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六日记

橘子裂口了,橙色的果肉看起来有些诱人了。 ——却没想摘下来吃。 菜地里,幺爹拉犁,幺婆刨地。 “你等我来拉。你…

橘子裂口了,橙色的果肉看起来有些诱人了。
——却没想摘下来吃。

菜地里,幺爹拉犁,幺婆刨地。

“你等我来拉。你刨么子啦?灰只扑。”幺爹停下来,看幺婆。
“老不下雨,你拉又拉不动。我帮哈忙,快些啦。”
两个老人边劳作边说话。阳光落在他们满是皱褶的脸上,有偏暗的阴影。

随便聊聊的图片

幺爹八十多,幺婆近八十。风吹着光阴,他们一起走过了六十年。每每看到他们笑眯眯看着对方的时候,我都会想,是怎样神秘的力量让他们在一团苍老里体己着彼此。

带妈妈去菜市场买菜。

油馍菜、花菜、西红柿、豇豆、眉豆、南瓜、冬瓜、莴笋、黄瓜、苦瓜、芹菜、藕、豆芽菜……天干了这么久,菜市场里各色菜蔬不见少一样。只是,都贵!
“小菜都吃不起了。”

“八块一斤?!咧吓人巴沙。”

“走走走,买块豆腐去算啦。豆腐一直都是老价钱。”

“豆腐只说没涨价,哪还像原来那么大咧——比原来小啦。”

……

“十点以后全员核酸啦。老地方见!”

忽然,不知从那里冒出格外高亢的声音。

寻声望去,是挂着胸牌的五六十岁的男人走在挤挤挨挨的人流中。他甩动着双臂,昂首挺胸,颇有志得意满之势。
不一会儿,他目不斜视地从我站着的摊位前经过。我的旁边,卖卤菜的女子抬眼看他,那眼神是漠然的,是不屑的,是厌倦的。

读有关坂本龙一的文字。

“我对于自己如何成为今日的坂本龙一,也很感兴趣。我想了解自己为何会走上现今这条道路。”
我是这几年才知道坂本龙一。其实,也没有人向我推荐过他,只是在偶然的时候,听见他的音乐,觉得好,就注意到了。
坂本龙一并不像其他音乐人一样,每天刻苦练琴。他自小在舅舅那接触到各种音乐。受外公影响,坂本龙一从小就喜欢读书,初中时就已经涉猎了许多不同类型的书籍,因此成年后的坂本龙一还出版过书籍。
我初中时,非常羡慕我们班会吹笛子的那个同学。那时想,他是怎么学会的?我们那时并没有课外兴趣班一说,如果会,肯定是自己非常喜欢,然后遇见周围的某个人会,自学得来。
直到现在,我还会羡慕芷涵会画画,会拨吉他,也羡慕安安会跳舞。我想,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我们还是需要某种事物来寄托内心的情怀。
中秋节那天晚上,安安请假回来。

“妈妈,我想加入学校的舞蹈社团。”她看我,带着些小心翼翼的神情。
“哦。你们什么时间跳?与上课的时间冲突吗?”
“嗯,每个周六的下午五点十分到六点。我晚饭就请同学帮忙带。”
“一个星期一次啵?”我又问,略微想了想,说:“你想跳就跳吧。不过,那其它的时间就得抓紧一些。总之,学习肯定是最重要的。”
“那就是说你不反对,是不是?”她眼睛里满是雀跃。
“嗯。反正你记住:现在的你肯定得把学习放第一位,但你适当地放松一下,妈妈也觉得蛮好。张弛有度啦。”
末了,我再一次提醒她一定要努力。(老母亲的心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