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村苌氏陵墓“六龙碑”的传说

无极县高村是一个只有六百多人的小村庄,位于无极县城东南方约一公里处,该村名为高村,实无高姓人家,唯一姓独大,那…

无极县高村是一个只有六百多人的小村庄,位于无极县城东南方约一公里处,该村名为高村,实无高姓人家,唯一姓独大,那就是苌姓,约占全村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随便聊聊的图片

 

苌家墓地位于村西南0.5公里,占地面积约三十亩。据村中老人们传说,该墓中原有高大石碑十二通,至“文革”时,只留下一通“六龙碑”矗立,因属于“四旧”被拉到。当时苌姓村民为了保护此碑不遭破坏,就采取了就地深埋措施,然而,这一埋就是五十多年。

二零二二年春,无极县为了把县城建设成一个美丽富饶,具有新时期现代化规模的新县城,决定扩城修路,开通从县城东环,途径角头、里家庄、正村、甄村等村一直通往石黄高速无极路口“国道338线改建工程”,该工程正好经过高村西南苌氏家族墓地,并把墓地南北向一分为二隔开,从埋碑处经过。如不及时挖出,压在路下,该祖碑将永世不得翻身,断绝苌氏后人对该祖碑的认知。于是,苌氏族人觉得,趁还有部分知情老人健在,知道埋碑地点,必须把碑挖掘出来,以妥善保管维护,使祖碑重见天日。因此,苌姓村民立即启动挖掘,结果,由于埋藏年代久远,大体位置明晰,准确位置模糊,找了两天才找到,并与农历三月二十八日吊出,立于原碑偏东北方向约二十米处,恢复原貌。

 

 

笔者闻听后,于近日会同县历史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耿兵海先生一并前去探访瞻仰。但见该碑立于碑座赑屃之上,赑屃碑座体型硕大圆润,为青石质,直径1.3米,高0.53米,重约2.1吨,风化较轻,除头部残缺外,其通身基本完好。碑体通高 3.46米,宽1.1米,厚0.31米,重约3.46吨。该碑材质为砂质汉白玉,石质结构稍显疏松,风化较重,整个碑阴碑阳部分,均出现大面积脱落,唯独碑阳左上角巴掌大一块和左下角拳头大一块尚存字迹。左上角留有二十来字,左下角落款处留有三字为“杨荣刊”(刊:刻、勒之意)均清晰可辨。

 

 

纵观该碑,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奇特现象:一是如此雄伟之碑,碑头和碑身竟为一块石头雕刻而成,身首合一,实为少见。二是同为一石,风化程度堪称身首两重天,碑身风化脱落十分严重,千余字碑文,只剩二十来字。而碑头无论是六龙高浮雕纹饰,还是阴阳碑额所刻字迹则几乎不见风化,非常清晰,碑阳额刻“苌氏先茔之碑”,碑阴额刻“苌氏宗系图谱”各六字。

 

 

该碑尤其让人震撼的是碑首高浮雕,竟是六龙蛟腾,六条龙首分别雕刻于碑首两侧,龙头较小,龙口向下整齐排列,龙身合为一体,绞于碑首上方,六龙小头巨身,呈蛇首蟒身状,龙体绞身正中碑额上方出现的小三角处,刻有一如枣大小“六龙戏珠”的火珠,火珠右上方放射飘动着火云纹,整个图案雄浑壮阔,动感霸气。

据该碑形制,可谓大有来头,但憾无文字可考,不得其碑要领。千余字碑文,只留二十来字,犹如牛身之一毛,难生见一斑窥全豹之效,所以无法考究该碑年代、来历及文化内涵。

当问及该村老者,听说过历史上苌家出过什么高官或功德之人时,都说没听说过,经查史料亦无记载。然而,就衍生出了另外一说,说这个碑不是为个人而立,而是为全族而立,笔者认为此说实不可取。若祖上没有官宦功德之人,何来六龙雄碑,据有关资料记载:雕龙碑实为圣旨碑,民间称功绩碑。凡是经皇帝御批的人和事都可以立雕龙碑。如科举、任命、表彰、贞节等,但前提必须御批和钦点,否则犯死罪杀头。据此推断,该碑要么是功德碑,要么是记事碑,要么是标名碑,绝非一般普通碑,虽碑阴额刻有“苌氏宗系图谱”六字,应该是碑阴巧用,刻上了宗祖谱系,仅凭这一点,不能就此判定为该碑是为苌姓家族而立。

 

 

正在郁闷之时,在反复询问下,一位苌姓老者名苌中亮,讲述了一个他小时候听到该碑来历的故事,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苌中亮,现年七十九岁,他说:他在上小学时,听他的班主任翟老师(翟月娇哥哥)讲过关于苌家墓六龙碑的来历,翟老师是这样讲的:相传在古代,高村一苌姓男子,到了男大当婚年龄,娶一女子为妻,婚后夫妻和谐,相敬如宾,恩恩爱爱,不久,妻子就怀胎有孕,全家欣喜,期盼又一代小生命的问世到来。正在这时,偏偏喜过悲生,丈夫一病不起,几月毙命。妻子无奈,带肚改嫁,嫁于山西一个人家,时间不长诞一男孩,夫妻俩精心抚养,教子苦读,亦或是由了寒门出贵子的应验,这小孩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副富贵之相,且自小聪明伶俐,记忆超人。后终不负父母厚望,寒窗之苦,三考及第,乡试得解元,会试得会元,殿试得头名状元。受皇帝钦点,恩赐状元为祖上树碑立传,以表其功德,状元遵命回到山西家乡为祖上树碑。一切准备停当,就要动工,在那还没有起重机的年代,全凭人力,欲立如此巨碑,亦可算得一项宏大工程,为求吉利,按照传统兴建习俗,事先都要在施工工地竖起一杆红旗,以镇灾避邪。然,就在状元亲临现场督办竖旗时,遇到了麻烦和蹊跷,旗杆怎么也立不起来,不这么倒下,就那么倒下。状元认为,这是不祥之兆,因此,心添烦乱,忐忑不安,唉声叹气。回到家里,母亲见他闷闷不乐,心想:如此好事喜事,为何愁眉苦脸,便问道:“儿子,怎么啦!为甚这样不快?”

状元若有所思地答曰:“这事好奇怪,竖碑现场欲立一杆红旗,以求福祉和吉利,不知为何,旗杆怎么也立不起来,因此感到晦气,征兆不祥,故心情沉重。”

母亲听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娘告诉你吧!娘不再瞒你了,估计是不是皇上神明,老天有眼,为你立碑错误而使绊。

状元说:“啥!我为祖立碑,是遵皇命,错从何来。”

母亲道:“可能是因为你立碑没有立到真正的地方,皇上天子和老天在提示、点拨你,要你把碑立于你原本祖籍处,所以,竖旗不立。”

状元道:“此话怎讲,快速速明示。”

状元娘说:“你嫡系祖宗不是山西,血脉根源在河北无极县高村苌家,把碑立于高村苌家墓地就对了,因你是苌家后代根苗,这样或许旗杆就会立起来了。”接着母亲就把她如何怀孕,父亲如何去世,又如何带他改嫁山西的经过慢慢晓谕了状元。

状元这才大彻大悟,认祖归宗,依照母训,把碑运回高村,立于苌家墓地之上。此传说,虽无据可考,但状元对应“六龙碑”,道也有点级别相当,情理相合,据此,或许传说便是本真,因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往往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根脉和谱系的口头记载,可谓话出有因,传承有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