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英雄

可能是青春年代阅读军旅文学的原因,骨子里有着英雄情结。作家笔下英雄,从兵开始,兵车行……我对这一时期的军旅文学…

可能是青春年代阅读军旅文学的原因,骨子里有着英雄情结。作家笔下英雄,从兵开始,兵车行……我对这一时期的军旅文学,局限于在军内引起过强烈反响的作品,局限于在全国获了奖的军事题材的作品。那个年代,阅读定位《解放军报》和《小说选刊》,没有读过诗和散文。小说和报告文学不管是悲情的,还是芳香的,卷前卷后,让我唏嘘艺术的打击力,无以伦比。知道军旅诗人李发模的其人其诗还是我的同年兵里的诗人刘干事周未从总队宣传处穿着胶鞋,顶着星河的街灯来到我的宿舍,面对台灯稿纸,端坐着,清了清嗓子,我直楞楞地看见他瘦而尖的喉结,上下滑动。刘诗人,本身瘦,正对一灯一人一床,朗诵李发模的诗。从他的声音里,知道李发模,但是李发模的诗,我读得并不多,可能我不是诗人的原因。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史光柱作为英雄年代,我和史光柱穿着相同的军装,并在1984年,我在兰州军区体育馆的前排,聆听老山前线英模报告团的事迹。过去和今天,我仍然记得那次英模报告会:质朴灿烈。我还记得有一个青春很绿的女兵,花一样地坐在我的旁边。这是我的军旅六年,第二次见到女兵,深藏内心深处的一句话——很爱这身旁的女兵,当然,我也爱英雄。

 

史光柱的英雄事迹,席卷全国,写他的文章,铺天盖地,但以《云南日报》记者左超这般去写史光柱的文章,屈指可数,到底是党报名记,文辞优美,情感真实。毕竟是党报,左超对英雄史光柱的爱情生活,没有着墨,早在1986年的春节,史光柱收到过一封北京姑娘的求爱信:“我叫张晓君,今年23岁,大学刚毕业……我愿意做你的眼睛。”

 

从硝烟战火中下来,做了诗人的史光柱,读过他的一首获奖诗歌《路》,充满信念。“诗者,志之所至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夜读英雄,它是一种博大,我在灯下,找回宇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