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修的酒

老修嗜酒,不近烟。嗜酒的老修只喝三十多块钱一斤的散装酒,从不喝好酒。就是后来工资涨到五千多块钱,仍不沾好酒。闺…

老修嗜酒,不近烟。嗜酒的老修只喝三十多块钱一斤的散装酒,从不喝好酒。就是后来工资涨到五千多块钱,仍不沾好酒。闺女心疼他,孝敬他几瓶好酒,结果那酒在柜子里一放就是几年。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修喝酒很有规律,每天两次,每次二两,从不多喝,也不少喝。每次舀酒时,他亲自舀,从不让别人插手。舀子是他请别人做的,一舀子不多不少,刚好二两。舀酒前,他先净手,然后拿抹布将罐子封口细细察几遍后,才小心翼翼揭开盖子进行舀酒。那动作,就像一个虔诚的宗教徒,很有仪式感。舀完酒后,再轻轻盖好上封好。土罐子是他亲自买的。他说这种罐子装酒不跑味。

 

老修喝酒讲究,却对下酒菜很随意,随意到有时只一盘咸菜或花生米。而他对花生米的吃法更是随意——不用油炸,也不用水煮,倒上醋撒点盐即可。用他的话说,这种吃法,省时省力,降血脂,还能吃出花生米的原味。

 

我认识老修是在他成为我的邻居之后。我们常在块儿唠嗑,大到国际形势,小到物价、邻家的小猫小狗等等。偶尔也谈谈各自的工作。从他的话语中我得知,他以前在县城上班。退休后,为跟女儿住的近些,才搬到市区。只是令我费解的是,几次问到他在县城那会儿具体干啥工作,他总是轻描淡写不愿多说。后来,他老伴来我家窜门,无意中露出老修是从一个重要岗位上退下来的。我“哦”了一声,随后问了一个问题,在那么重要的岗位,如果遇到饭局,老修还喝还只喝二两?他老伴见我这么问,便有些情绪地说,从来只喝二两。他要是喝三两、半斤,他也不会是……算了算了,他的事我一说就犯晕。

 

我跟老修的话题很广,不过谈得最多的话题还是酒。老修说,喝酒如人生,喝丁点儿,如同少年,品不出味道;多了,就如常好犯晕的老年,同样不得其味。

 

我问,那你这二两酒是啥年龄段?中年,确切地说,是四十岁上下。老修说。

我用调侃的口味说,可你现在七十多岁了啊,咋还喝四十岁的酒?

 

我话刚完,老修得意地吃吃直笑。

 

而一谈到他那几块钱的酒时,老修就显得更加来劲,说,好酒固然好,可比起我这三十多块钱的酒比,就少了许多味。因为好酒除了好还是好,太好多了反而显不出好。而我的酒,啥味道都有,只是得慢慢品,品出来了,自有一番乐趣。听他这么一说,我禁不住道,啥时也让我品品你的酒?

 

啥时都行。老修说。

 

机会说来就来。

 

这天,老修见我一人在家,说他老伴烧了几个好菜,让我过去陪他喝几盅,我欣然前往。谁知那酒入口就是股烈劲,像刀子一样割下去。他问我味道如何?我如实相告。他叹口气,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看来喝这种酒,要品出其中的味道,得时间啊。

 

老修是去年走的。走之前还跟我唠了会嗑。然后他说该午休了。然后他就走了,毫无征兆。

 

下葬时,他闺女特买了几瓶好酒,随同他的骨灰埋在墓穴中。不知去了另一世界的老修,会不会象生前一样,只喝三十多块钱一斤的散装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