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子

园子里有棵老枣子树,树干有小脸盆般粗细。我刚来时树身满是裂纹,春天开不了几枝枣花,秋天结不出几粒枣子。有人告诉…

园子里有棵老枣子树,树干有小脸盆般粗细。我刚来时树身满是裂纹,春天开不了几枝枣花,秋天结不出几粒枣子。有人告诉我这是山东枣农淘汰掉的老枣树,当盆景卖了过来。我曾在合肥近郊看过几车这样老枣桩,当时欲买回我爱人工厂里栽种,全当是盆景园。后来,吊运、栽种确实麻烦,便没买。辗转到了江南山里还是遇见了老枣树,当然不会挖掉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可能是我连年松土施肥,平时勤浇水,这株枯萎了的老枣树一年比一年长得好,去年结了一树枣子。枣粒不大,却很甜,我与四面八方飞来的鸟儿共享一树红枣,皆大欢喜。

又是秋风劲吹,老枣树上的枣子熟了是个模样,外表光洁,向阳的一面颜色略红,粒粒饱满,咬一口脆生生的,再咬一口始觉有种由远及近的香甜。枣子红透了又是一个模样,无论是向阳还是背阴,通体红透,那股熟透了的红像是要滴下来。手里捧着,手心红了;揣衣服兜里连衣服也会染红了吧。吃一粒,入口即化,就像吞了一口野生蜂蜜,从嗓眼慢慢的流经肠胃,抵达心田,整个身心都沉浸于甜蜜里。忽然睁开眼睛看看自己:会不会已被大红枣儿由内而外的浸染成红色了。

这个早晨,我被园子里这几粒红枣惊到了,像是年轻时候心仪已久的女孩忽然迎面向自己走来。江南的秋深了,若是走出这园子,走进深山,走进深秋,满山野里芭蕉、栗子、枣子,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果实,都是秋天的遇见。那时,该是怎样的幸福啊。很多人可能都不敢确信:穿越了江南的秋天,遇见了所有的美好,自己还会不会是一个人呢?

即使还是个人,身上应该也有几分仙气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