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宝贝,后来也就是个摆设尔

俗话说“搬家三年穷”,我平生以来搬家次数粗算起来也有七八次,每次搬家时都要扔掉一些可要可不要的东西。尤其是我人…

俗话说“搬家三年穷”,我平生以来搬家次数粗算起来也有七八次,每次搬家时都要扔掉一些可要可不要的东西。尤其是我人生中的两次“破产”,都是两手空空走出从前,也是穷到家了。这些年,我在江南山中过着极简生活,尽可能不让那些没有灵魂的家具或摆设挤占我的室内外生活空间,就连园子里的花草植物也多是近处寻来,有些绿意能开花,让我感知到四季变化就好。

尽管如此,近日我闲来整理家什,仍强烈感觉到:还是有许多东西终是无益,反而成了生活累赘。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在人生旅途中,一路上都会有发现,每个时期都会有些小爱好,往往因一时喜欢,不惜费时费力又费钱买回来一些“宝贝”。有的当时愉悦了自己,仿佛觉得攒下了“宝贝”。时过境迁,再回首这些“宝贝”品之无味,弃之可惜。于是,置之高阁,任凭灰尘覆盖,从四面八方买来的“宝贝”终究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挤占自己的生活空间,实则成了无用之物。

我在合肥曾遇到一对老夫妻,他们退休前都是处级干部,女儿在国外,儿子也很有出息。老俩口要去敬老院生活了,只给了一间房,太多的东西带不去,他们找我希望把有用的东西捐给山区学校。我去他们家时每间屋子都满当当的,似乎这屋子住的是各类家具与玩物,两个大活人只在逢隙间游走。后来,我联系了山区几所学校,甚至找到一个教体局局长,他们看了那些实物图片后并不热心,笑着问我:“你看这些东西往学校哪儿放呢?”掐指算起来,那对老夫妻若还活着也有八十多岁了,估计他们那些“宝贝”还挤在老屋里。

寻常人家一路上纵容自己的爱好,花费过多的精力与钱财买回那些挤占自己生活空间与时间的摆设,自己老了处理不掉,死了也是后人眼里的一堆垃圾。这还扯不上“玩物丧志”,我就见过许多官场、商界精英名流,因为玩物过头,毁了事业与前程,也是极可惜的事情。

我第一次见到北极熊,是在合肥一家商会老板的私人住所。那天吃晚饭前,他带我去参观私人收藏品。别的已没什么印象了,存在玻璃罩里的“北极熊”倒有印象,原来常在屏幕上见到的北极熊竟是个宠然大物。老板跟我介绍,这具北极熊完整标本,是自己去北极游玩时买的,当时仅通关入境就费了许多周折。请人专门做了个密封性能非常好的玻璃罩,里面长年低温。他还告诉我,一头成年雄性北极熊体重在300-800公斤,头体长可达2.5米,雌熊在150-300公斤,体长1.8-2米。

那天晚上在他的私人会所吃饭,他善饮能言,一直讲自己的各种收藏,似乎每件收藏品都有过曲折的经历,价值连城。我问他耗费30万元买那北极熊有什么用场时,他说:“霸气,威严。人无我有,世所罕见就是宝物。”没过多久,那位老板辗转托熟人向我们借款“过桥”,愿意拿“北极熊”等收藏品抵押。当时,我爱人外贸工厂也岌岌可危,挪不出闲钱援手他。后来,听说他了,欠外面不少钱,还有别的事。

我见到过最大的一株金丝楠木粗端直径达60多公分,树长30多米,那是一个做混凝土搅拌的老板场里。他请我到自己从皖南全套移来复建的古民宅吃土菜,窗外是江北风景,室内依稀闻到江南樟木香。老板自说高考落榜后,一度学过木匠,酷爱高档原木。这些年除了从皖南全套买下七栋老宅子外,就是去云贵川大山里寻找金丝楠木树,选中讲好价钱便从当地雇人伐倒运回来。最难的是一棵长在人家院子里的金丝楠木树,伐倒后用最长的吊臂车越过房顶吊运出来。那时候,他已从东阳请来十多个手艺人,精心雕刻金丝楠木家具,件件闪亮发光。他去过我爱人工厂,可能私忖省城那么大家产的人家,配得上这些金丝楠木家具,所以对我们很客气。

没过几年,这位老板资金“暴雷”,上门讨债者围堵住厂门。那时建筑市场火热,他的混凝土占据一方市场,供不应求,怎么一下子出现资金断流?我了解到他因为酷爱高档木料,这些年仅花在买类似金丝楠木原料上便花了五千多万元,再赚钱的水渠也被他这一“爱好”抽干了啊。我曾看到过的那金丝楠木抵债,债主以极低价格贱卖也无人接手。世间上所谓的“宝贝”,皆因为人的喜好而变成了宝贝,其实并无什么用处。我曾到法国南部港湾尼斯附近的戛纳小镇,误踩了地上一长串电影明星们的手掌印,走进当时法国总统老婆开的珠宝店,件件标的都是天价。不喜欢,珠宝也就是块好看点的小石头,金丝楠木当柴禾还不如映山红好烧。

官员因“爱好”自己玩,别人投其所好,结果进去了的事情彼彼皆是,不说也罢。原本是人中龙凤的官商界精英因为纵容自己的“爱好”,中了那句古话的咒:“玩物丧志”。仗着财大气粗,不惜一掷千金买下自己的“爱好”,充得一时的威风与霸气,人前摆个阔争个面子,时势转运一场空,自己那些收藏品贱卖或抵给了别人,成了别人的玩物,自己身陷险情绝境。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天上掉馅饼、一夜暴富的传说永远是那些别有用心者散布出来的故事,局外人千万别当真,指望某天捡漏收了件宝贝,后半生就高枕无忧了。在人生路上遇到入眼入心的东西,要淡化据为己有的心态,喜欢就多看一眼,看过即为拥有,无须负重背回来。假如还想念,再去看看就是了。那些“宝贝”别人也不能当饭吃掉,不论你去还是不去,它们还会在那里,顶多从张三手里转到李四家里了,王二麻子扒窗户上在瞧,你排个队跟着看一眼也就行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