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节:碎片日记

与芷涵一起在瓦池的某家店铺吃早餐。 吃到中途,看见一个蓬乱着短发的女子推门进来。她粗粗大大的黑T恤下,可见臃肿…

与芷涵一起在瓦池的某家店铺吃早餐。
吃到中途,看见一个蓬乱着短发的女子推门进来。她粗粗大大的黑T恤下,可见臃肿的腰身,而懒散的眼神与麻木的脸写满了一种我说不出的那种味道。(所谓躺平?)
“怎么这样面熟?”我不禁多看了她几眼,想起是与芷涵一般大的HY。
“芷涵,像是HY.”
芷涵抬头看一眼,说:“不像。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认不出来。”
相见不相识!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时,她家是富户,她爸送她去私立双语学校,她家大人总是在我们面前露出得意之色,言语间对这小小孩童也是报了诸多希翼的。只是她妈爱麻将,以为送到学校就不用管了,疏于了孩子的教育,以至于孩子读书不好,早早踏入社会,后来奉子成婚。但正当好年华的她让自己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变成了一副中年大妈的样子,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书店
很久没去书店了。
芷涵想找有关她教学方面的书,我寻个偏僻角落看起画报——《荷花精选》。
画在纸上的荷与长在水中的荷各有风致。嗯,画在纸上的古荷更有文人气,像卷了一身光阴的书生,在我展卷的刹那,落在眼底,让人有细微的动容。
我抚摸着那些画,想着自己似乎也该去学画,去临摹那份远意,或许能邂逅那个自己也不知道的自己。
——只是想想罢了。
又想到教师节,想到教过两个孩子的老师们。我是个不喜欢发信息打扰别人的人,只发了个圈,他们可能并不关心这个,但我感谢他们的心是真诚的。
芝麻
昨天,长空发信息给我,说谢谢,芝麻收到了。又问怎么不是黑芝麻?
黑芝麻!这真是问到我了。我长这么大,还真没看见我们这边哪家种黑芝麻。长空又说自己没说清楚,要我不用给爸妈说了。
“谢谢你爸妈,谢谢!白和黑的问题,不要告诉爸妈了,就说我非常感谢,还帮我又弄了一次,食用诗会非常开心,因为这芝麻是我看着长大的。”
长空这样对我说。
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被暖哭了。(但后来很长时间,一想到不是她想的黑芝麻,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实在抱歉,长空!)
也就在昨天,涛哥发私信,说买爸妈的芝麻20斤,问还有没有?我说有,又说20斤芝麻的邮费挺贵的,划不来。他说他父母年纪大了,就想吃点家乡的味道,贵就贵点。后来,他发地址给我,我一看,原来就在荆州,想着公安到荆州的班车多,还不如让芝麻搭班车过去,那样还可以节省一些邮费。(车费比邮费便宜。)
晚上,看见小叔儿子的车子,忽想起弟弟是在那边住,芝麻搭他的车过去不是正好,于是,连忙过去给弟弟说,又把涛哥的地址电话给他,把弟弟的车牌号与电话给涛哥。
几十块钱的过桥费涛哥发给我,我随即转发给弟弟。嗯,帮妈妈又卖出去了20斤芝麻。
姑妹
从书店回转,直接去婆婆家。还没进门,看见孩子的姑父在往冰箱里放着什么。我问姑妹呢?孩子姑父告诉我她去医院看他的父母了。
姑妹孝顺。婆婆生病,她照顾颇多。她自己的婆婆生病,也得靠她忙前忙后。我常说自己应该向她学习。她不好意思地笑,说我总是表扬她。
我哪里是表扬,是她真的做得很好。我也有妈,我对我妈与她对她妈比起来,差了很多。(又或许是我妈的身体好一些,还不需要我这样伺候?)
在我想来,人还是应该向值得我们学习的人学习。无论哪一方面,他(她)做得好,我们都可以学。
比如姑妹,她与我一样,就是个平常人。她自然不惊天动地,但她在细微处长久地陪伴父母,为父母烧菜做饭,为父母端茶送水……这样的深情是过尽万水千山之后的人间至味,是暖心暖意的陪伴,是在时光洪流中,保持一个女儿、一个媳妇该有的态度与样子。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