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岩pyq都写了啥?

点咖啡人多的时候会问名字。我都习惯地说“wang”。已经小一年了,只有两次拼成了“wang”,一次是在hill…

点咖啡人多的时候会问名字。我都习惯地说“wang”。已经小一年了,只有两次拼成了“wang”,一次是在hillside,收银应该是一位华裔美少女;一次是在ubc,收银是外国帅哥,但考虑ubc是中国XX大学,应该不足为怪。其他时候,我有时是watt,有时是wong。前几天教授说发现我的邮箱用的是Horace,问我是不是英文名。还是读硕士时用的英文名,但因为Oliver读成“凹ra兹”,我就很少用。前天去点咖啡,想起这个名字,但是收银打出的是horis。我想我的发音应该没救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自来维多利亚以来,一直都是买去骨鸡腿肉炒鸡丁。前段时间研究麻辣手撕鸡时,买有骨的鸡腿。然后发现,6个有骨鸡腿一盒只要2.5刀左右,而6个去骨去皮鸡腿肉一盒就要10刀左右。相当去一骨和皮的工艺费要1.25刀。昨天毅然买了有骨鸡腿,自己去骨,如果成就一门手艺,说不上还能开辟第二职业。而每去一骨,心心念念就是省下三分之一杯咖啡。

附近有座小山,我一直以为我住在山脚下。最近发现,其实我住在半山腰,只是出门要走很远才开始下坡路。今天要下山去买个菜。脑子里忽然循环“老和尚下山去化斋……”

去邮局取快递。前面一个美女出示uvic的onecard被拒,在一旁翻包找ID。然后轮到我,也是拿出onecard,然后也被拒了。我又拿出护照的copy给邮局小哥看,他说还需要一个有收件地址的信封。恰好昨天收到税务局的信,中午出门时一起被我收纳到背包里,拿出给他看。就把邮件给我了。而旁边的美女还没翻出有效证件。

在奥莱,我拿着一个女款包要去结账,一个老大爷拦住我,提醒我这是women用的,我说for my wife。他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大概因为自己太丑了,复印店的美女不愿意为我服务,吧啦吧啦很多我听不懂的,就是让我自助复印。我只好去电脑前注册,捅咕半天,过来一个小帅哥,主动帮我复印了。

洗手时一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缕白头发。何其长忧苦,一夜白发生?仔细一看,不是白头发,而是没有头发,灯光之下,若似白头发。现在倒宁愿是白头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