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都说女大十八变,其实,寄身天地间的万物个个都在岁月中潜滋暗长,丝毫不差似百变神通的女子。就连我山间园子里这个南…

都说女大十八变,其实,寄身天地间的万物个个都在岁月中潜滋暗长,丝毫不差似百变神通的女子。就连我山间园子里这个南瓜的变化也是眼花缭乱的。

今年春上,我在屋后葫芦塘边用胳膊粗的香樟树枝捆扎了一道栅栏,既“挡煞”,也防止小狗狗们丢进池里。顺手移几棵南瓜秧子栽在栅栏边,瓜还未结,藤子已扯满了栅栏,倒也好看。花开花落,并不是所有的花落都会结瓜,大慨四五朵花才能结下一个瓜。天长日久,塘边栅栏上竟长出了十几个瓜。天天看得见瓜在长大,总会有一些喜悦。

随便聊聊的图片
炎炎盛夏,攀上树桩上的瓜藤末梢开了一朵花,那朵花落结出了一个小瓜。人常说秋后结大瓜,这个迟到的南瓜虽然不算大,却是这一年轮里最后一个瓜了。有些旧友到我这来,眼见栅栏上的南瓜,欢喜着就要上前摘下。幸好,我早有准备,搬出从山上买来的南瓜塞进他们车里。我希望这塘畔早熟的瓜儿多陪陪这迟来的小瓜一些日子,它们虽已装点了岁月,也顺便温柔一下小瓜的梦吧。
前几天,我请山中邻居们来居所吃饭,他们在园子里拍荷、拍瓜,不时听见笑声,“又是一个人鸿运当头”,那准是谁的头又碰到了那个南瓜。小瓜来得虽迟,仿佛担负一项特殊使命:该低头时要低头。碰到高昂着头的,这瓜儿在不经意间敲下人脑瓜子,惹得一阵笑声。

秋后并未结大瓜,这只小瓜却在我的心目大了起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