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个小院,养花、种菜

从退休那天开始,我就为实现有个小院,能养花、能种菜的理想奋斗着。 我在农村生活了二十多年,深知年岁大了,在农村…

从退休那天开始,我就为实现有个小院,能养花、能种菜的理想奋斗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在农村生活了二十多年,深知年岁大了,在农村生活有诸多不便。因此理想的住宅小院必须不能远离城市。当时靠近城市的地方,国家不允许建带院子的房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廊坊市大学城附近相中了一套有露台的花园洋房,楼上赠送两个露台,一共有20多平方米,基本满足了我的需要。

从露台小院布置初始,历经一年多的精心劳作,逐渐形成南台花园,北台菜园的雏形,发到圈里,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朋友的喜悦和祝福。

 

有了园子,躬耕力行,所收获的,不仅是实实在在的蔬菜,美丽的花草,还有精神上的愉悦和慰藉。整个过程中,生命与自然同频共振,生活也变得更加生动有趣。

 

记忆中,在村里时,家家都有一方菜园,专用于种菜,四四方方的,一家挨着一家。那时叫自留地。户户房前窗下都有个简单的花坛,养着蜀葵、茉莉、菊花等花草,美丽馨香。

每逢春三、四月份,总会有那么几天我常往菜园跑,翻地、整畦、播种、浇水……忙前忙后。虽然刚下乡不久,农活还很生疏,但边学边做,也能做得有模有样,累并快乐着。

 

菜品大多是白菜、豆角、黄瓜、丝瓜、辣椒、西红柿、茄子之类,一样种一点儿,一眼望去,也是水灵灵的满目青翠。生命在不知不觉中生长着,看到丰硕的收获时感到非常惊奇,享受到大自然无穷的韵味。

那时的菜园,仿佛还有把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不断拉近的天然魅力。“今天豆角摘得多,拿上把,回去炒了吃”;“这辣椒匀给你点儿,解解馋”;“今儿个下雨,割把韭菜,包饺子吃吧!”在邻里吵吵闹闹中,耕作的劳累消失了,乡邻的感情加深了。

 

餐桌上,应时蔬菜,时鲜美味,一口下去,游走在唇齿间的味道,也不知道是菜发出来的,还是土带来的,都是记忆中的味道。

有时候想想,我们从乡下回到城市,不大可能再回去了,这些带着浓郁美味的画面,也变成了回不去的美好记忆。

那时自留地是不种花的,农村文化还没发展到这个消费层次。

 

喜欢田园,种的不仅是蔬果,更是一个过程,一种生活态度,一份闲情逸致。自从我们最终选择回归城市,就离大自然越来越远了

林立的高楼,拥挤的街道,大多数人的生活和工作,忙忙碌碌的,时间久了,人们感到压抑,需要时不时地透口气。于是,节假日,一辆辆小汽车载着一家老小,涌向田野、奔向农家,寻找一隅能放松的空间,寻找一个“归隐田园”的机会。痛快地享受清新舒畅的空气,放飞自己。

 

越来越多的人,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阳台或者天台,或者自家窗下一小块裸露的土地,开拓一方小园子,用花盆、泡沫箱,或者用过的米面口袋,装上土,顺应节气时令,播下希望的种子,栽上心怡的花草。

闲暇时间,不再只是看手机刷视频,还要去“菜园”、“花园”里转转,眼观自然,手触希望,浇浇水,松松土,拿拿虫,施点儿肥;或者什么也不做,静观生命力的勃发,盯着鲜花、菜苗,发发呆,打发时光,聊慰华年。

 

在园里待的时间长了,整个生活节奏都慢下来了,一张一弛间,是久违的踏实的感觉。劳作有收获,身心得愉悦,原来,我们不是大自然的过客,大自然注定是我们的归宿。我们的灵魂深处,藏着对自然和田园生活的向往。

时常觉得,喜欢且亲手养花种菜的人,一定是会安排生活的人,也是有生活底气的人。种菜,养花,吃自己亲手收获的食材,赏自己亲手养成的鲜花,也是当下的小确幸,简单亦富有诗意。缕缕烟火,袅袅鲜香带来了脍炙人口的生活味道。

 

绿色,是生命的颜色,是生命的象征。就像汪曾祺先生说的:“看着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令人感到生之喜悦。”这绿的生命和生命的绿,释放着最真实的心迹,和最本真的情意。

养花种菜,亦是养心。长期积累的付出,在每一丝叶脉里,亲手捕捉生命的痕迹,忧伤也好,欢乐也罢。不被虚荣诱惑,不为名利所累,与自然同频,心存希望,且付诸行动。不问繁华,只问初心,坚守自我本真,安守岁月平淡。

在有生之年,愿有一方田园作我心中乐土,躬耕陇亩,用心生活,返璞归真,自然永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