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奢侈的时光

周末的早晨,睡到自然醒,不出门,倚在沙发上和群里朋友聊天。 每一季的秋,我们都在不同的地方合影,曾一起在园里采…

周末的早晨,睡到自然醒,不出门,倚在沙发上和群里朋友聊天。

每一季的秋,我们都在不同的地方合影,曾一起在园里采摘芳鲜圆绽的葡萄,曾一道在山间听流水闻鸟鸣,曾一起夜游古城,也曾一起把酒东篱……手机里存着N多张的照片,记录着一起走过的日子。

朋友说,这天就适合睡觉喝酒加怀旧。

群主立刻表示,要不今天就约起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可是可是,这临时起意怎么行,我今天早已有约了呀!

于是,收到了来自群主的以下警告:

我费劲心力,绞尽脑汁,精密筹划,顾全大局,轻色重友,公而忘私,你们左推右挡,推三阻四,各自为政 ,因私废公,遗忘初心。来,你自己想点词,带领大家作个自我批评。

嗯,我也一直觉得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图片

于是,我闭门思过痛定思痛三省吾身,作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重申了新的群规图片。

哈哈,就是这个每天让人隔着屏幕都能笑出声来的朋友群,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始终温暖又热烈。

它一直告诉你,无论岁月如何流转,有些东西从来不曾改变,在每一个迎面而来的街角处,所有的记忆依旧活得熙熙攘攘,鲜明灿亮。

图片

图片

晚饭后,和家里的少年出门散步。

我喜欢这种秋天的感觉,清凉却不寒冷,好像可以怎么走也不觉得烦累,雨后的空气又这么干净,每吸一口都好像在吸着提神的薄荷一样。

秋雨过后的夜,树梢还存着满盈的雨珠,走到一棵树下,她用手摇了摇枝干,然后轻巧地往前一跳,再回头,他刚走到树下,雨珠洒了他一身,在路灯的光影里,她笑弯了腰,他也陪着傻笑。

像一幅画,题目叫岁月静好。

晚归,就着一张桌子,我看书,少年坐在我对面写作业。

有时,他会不自觉地从嘴里蹦出一两句诗,我就会无意识地接出下一句。他便故作夸张地问:你怎么会知道?

先是颇为自豪的说“你会的我肯定都会”,转而一想不对,又改作“也不是啦,你现在学的,我很多都不会的”。

不过事实真是如此啊。老了,假期里曾和少年一起背《滕王阁序》,到现在依然不过只记住了几句。

贺兰山在哪里?

宁夏盛产什么呢?

他总会时不时地问我两句,似乎也并不期待我回答,甚至有时我都没听清他的问题,就见他又继续他的做题了。

我手边是一本席慕蓉的书,我说你看席慕蓉多厉害,写诗写文,但人家却是专业画家,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1966年又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

只是我喜欢的席慕蓉啊、林清玄啊,少年并不喜欢。

我也只是说给他听,然后,继续各干各的事。

这宁静的夜,这奢侈的时光,只听到虫铃低唱,这蟋蟀,可是诗经中的那一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