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边

我家的前面有一个苇塘,塘不大,风景却别致。除了一大片芦苇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树,立在岸边。当然还有草,当然还有…

我家的前面有一个苇塘,塘不大,风景却别致。除了一大片芦苇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树,立在岸边。当然还有草,当然还有花,当然还有水,当然还有鱼。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因为离家很近,我便时常到那里玩。有时候,和小伙伴一起;有时候,我孤身一人。苇塘中有许多景致,总也看不完,总也看不厌。无论是春天,还是夏天,或者秋天和冬天,苇塘仿佛变戏法一样,总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单是那片芦苇荡,就有很多美景。春天,它们冒出了新芽,夏天长成了很高很高的细杆儿,秋天来了,芦花开了,漫天灰白,别有一番景象。冬天,芦苇枯了,或者被割去编席子,芦叶满地。我们常常去捡拾,用来烧火。那是难忘的日子,一群小伙伴们在那片芦苇荡中,仿佛排雷的士兵。

 

塘中的水时多时少,涨水的时候,甚至站在家门口就能见到水,但干旱的时候,就会只剩下那口很深很深的井了。我们在塘边玩耍、割草、拾草、扑蝶,那是我们的乐园。

大学时代,我来到了古老的黄河岸边。那滚滚东流的浑浊的河水,历经沧桑,这是我们的母亲河,我倍加亲切。关于黄河,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那漫长漫长的河滩,那河滩上的一丛丛青草,那由于干旱出现的一道道裂缝,那几乎将我吞噬的一次经历。黄河,我伟大的母亲,我可爱的母亲,总有一天,我会依偎在你的怀里,亲近你,描摹你,为你尽情歌唱。

 

 

毕业以后,我又来到了淮河岸边的怀远。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名字。怀远,怀远,我将怀念谁呢?刚去的时候,我还写了一首小诗,“我自黄河来荆涂,才饮古水又抱璞”,后面两句,竟然忘了。在那里,在河边,有孩子的美好童年,有朋友们的欢声笑语,有一如既往的沉思,有对心理学和医学的艰难思索,有对未来的畅想和迷惘。一切的一切,都雕刻在记忆中了。

之后,我又来到南京,来到安庆,来到了长江的岸边。我将在这里开始我的漫漫征程。我的医学和文学的理想将在这里实现,这是真的么?

 

“当我老了,坐在水边,突然想起你,顿时阳光满地”。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岸边,有我远行的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