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悠悠

去菜地,看见眉豆,欣喜。然后围着眉豆藤转了一圈,发现还结了不少,对妈妈说:“还过几天这嫩眉豆(其实我们喊棉豆)…

去菜地,看见眉豆,欣喜。然后围着眉豆藤转了一圈,发现还结了不少,对妈妈说:“还过几天这嫩眉豆(其实我们喊棉豆)可以摘的吃了。”

“你摘的吃啦。我喜欢吃老的,我等它老一点了炖的吃。”

这张图片上的眉豆是爬在柿子树上的。

柿子树上有丝瓜,有眉豆,有豇豆。也亏这棵树皮实,没被这些藤蔓缠死。

随便聊聊的图片

 

柿子入画。

今天拍了很多张柿子的图片,更爱这一张。是因为逆光的效果吗?

 

 

妈妈又在摘豇豆,我没摘。前两天炖了一大碗,今天还不想吃。

豇豆去买还挺贵的,自己有,一摘一大包。我有时说:“如果花钱买,肯定不会买这么多。”

总之,我们吃小菜沾了妈妈的光。

 

红菜薹秧子。

等雨天,菜秧子长大一些,就该分栽了。

今年的这些秧子,真是爸爸一担水一担水泼出来的。他腰不好,担水后喊腰疼,妈妈要他不管这些秧子了,他说不管就没有。

真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红菜薹,下霜之后更好吃。

 

丝瓜老了,丝瓜叶子也焦枯了。而豇豆正好,眉豆正好。一季季的作物,前赴后继,紧随着陪伴我们平淡的日子。

柿子正在转黄。

妈妈的这棵柿子树结的是削皮柿子,很脆,很甜。爸爸牙齿不好,他想吃,得把柿子摘了放在米袋子里,等它变得软乎,他再拿出来吃。

 

去看婆婆,发现屋后人家旁边的林子里,牵牛花呈蔓延之势,很是葳蕤。

我停下来拍,她看见了走出来,问我拍什么?我告诉她林子里的牵牛花好看,爬上树巅了。

“我隔远一看,一大片蓝色,好标致。”

我其实想说:隔远了看,像蓝色的瀑布。不过,话到嘴边,我换了,免得她背后说我讲话酸不拉机的。

“我说你拍么子咧?原来是这个。咧有么子好看呢。”她嘀咕一句,转身进屋了。

 

韭菜地里好多李子树叶。

李子树叶、桃树叶,落下来大都是红色、棕色。

我们这边没有吃韭菜花的习惯。一般来说,秋天我们是很少吃韭菜的。每次看超市里的韭菜、韭菜花都卖得贼贵,我都想:反正我是不会买的。

春韭好吃。特别是从雪地里钻出来的第一茬韭菜,简直不要太嫩、太香。

 

在从前长梧桐树的地方,又长出来一棵小梧桐树。

与栽在街道上那些法国梧桐完全不一样。

我喜欢它青青的树干,那么干净、笔直。

每次看见它,我都会回忆起快乐无忧的童年。那时,风吹得梧桐树叶沙沙地响,它开花、结果。妈妈举起长竹篙,打落起它的果实,给我们炒熟。于是,梧桐籽的香味生动起来,我们的小脸生动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