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

秋荷 秋荷给我什么暗示呢 静止的片刻,白鹭一只接着一只 飞远的,停下的。溪水凉凉的,穿过时光 回到童年的树桩 …

秋荷

秋荷给我什么暗示呢
静止的片刻,白鹭一只接着一只
飞远的,停下的。溪水凉凉的,穿过时光
回到童年的树桩
我相信那些木质的齿痕
而浮尘在午后的光线里乱走
我不说别的
你看:荷静静的
已忘了自己曾经的葱茏
它低垂、折腰
有着明确的指向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博友四月那看见这张图片,心里忽跳出荆桥渠的荷来。前两年,去荆桥渠的时候多,今年很少过去,自然也没见到荆桥渠的秋荷了。

秋荷总是一朵两朵的开,而秋天的荷叶深郁,就衬托得那花有了不同于夏日的情致。小时候爱夏荷的热烈、丰腴,如今却觉得秋荷更有味道。那伶仃,那萧索,那人到中年的落寞。或许,秋荷还不够伶仃,不够萧索,不够落寞,还有着未老的清朗,未老的宽慰,未老的安稳……

可毕竟秋分都过了呀!寒露、霜降,季节在一点点往深里走,并不意外。

荷亦是。

荷花一瓣瓣地落。荷花落得迟疑,落得惊心。它似乎还回望着什么。荷叶卷了,残了,破了,向着冬天的冷,尔后,在你不注意的某一天,它悄然地折断,只露瘦瘦的荷梗倔强地立在那里。

——是的,荷很寥寂的静立在冬日灰镑镑的天空下。在我的感觉里,那时一切安静,而荷被一种我看不见的力拽着。这让人无端升起一种疲惫,一声轻喟……

而我能怎样呢?不过是在这样寻常的下午,无喜无悲地说给自己听。

嗯,与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