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高处生长的人们

秋天自带光芒 一茎残荷、一片落叶、一声虫鸣 以及静坐时翻动书页的轻响 哦,一个果壳自动炸裂 秃裸的树枝似乎领会…

秋天自带光芒
一茎残荷、一片落叶、一声虫鸣
以及静坐时翻动书页的轻响

哦,一个果壳自动炸裂

秃裸的树枝似乎领会了季节的神祗

带着神秘的光,从容下坠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而我,请你赞美

在温柔的土地上,默默地

向高处生长的人们

by:莲叶

图片图片:蘸水笔(是我门前小池荷叶的样子。)
红薯

久违的阴天。相比前几天,略微舒服了一点。
早晨煮稀饭、红薯。红薯是陈雪飞的奶奶昨天没卖完,她来接陈雪飞回家,就留给我了。我推辞,她不由分说,用塑料袋给我装了,放屋里了。
红薯隔水蒸,很甜,吃得有点停不下来。今日告诉她红薯好吃,她马上说:“您吃完了,我再给您带。”
“哎呀,不用不用。这多不好意思,我只是告诉您红薯好吃。”我连连摆手。在我想来,人家给你东西了,好不好,你得反馈一下吧。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自己种的,又不出钱买。我们还不是吃过您的东西。”她笑。(初夏,妈妈的黄瓜结了很多,她家的还没有长出来,我摘过几条给她。)
昨天在幺婆那摘了四个小茄子,紫色的,好看。妈妈家也有茄子,但妈妈家的茄子没幺婆的好看。幺婆家的茄子皮光溜溜的,妈妈家的茄子皮麻麻的。
闲扯
闲翻汪曾祺的《人间邂逅》,一些短篇,我还真说不出那是小说还是散文。《侯银匠》《晚饭花》《礼俗大全》……很小的故事,很淡的笔墨,只是很随意的书写,读来舒服。
不喜欢刻意地拔高,不喜欢假模假式的做作。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真诚地记录。其实,最初的那两年,发表的还真不少。《诗刊》《青年作家》《星星》《草堂》《芳草》《诗歌月刊》《诗潮》……那时的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写了就投出去。有人问我怎么发的,我说撒网呀。写了就发送邮件,中了就中了,没中也不损失啥。这些年,写的时间长了,发表却是越来越难。(好在每年还能自然投稿上两三次。)后来,听见别人说什么圈子,知道自己并不适合。(又或者是自己没以前写得好了。)
不适合也好,那就老老实实地写——写给自己,写给喜欢我文字的人。
写到这里,忽想到中午HD、XQL她们在一个小群里的聊天。她们说到这次湖北鲁院的高研班,说到我。嗯,我感觉这些离我很远。毕竟,作为一个乡下人,一个中年的妇人,你还指望什么呢?
我的指望很现实:一家人平平安安,孩子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比我们体面的生活,足矣。
人这一生,能够诚实地活着,大约也是不易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