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奇梦

夕阳西下,秋山云暗。   居茅舍无事,出门游走,偶见一妇人从崖下上来。 一见便问:去九池响潭那儿的路…

夕阳西下,秋山云暗。

 

居茅舍无事,出门游走,偶见一妇人从崖下上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见便问:去九池响潭那儿的路还远不?

 

我问她去谁家?却不知人家姓名。只说是那山里面最远的人家。

 

 

问她打老远来有甚要紧的事,她说:那家小子是我上门的女婿,在城里做生意亏了,弄的穷的叮当响,多亏我那傻女子帮补扶持他,后来还非要跟了人家。开头几年还罢了,这两年常与我们闹矛盾,我去跟他父母说道说道!

 

我一听感到一种说不出嗞味,这山里人啊,宁可不说人手,也不要去城里攀亲,免得让人家看不起。

 

我说:贵妇人呐,现在天不早了,你一个城里人,一无舟车,二无相伴,去路尚有四十余里,路上常有羚牛之类的野生动物,相当危险,万万去不得。

 

劝她原路返回,别去找事。

 

我叫她屋里歇憩片刻,赶忙找车回家。妻子忙着倒茶递水与她拉话,细问根由。

 

正说话间,听外面有人语声,出门看时,朦胧中走来俩个人,为头的叫方甲有,是山中方老爷家后裔。自从方家败落,后人也没多少读书的,到了他从孙子这一辈才有个出息的。人还未到,那本地腔口就响亮地喊了来:哎,老刘,听说你那天带作家们上九池采风到家门口了,咋不到屋里坐,今天上去,请你吃洋芋粃粑!

 

这一听让人感动不已,心想自已在这山间地方还有些威望,也深深感激这山里人就这么浑厚仁义。

 

方老汉今年六十有余,穿着毛蓝加袄,瘦个子,腰背微弓,背上背了些行李。后面的老伴,走得气喘嘘嘘,到了院子上就撩起灰绿色的衣襟擦汗,微笑着也不搭话。

 

我招呼屋里坐了。

 

那城里的女人,边喝茶,边打量着新来的客人,我问她认识吗?她摇摇头。

 

我说:这人间有些事啊,就这么奇巧,说操曹操曹到,眼前就是你要找的人。

 

其实方家就住山中最远处。不等话音落地,她刷地一站,吼将起来:你就是方杰他爸,咱俩今个儿说个理,你那儿子在我家吃住几年,我养了个白眼狼,三天两头和俺吵架,让他走,他又不走。

 

方家老婆一听:哟,你就是亲家母呀,娃的城里她妈,我还没见过哩,看人这么能干,咋说的这一种话。我家娃我自小养大的,老实圪垯,不象你说的那样,即或不够优秀,你就多担待些。

 

停了一下又说:凡正我也不知到他这几年在那里。一年回来一次,有儿跟没儿一样!

 

那妇人嘴一撇,哼的一声转过身去。

 

方老汉拉着客户腔(川腔):我当初就说不行嘛,咋着来,他娃儿不听话,我说咱山里人配不上城里的,今天明白了吧!

 

你儿强得很,不是我那傻女儿,还能在城里混下去。

 

谁叫你搂拦家里呢?

 

山里人傻象傻象的……

 

那女人气得拍手叫骂,把些气头尖话说个没完设了,尽情地叨叨,山里老俩口忍气吞声,不作理睬。

 

我听着心里不舒服,不由人说那妇人几句:你们当初办儿女大事时,也太马虎了吧,你把人家儿子收了女婿,至今连亲家光脸麻子都没见过,过事也不邀请人家,人家错在那里了,你现在还要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你想你做的对不对?

 

那妇人瞄我一眼,想发作却无言以对。

 

我又转过来问方有:老方,你当初怎么搞的,不明不白把儿子送给了人家。

 

老哥,再莫说那话,儿子不听话我们有啥法子。

 

方老汉起身要走,顺便打个招呼:既是亲家到了,我接你一路走,到我家里看看,在那里逛两天,消消气。

 

老婆也上前拉住胳膊说,你先跟我去九池,明天到响潭游玩游玩,散散心,年轻人的事他们操心料理,咱们少管些少伤神呕气。

 

对,城里的妹子,你就随他到山里去吧,亲家们坐在一起说嘎知心话,话明者气散。我赶紧打方园。

 

到茅坪街上才五六里,我找个小车,半个小时就到了。方甲有说。

 

城里的女人还在忧虑,忽听门外狗吠,看时,见一对年轻人匆匆忙忙来到门前。那男子约40岁左右,浓眉大眼,白净脸,身姿微胖,留着短平头,身穿黑色运动服,足蹬白休闲鞋,脖子上架着一个男孩约七八岁。后面跟的女人,也不过三十几岁,穿一身白花布的连衣裙,长发披肩,面相白晰,眉清目秀。一到门前听到屋内是她母亲说话,就在门外高喊:妈,你真是,屁大点事你就到处乱跑,跑到人家这儿干啥呀!

 

男子放下肩上的孩子:叫,叫你奶奶,回!

 

我一看心里想这是救星到了,赶忙招呼到屋里坐。

 

这才好呢,老娘前头走,儿女们后头跟上,多么有福气。

 

说的那女人脸上上有了笑容。

 

男子说他一路打听,驱车赶来山前,觉是路面窄小不敢开了,才步行找到这里。

 

我说:娃你来得好,你说,你们为啥事吵吵闹闹,让你娘不开心,跑到这荒山老林里找你老爹老妈兴师问罪。

 

男子拉住我的手到一旁悄声说:叔,你不知道,她想让我们再生一个孩子,跟我们闹别扭,我很为难呀,眼下一个都养不过,如再生个男娃咋办!一年要花几万元,将来读大学,找工作,买房,买车,说亲结婚,得花多少钱财……

 

噢,原来如此,说的也是啊!走,进屋说话。我拉着男子进屋道:你几位老人好亲家,听我一句劝,娃几十里赶来了,你们都上九池去,俩家本是一家人嘛,有啥话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明天正逢中秋节,也难得团聚一次。

 

小俩口几乎同声叫着爸妈说:走吧,快去坐车,别打搅刘叔家了。

 

那城里妇女绷着脸说:山里有啥好逛的,况且路有小!

 

我说:路没事,今年每天几十辆上去旅游,五一黄金周日有四五百辆车哩。

 

她女儿强拉硬扯才跟着出了门。

 

这时走在后头的方老头手拍了一下我的肩头笑道:刘老哥,给你添麻烦了,闲了来九池逛,有客就带我家里来。

 

我才准备与人握手,忽听睡房门敲的咚咚响:都八点了,大晴夫,快起来晒谷子!

 

我一头拾起来掀开窗帘,中秋的朝阳已照射到院子,桂花的香气扑进窗来,沁人心肺,这立刻令人清醒了许多,回想起刚才发生的故事原是一场秋山奇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