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一大清早,范仲淹就把欧阳修给拍醒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欧阳修不胜愧疚地说道:“本来想请老兄喝酒,奈何这里的酒过…

一大清早,范仲淹就把欧阳修给拍醒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欧阳修不胜愧疚地说道:“本来想请老兄喝酒,奈何这里的酒过于卑劣,不堪入口。话说老兄为何来此处?”

范仲淹笑了笑说:“我年纪大了,也就告老还乡了。闲来无事,想到我虽曾写过一篇《岳阳楼记》,却从未亲自到此处游玩一番,就来看看这岳阳楼。没想到我的《岳阳楼记》效果不佳啊……”听到范仲淹没有烦心事缠身,赶紧发出邀请:“既然如此,老兄不妨来我滁州看一看,那里的景色不比那里差呢。”

随便聊聊的图片

范仲淹也不推辞,当日收抬了行头,与欧阳修一同前往。一路上磕磕绊绊,但对于这两位经历过大风浪的人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半路,欧阳修突然发问:“我前日读了老兄的《岳阳楼记》,其中有一句不甚明白。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句为何义?”

范仲淹解释说:“你看啊,在这个天下生活的不只我们这一代人,还有我们的后人,还有我们后人的后人,用一千多年前吕不韦的话说就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我们宋朝快要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了,这都是某些不作为的前人埋下的祸根。我们要是想要这个社会长治久安,就不能像那些人一样贪图享乐,不为后世之人着想。所谓秦朝之盛极一时,却仅仅三十余年就土崩瓦解,不正是因为不为后世而考虑?我们前人为后人分去些担忧,我们的后人不也能与我们一同享一享太平盛世的和平安定?可现在的人,流传着一股不正之风,一些贪官污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朝庭搞的乌烟瘴气,如此下来,宋将不久矣!”范仲俺剧烈地咳嗽起来。

欧阳修见此,急忙叫车夫停下车,叫随从去打水来,自己搀着范仲淹,思索着他刚才所说的话。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