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九日记

昨下午,芷涵培训结束,然后她一个劲儿要我给安安班主任发信息,说想要妹妹回家。我说我不想发信息给班主任,说班主任…

昨下午,芷涵培训结束,然后她一个劲儿要我给安安班主任发信息,说想要妹妹回家。我说我不想发信息给班主任,说班主任肯定忙,打扰他不好。

“下次她打电话回来我一定给她说,要周六晚上回家,那样周日我们还可以一起吃早餐。”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与她一起在“沪上阿姨”等奶茶时我这样说。

这样说的时候我开始梭手机,发觉安安班级群里有二十几条信息未读,点进去看,原来是安安班主任在班级群里发信息,说走读证办下来了,请家长回复,晚上十点去接孩子。

“哈,你看!”

我把手机递给芷涵。

“你看,你看,我又心想事成了。”她指着我的手机,笑意盎然。片刻,她又说:“先看见了我就等会再来买奶茶啦。”

“那能不能先不取,等妹妹放学后再来。”

“我钱都付了,肯定不行了。嗯,那我干脆再买一杯,拿回去放冰箱里,等她回来一起喝。”她边说边走到营业员那边,告诉他们再来一杯。

——有个姐姐真幸福啊。

九点四十五,芷涵、邹先生、我,一起下楼,出发,接安安。

几分钟后到达学校,校门口已是人山人海。

“我们就站这里,我们以前的车一直停这附近的,反正到门口去你也看不见她。都穿校服,都一个样子。”邹先生说。

我看了看旁边高高的立柱,与芷涵停了下来。

十点过七分,她还没有出来,我不免着急起来。

“她该不会看不见我们吧?干脆我去门口看,你在这里看好不好?”我这样对芷涵说着,一个人走到离校门口很近的地方。

大人们站在两侧,孩子们如潮水般涌出。我睁大眼睛,唯恐一个错眼,安安就走过去了。

“妈妈。”

十点十分,安安拖着行李箱走出校门,还是她先看见我,喊我。

我连忙去接箱子,带着她走到大立柱那,告诉她以后我都在这里等她。

“今天我们等了你二十分钟。”芷涵对安安说。

“哦。我今天去寝室拖箱子了,把以前带去的东西都拿回去啦。”

“姐姐给你买奶茶了。”我告诉安安。

“啊!啊!真的啊?太好了!”安安乐了。(奶茶有这么好吗?怎么女生都喜欢呢?)

“你周六是不是去跳舞了?”我问。

“嗯,就大课间的时候去试跳了一下。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老师在搞选拔。说选上了才可以。”

“那你选上了没有?”

“不知道呢。”

“哦。那你们班去了几个人?”

“三个。”

“那他们以前跳过吗?”

“跳过。”她说,“妈妈,我决定了,我以后就以跳舞为专业。我不想学医了,我听人说,学医最少要读八年。八年呢,读的时间太长了。我大学就修双学位,和硕士研究生差不多吧。我想了的,我主课还是修大文大理,然后再修一个舞蹈。”

“啊?”我一愣,“跳舞啊……你想和你老师一样,以后开舞蹈培训学校吗?嗯,跳舞年轻还行,老了你做什么?”

“不,我不和她一样。我不想教小孩子跳舞。我……(估计还没想好,没说出啥。)嗯,老了做什么?老了再说啦。”她停了停,又对我说:“妈妈,你知不知道,我们班有个同学四点钟就起来去卫生间搞学习。听说他妈妈给他买了一个灯,还给他上了闹钟,就每天早上四点钟把他闹起来。”

“啊?!”我看她,不敢相信。

“哎,真是没法,太卷了。”她边说边摇头。

“我上次给你送饭去,我旁边的妈妈一直在说伢的成绩,好紧张的样子。嗯,我觉得我跟别个妈妈比起来,真是太那个了。”我笑,“她说你们这个月二十七号考试。真不知她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嗯。”安安看我一眼,“这次考试了估计就请家长去学校。你放心,我会努力的,不会让你很没面子的。哎,只是考试只怕又要遇上……”

“那没法。你得调整好自己,女生嘛……”

今早吃早餐,我与芷涵说起安安说长大了想专门跳舞的事。(老母亲是忧心忡忡。)

“你不听她的,她一天一个想法。前几天还在说学医,谁知道三年后她想什么?”芷涵这样对我说。

“嗯。”

这会想起来,不禁笑了。想起芷涵,高考后填志愿,除了第一志愿不是师范学校,其它都是。结果就被第一志愿录上,学校好是好,但后来她读大学时就报考教资,接着考了编制。

——是谁说: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