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然.一日

静极了,窗外的世界。 偶尔能听见公鸡的一两声“喔噢”和雀子的轻音。公鸡叫得短促,像怕惊醒什么似的。中秋已过,天…

静极了,窗外的世界。

偶尔能听见公鸡的一两声“喔噢”和雀子的轻音。公鸡叫得短促,像怕惊醒什么似的。中秋已过,天还那么热,忍不住还是开了空调。

随便聊聊的图片

长长的午觉过后,拿起五年级的英语课本,看了一会。刚刚过去的暑假,向芷涵学英语,感觉进步了不少。读书时,我也是爱英语的,且对朗读这块,很是用心。犹记得芷涵、安安初学英语时,我是要求她们每日必读的。起初,她们有些埋怨,但习惯成自然,以后就不用我说,她们也会大声朗读了。

上午,教孩子们作业。其中邓希一要写一篇写景作文。其实小学生的作文简单,无非首尾照应,无非围绕主题描写得具体一点,生动一点。当然,作文重点与非重点的取舍,刻画也很关键。我小时候写作文,眼前是有画面的。我总是一边写,一边想象我描绘的景象。那时的我心情愉悦,让我很是享受。

中午,与芷涵一起给安安送饭。明晃晃的太阳下,栾树花开得明丽。它们也不怕热,混合着阳光的味道钻入鼻息,很是怡人。校门口,我翘首着,下课后的安安,还穿着军训服,背着个大书包,颠颠跑过来,笑容灿烂。她大约是怕我不知道她荧光笔放什么地方,专门与芷涵说,要芷涵提醒我下次给她带去。

开电脑,微信公众号里小麦子私信我想买妈妈的黄豆,我说可以,只是我还不知道价格。还有,我们这边就是黄豆,不是黑豆。上次长空说她那边到秋冬之际就喜欢吃黑芝麻黑黄豆啥的,说逢黑三分补。她的话不由让我想起妈妈今年种的红豆。今年天干,妈妈种在屋后空地上的红豆,全没了。

“好,搞得连种都没有了。”妈妈如是说。

再读《徒然草》。

“清晨落雪,饶有趣致。适逢有事须致书某友,乃援笔去信,信中无片语言及晨雪,然彼回信道:

‘晨雪之事,可有遐思?缘何一笔未提,反尽言俗?阁下当真风雅欠奉!’

’此话殊堪玩味。

今时故友已逝,此事虽微,却绝难忘怀。”

读罢,默然沉思良久:半生已过,想我在现实的生活中是无一友可寄风花雪月的。又想,今有芷涵在家,可与女相约漫步,闲谈草木,举头望月,亦是快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