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

上周池子里那朵莲花绽放,我以为是这一年轮荷池里最后一次灿烂了。 我流连忘返了许久,心生不舍。这一别并非两宽,莲…

上周池子里那朵莲花绽放,我以为是这一年轮荷池里最后一次灿烂了。

我流连忘返了许久,心生不舍。这一别并非两宽,莲花落幕惜别了一个漫长的花季,我要穿越寒冬等待来年春风春雨中再见莲花,却未必就是旧时相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此后好多天我都未走近荷池,见证了那一池莲花绽放,惜别最后一朵莲的花开,欣赏了她的美丽,却缺少勇气目睹她慢慢的憔悴、凋零。

今早,我去池里提水浇韭菜地,忽然间又见一朵莲花开,花虽相似,却并非是那一朵莲花。她的近旁有两只莲蓬,还有半枯萎了的一片荷叶。蓦然间意识到,莲花的生命并不是一朵朵花,泥土里一节节藕是她们的生命起源,荷杆成了花与藕未曾割断的“蒂带”,荷叶也好,莲花也好,都是同根同命,犹如人的身体发肤,只是将所有的美丽都给了一朵朵莲花。

我们爱莲,往往只是喜欢最艳丽最芬芳的莲花,而忘了其他。民间俗话都说有一种爱叫“爱屋及乌”,追溯到《尚书大传·大战》就是“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意思是爱一个人连与她相关的人和事物都会喜欢的。爱莲花的人都不是俗气之人,若是真爱莲花,自然亦会爱莲藕、荷叶,甚至是滋润她生命的水、土,还有这湛蓝的天空。

这么想,荷花凋零,荷叶枯萎,又有何妨?不都莲之生命一个完美的过程嘛。如此看来,我还是个俗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