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硐拾遗(三)

响硐的兴盛也赶上发展“好”时机,明未四川全境遭八大王张献忠屠川,赤地千里,百里无人,一省人不足十万,连年战火川…

响硐的兴盛也赶上发展“好”时机,明未四川全境遭八大王张献忠屠川,赤地千里,百里无人,一省人不足十万,连年战火川东陕南也是无人之地,清庭颁旨着江浙湖广移民,于是就有“湖广马桑垭”、“山西洪洞大槐树”迁民之说,“跑马为界”、“占黑册”据为祖产为己的移民圈地为有。这响硐起由“开发”也借机而成,依山依坡,叠石择地,拾级而建,形成这几级几百石梯的“坡坡”街,之中既有民居,又有庙宇、凉桥、戏楼,盛时有客栈几十,酒肆无数,商贾云立,尤为炼铁打铁铁炉上百,白天打铁声不绝,夜晚炉火映天,甚是热闹,在这一脚蹬川、两足跨陕的川陕界边,响硐子赶集一四七,从四川大竹河來的茶叶,官渡湾来的百货,宣汉的竹器,胡家埸的旱烟,太平的百货,渔渡坝,平落坝的行商,挤拥在这响硐小街,如遇年节往來的客商和本地民众聚挤万人之多,响硐子这个川陕物资贸易场,百里有名。

 

随便聊聊的图片

响硐街坐东向西,左为汪家塝山体,一条小河从铁匠垭起源,这条河叫殷家河,街的右山叫燕儿坪,一条小河从小毛垭起源名长沟河在响硐街关帝庙下与殷家河汇合,此处曾修一凉桥(廊桥),两河交汇处曾有人利用水力设有水车磨面,凉桥、水车、小河也是小街一景,两河下游又汇入柳家河來水,以下叫堰口河,又接纳了石匣沟,和南沟來水在盐场坝奎星楼流入小地名洞口的峡谷,一直西流在赤南洪渡潭与渔水河相汇入川,这段河流盐场赤南人都叫后河,而殷家河和长沟河历史上都是响硐居民饮水水源,也是妇女洗衣之地。响硐是三级台阶、几百步石梯依附在这石坡修建,除关帝庙外,最有名的还有禹王宫,禹王宫建于清中叶,据《定远厅志,祀典志,民祀》载“道光初,湖广籍商人汪守黄,余国凤,柯道询,方光发等积货而建”。同时建关帝庙,戏楼。

 

 

响硐石梯坡坡街,坡坡街也就是沿一面坡修成,虽是石梯但也是修成对面街,几户人家上就有一平台,又形成平台对面街,这种平台街相应比石梯对面街宽敞,几个平台但最大最居中最长当数禹王宫大门这段了,禹王宫门口这段街道石板铺成,是响硐街成集市最早的集贸市场,据说是盐埸盐市迁往响硐的官税征收市场,此处是响硐的黄金地段。响硐街三个庙寺:关帝庙、老君庙、禹王宫。禹王宫规模最大,戏楼最大,它座东向西依坡而成,由于地势也分成三个阶层,前是戏楼,戏楼柱是石园柱,戏楼下中为十几级石梯过道,石梯上得后庙寺正殿,石梯两侧各有二层厢房二间,厢房外有木走廊並装木栅栏如同包厢可看戏,石阶梯如同看台,观众可遂级而坐,上下可容观众二百人等,大殿供的神像是禹王,大殿门门左右有石獅一只对立,戏楼两层斗拱翹角,顶龙脊,兽头十分精致,据说逢年节庙会商家富人请戏班唱戏十分热闹。

 

 

 

响硐街初建清嘉庆年间,由于铁矿多、煤多,炼铁用的硬杂木辅助燃料俗名“黑棒槌”和“签子柴”四山不缺,炼铁、炒铁、炒钢、打铁器、铸造锅罐等形成这一街大小炉盘,铁匠的手工业制造到销售市埸,中国传统传承都讲师父师祖传授,七十二行,行行有师,业业有祖,铁匠和铸铁师祖是太上老君,为保佑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平安和气,这响硐铁匠也集资修建了老君庙,规模宏大,老君庙东西长24米,南北宽21米,有大门、乐楼(戏楼)、厢房、耳房,殿堂共十五间院落。其中大殿修建宏伟,柱高三米,柱径一尺有余,房顶高约七米,无斗拱,供三米老君神像和财神、土地神等,乐楼与戏楼一体为木架九架牌梁,左右厢房各五架梁,屋顶为密檐式,建重檐二滴水,乐楼层檐均檐板密封,内檐是木格方形窗,二层楼檐台刻深浮雕民间故事传说,有王郎卧冰、安安送米等孝道图案。据庙中一残碑记载,清道光年间此庙曾维修一次。

 

 

中国有一句俗语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挖苦穷苦大山里群体不受官府约朿的语言,出自于乾隆皇帝下江南之口,传播甚广,历史上大巴山也是穷山恶水,也是土匪出没之地,尤其过去两省边境,杀人越货隔省不管,这盐场长滩一带川人犯事到陕境躲避,陕人惹祸进川躲灾,久而久之,为防匪躲匪,也治安混乱,盐场地名上就有杀人坪和杀人垭口等。响硐街打铁炼铁也挣了钱,也引起土匪眼珠,时常来骚扰,民众为防匪,组织民团防守,响硐街后山腰筑炮台常年防守,在铁匠垭前山筑哨台观察,白天有匪呜锣、吹号,晚点火为报警,哨台有号,炮台点炮阻敌,街上百姓转移或扺抗,时间一久,知响硐防守严密,土匪也少骚扰,于是响硐炮台梁、哨台梁地名至今仍存。

 

其实这响硐街土匪也不好抢刼,这街上几百铁匠大多年青力壮,打得动铁,自然也有几分力气,况且打农具也造兵器,猎枪,他们一经训练也是一支生力军,几个土匪,几十个土匪来枪,自然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传说清未太平县土匪张飞省抢了神口(城口),烧过砖平县(岚皋),视紫阳如无人之地,想來就来,想去就去,烧杀过多次定远厅和渔渡坝,都奈何他不得,但他独不敢骚扰响硐,他怕这一街铁匠,他惹不起武装起來的产业工人,他怕这四山归槽,坡坡坎坎的迷宫街道,据说曾尝试这块肥肉不敢下手响硐这个街道,是川陕境上唯一土匪骚扰少的地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