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炖鱼吃

周末,安安推迟一个小时上学,她得以多休息一会儿。 我跟着沾光,也迟了一点儿。 六点二十,起床、洗漱,马马虎虎地…

周末,安安推迟一个小时上学,她得以多休息一会儿。

我跟着沾光,也迟了一点儿。

六点二十,起床、洗漱,马马虎虎地抹一把脸,涂润肤香,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小块新鲜肉,切细丝,想着给她下一碗肉丝面。

——可惜,没有我想象的效果。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去学校的路上,想起她与我说过周六有一节舞蹈课,问她跳了没,面露微笑,答曰:跳了。

如果一个星期能有一小段让她放松的时光,那真是很好的。

 

想起她读小学的时候,五分钟、十分钟就可以搞定作业,然后就是去学校操场上滑旱冰,围着跑道翻前翘、后翘……与小朋友一起玩,大喊大叫,快乐是很多的。现在大了,却很少看见她开怀大笑了。(我们都一样。)

 

回转时给芷涵带一个锅盔作早餐。

锅盔很香。

贴锅盔的男子很年轻,(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岁)一双大手红红的。很佩服贴锅盔的人,那么高的温度,手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薄薄的面饼贴在烧着炭火的炉子里,想来初学时也被烫过不少。

我们这有句俗语:条条蛇都咬人。想想也是,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八点十五分,我还在楼上做清洁的时候邓希一就过来了。紧接着,陈雪飞也到了。稍后,是胡祖航。

他们今天比昨天来得早。

胡祖航今天主要是完成数学作业。他这两年一直补课,比刚来时成绩还是提高了不少。只是英语这块,他告诉我老师讲的课他完全听不懂,说老师在课堂上全英文,他不知道在说什么。

“还不如你给我讲。你讲的我还能听懂一点。”

这是他的原话。

“听不懂也得听。你最少看见这些单词要认得,否则,你怎么做题?”

邓希一是个秀气的小女生。嗯,陈雪飞也是。但邓希一动作迅速,陈雪飞做什么都是慢腾腾的。为这,我没少凶她。每次凶过之后,我又疼她。

总体来说,两个女生的成绩都还不错。我希望她们俩再努力一些,争取在班级拿到前几名。

 

邹先生早上去忙了一阵,回来后又去钓鱼了。

忽想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小叔子与他说过多次,要他与他侄子一起去现场。这家伙,时去时不去,我问他为什么?说侄子也是这大的人了,他一天到晚跟着,他不一定喜欢。又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他又不会说话,也说不好什么。他在家的时候,那对讲机就在桌子上,我时常听见里面小叔子与两个司机的声音,得以知道他们在哪忙活。

很多次,听见小叔子约饭,大都在小餐馆,这让我觉得做一点事真是很辛苦的。

 

中午吃炖鱼。

一条鲤鱼,一条鳊鱼,一条翘嘴,煎至两面焦黄,放姜末、醋、生抽、豆瓣酱、胡椒粉,加小半个白萝卜,还不错。

天天吃鱼。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