取下了红双喜,表示属于他们的“喜”终结了。
比如里边有属于穷人的善良和悲悯。

有铁对驴子很好。
驴车上坐着贵英,有铁步行。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坐,他怕压坏驴子,受到了嘲笑。
有铁用桶从水池里取水,要和泥打土坯。桶里舀进了蝌蚪,有铁从桶里捞出三个小蝌蚪,重新放回水池里。
还是为了驴,有铁选择最后一桶水自己提。
驴吃包谷苗。他舍不得责怪驴。有铁说它现在吃包谷苗,秋后就少吃一个包谷。
贵英用草编过一个草驴。有铁说:还是草编的驴好啊,不吃草料,也就不会被人使唤。
有铁选择了死,死前他把驴放生了。
拆掉了房子,喜鹊搭在房檐下的窝也就掉在地上了。有铁担心喜鹊飞回来找不到过去的窝。

借住的老房子要被拆了,有铁求人家晚几天拆,等燕子出窝。当然不会被理睬,他就返回去赶走了窝里的燕子。等房子拆倒后,他回来捡起燕子窝,安到自家的屋檐下。
比如里边有希望,从贫瘠的土地上长出的希望。

俩人的屋檐下又有了一个新的喜鹊窝。喜鹊叽叽喳喳地叫着,这就是生机,这就是希望。
从借住别人的房子,到盖起自己的房子。从拓一块块土坯开始,土地上从无到有长出了房子。
有铁告诉贵英,包谷收后卖掉,给贵英买个大电视,以后再领贵英去城里找个好大夫给看看病。可惜贵英生前没看到电视,只能在阴间看有铁烧给她的大彩电了。
借的10个鸡蛋孵出小鸡,小鸡慢慢长大,下蛋了。
圈里养上猪了。
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

比如故事里边还有哲理。
贵英锄地锄掉了一棵麦苗,有铁没有责怪,而是说让它给其他麦苗当肥料。麦子也像人一样,有自己的命数,就是现在活下来了,后来还不是被镰刀割了。
对就是有铁对命运的认识,朴素,却也深刻。
要看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隐入尘烟》也许不合适。但我相信不同的人都会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悟出一些什么。

《隐入尘烟》是那种不怕剧透的电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