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老刘

老刘是我对我们小区门卫老刘的称呼。 我们小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市人大为解决机关干部职工住房搞的一个小区,小区不…

老刘是我对我们小区门卫老刘的称呼。

我们小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市人大为解决机关干部职工住房搞的一个小区,小区不大,四幢宿舍楼,百来户人家,自建成以来,一直没请物业公司管理,而是选几个代表成立一个自管委来管理,聘请一个门卫负责看守大门及小区内的清洁卫生工作(包括楼道的清扫和垃圾的清运)。

这么多年,门卫人员换过好几批,去年初请的一个只干了几个月又因种种原因辞职不干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大门倒不要守了,早几年换了个自动电闸门,可小区内几天不搞清扫就显得脏乱不堪,特别是到了夏天,放在大门口的垃圾车里垃圾堆起小山高,臭不可闻。

一时半刻请不到合适的人,情急之下,自管会便临时请了小区外搞街道卫生的环卫工人帮忙搞搞清扫和垃圾清运,每个月付点报酬。搞了大概个把月,大家发现此人非常敬业,工作特别负责,每天进小区打扫卫生,清扫楼道,及时清运垃圾,大家非常满意。

后来一深入了解,他其实也是环卫处临聘人员,原来环卫处的正式员工都不扫大街的,扫大街的都是临时请来的六七十岁的婆婆佬佬。每人负责一段且待遇很低,每天起早贪黑也就每月千多块钱。

得知这一情况,自管会几个人商议,干脆把这人请来当门卫,经过双方一番商谈,此人辞掉了环卫工作,正式在我们小区干起了门卫。

他就是我要说的老刘,不了解不知道,知道了要吓你一跳,大家都以为老刘是乡里来的无业人员或是城里的下岗工人,原来这老刘的身份来历还真不简单,他是我市某央企的营职转业干部,今年七十岁,已退休十年,他的一双儿女都是大学本科和硕士生,媳妇是博士、是湖南科技大学的教授,都很有出息,老两口退休工资每月大几千,不愁吃穿不愁用,他当环卫工人纯粹是闲不住,用他的话来讲既锻炼身体又发挥余热,为社会做点力所能及的有益之事。

正好这家央企的现任老总就是我们澧县老乡,和他谈起老刘,对他印象极深,在厂里工会一直到退休,工作极端负责,在维护企业和工人权益上面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老刘在我们小区上任伊始,就冒着危险架起梯子把门内楼道上方多年的积尘,墙壁上的牛皮癣清扫的干干净净,每一块外墙瓷砖都擦拭得锃亮。我每天经过传达室几次,总是见他在忙这忙那,几乎没停歇过。

前一向天气温度高,我晚上十点多回来,见他还在用桶子提着水,给小区内的大小树木浇水。最让人称道的是小区门口的垃圾车换成了四个崭新的绿皮垃圾桶,他每次清运垃圾回来都把车子和地面冲洗得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哪怕天气炎热,都没有一丝异味。

我们小区没有不夸他的,过去传达室冷冷清清,小区也显得死气沉沉,没有生气,自他来以后,他在传达室的茶几上总是摆着瓜子,花生等零食,大家没事就去他那坐坐,传达室里经常欢声笑语不断。

老人性格开朗,和蔼亲切,见人从门口过总要主动问声你好,还要聊上几句,很亲和。

前几天是中秋节,合家团圆的日子,我从门囗过,问他儿女回来陪他过节没,他说他们工作忙没回,又见他用彩色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着祝大家节日快乐的话语(老刘的字写得极好,他告诉我以前在部队就是写黑板报的)。我又问业委会是否送了月饼给您过节,他忙说不用不用。

回到家后,我在我们小区工作群里写了一段话,大体意思是老刘中秋节都没回去过节不休息,一直在小区忙这忙那,祝福我们,也请业委会(过去的自管委现在叫业委会了)的领导买点月饼慰问一下,业委赵主任看见后,晚上好晚回到小区都买了月饼看望了他。

今天他看见我,笑着说谢谢,谢谢老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