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虫吟

农历八月初八,我又回到故乡,特别喜欢村庄清朗的秋夜,天上有明亮的星星,地下有婉转的虫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柴草…

农历八月初八,我又回到故乡,特别喜欢村庄清朗的秋夜,天上有明亮的星星,地下有婉转的虫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柴草味道。“叽叽叽”“啧啧啧”的虫鸣犹如一波波潮水涌动,任何一场人类的交响乐也比不上秋虫的合奏。故乡最常见的秋虫有蟋蟀、金钟、油葫芦、蝈蝈、蝼蛄和纺织娘等。

吃完夜饭,父亲上街抽烟去了,母亲坐在院子中间的一堆苞米堆前剥玉米,将干净的苞米袄叠好,用剪刀捋齐整,再扎成整齐的一捆。我独自来到墨水河畔,高低起伏的虫鸣让我突然意识到一年的大头儿已经过去了,寒冬近在咫尺。找临水的僻静处坐下,屏息静气,侧耳倾听,耳畔虫鸣阵阵,或急促或平和,像银铃慢撞,似琴弦轻触,如一场浪漫唯美的演奏会,整个身心都沉浸在这醉人的旋律之中。心融化了,筋骨也融化了,融进了一个妙不可言的境界,闭目静享这一纯净时光,内心静谧如水,仿佛能够感受到大自然的胎息。

 

随便聊聊的图片
水中有我的影子,也有树和星星的影子,点一支烟,沐浴在秋虫的幽鸣中,心里的褶皱仿佛被熨斗烫过一般舒展开来,心里眼里一下清亮了起来。我喜欢这样无拘无束的秋夜,可以摘下面具,卸下包袱,没有虚与委蛇,没有争名逐利,可以在时间的隧道里逆流而上,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那些唾手可得的虫鸣和层次分明的秋色过电影一般浮现在脑海。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在悠远的历史和广阔的天地面前,渺小的我们不就是一只小小的秋虫么。不知不觉已经从懵懂少年变成了一位中年大叔,事业干得不温不火,肩上的担子也被生活压成了月牙形。长辈们一个个归于尘土,我也身体发福,阴雨天的时候,关节也隐隐作痛了。于是不再喜欢灯红酒绿、推杯换盏,喜欢在这样一个光影暗淡的秋夜,聆听一曲曲昆虫的合奏,高声、低吟、独歌、齐鸣,或嘈杂宏大,或清丽婉约。闭上眼细细体会,能够体味出欢快、沉重、宁静、跳跃,昆虫的叫声里何尝没有人间的喜怒哀愁。

 

 

图片
“嘘嘘——啾啾”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口哨声,借着淡淡的月光我认出来者是俺村的“冬子”,他精神受过刺激,昼伏夜出,每天都在河边溜达到深夜,吹口哨、学鸟叫,他离人间远了,离自然却近了。草窠间的虫子短暂停顿之后,同冬子一起合奏起来,我起身试着唤住冬子,却又不忍心打破这难得一见的天籁之音。

我聆听着,欣赏着,陶醉着,凝思着……,月光下的我仿佛也变成了一只秋虫,我用双手做喇叭,朝山谷深处呼喊,回音阵阵,我心中突然闪过一道光亮。人生的暮秋里,我们难道不应该努力发出自己的歌声么,歌唱宁静的月夜,歌唱苍茫的秋色,歌唱美丽的村庄,不坠青云之志,不移白首之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