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

亲人 农历九月的第一天 立在菜地,看光穿过木叶 影子拉得老长 眉豆鼓涨起来了 柿子挂在枝头,长久地沉默 还有一…

亲人

农历九月的第一天
立在菜地,看光穿过木叶
影子拉得老长
眉豆鼓涨起来了
柿子挂在枝头,长久地沉默
还有一些,被我摘了下来,放进竹篮
哦,晨风在微微地吹
鸦雀的长尾巴,又翘了几翘
木槿花、牵牛花、丝瓜花
以及栾树的红蒴果
很自然地,成为我的
亲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农历九月的第一天。
我们在菜地里打转,犹如行走在秋日的诗行。
眉豆、豇豆、南瓜、柿子、橘子、青菜、萝卜、大蒜……小池里,荷叶半黄半绿;栀子还在开花,独独的一朵,立在枝头,美丽着,清香着;南瓜呢,卧在草丛中,仿佛大肚的佛。
“这里还藏着一个南瓜呢。哦,不止一个,还有一个!哈,这还有一个,都黄了。摘不摘呀?”
我踏着细碎的泥土在田垄间走。油菜苗已经有了几片叶子,远远看去,嫩嫩的绿已经盖得住地了。青菜秧子、萝卜秧子是直直的两行,它们碧绿的宽叶子在凉爽的微风里你挤我碰,亲热极了。而柿子树那边,鸟儿起舞,“唧——”的一声,从此树到彼树,轻轻地一掠,又入了云霄。
——哦,天那么蓝,柔软的白云以及辽阔的秋日田野上连绵的稻田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可爱……
妈妈帮我摘一篮子柿子,又去摘一篮子豇豆。我跟在她左右,在九月的早晨。“哦,晨风在微微地吹,鸦雀的长尾巴,又翘了几翘……”
是的,草木虫鸟存在于自然界多么自在。而我,双脚沾满泥巴,内心却哼着歌儿——秋天的曲调,春天的曲调。
是的,我眼前的植物,与我的妈妈一样,都是我的亲人。它们足够温柔、足够光明、足够美好,足够我在贫乏的日子里燃起人间最美的希望。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