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匠

在我们黄家凹村,要是前几年谁问起风录爷可以说妇孺皆知,因为他有一门杀猪的手艺,周围方圆几十里杀猪都得请他。 &…

在我们黄家凹村,要是前几年谁问起风录爷可以说妇孺皆知,因为他有一门杀猪的手艺,周围方圆几十里杀猪都得请他。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我们陕南汉中,自古就有腌制腊肉的习俗,农村家家户户都要养猪,如果过年谁家没有猪杀,就会被笑话,年就显得寒酸,所以只有过年杀头大肥猪,这年也就过的有滋有味。每年的腊月刚进门,在土地上劳作一年的人们开始置办起年货,这时候首要的一件大事就是杀年猪,猪经过人们一年的侍候,已是肥头大耳。这时候风录爷是最受欢迎的,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踢断了,因为杀猪的村民比较多,需要讲究先来后到,一旦定好时间,主家就要做杀猪前的准备工作。记得我家杀年猪,头天晚上母亲准会煮一大锅精料来喂猪,毕竟喂养了一年也有感情了,然后让父亲把水缸装的满满的,灶头堆满干柴。第二天不等鸡鸣,母亲就把大小锅里面的水全部烧开了,就等风录爷过来杀猪。不一会儿,风录爷准时过来,右手腕上挎着装工具的竹筐,竹筐里面装有杀猪刀、铁钩、刮毛铲、磨刀石等杀猪的工具,每样都有它的作用。这时候房前屋后的邻居们也都过来热心帮忙,风录爷猛吸上一锅烟后,拿着铁钩进入猪圈,风录爷一旦凑准时机眼疾手快将铁钩准确的挂进猪嘴里,猪顿时疼的嗷嗷直叫唤,其他人赶忙扑过去揪猪耳朵、撴尾巴将猪从猪圈扯拽出来,吃力的抬倒在桌子上。这时母亲早已将准备接血的铁盆里放上盐巴和花椒面,端了过来,这种血腥的场面母亲一般是不让我们看的。紧接着,猪也会在风录爷的手里一刀毙命,据听说风录爷杀了三十年猪从没有失手过,如果一刀没有将猪毙命,预示着不吉利,主家是很忌讳的。

 

接下来在一个专用的大木桶里装水,水太烫容易把猪皮烫坏;水凉则猪毛推不掉,这个水温合不合适只有风录爷掌握。大家吃力的把猪抬进这大木桶里要反复晃动,正应了那句谚语“死猪不怕开水烫”。约半个左右时辰,肥猪在风录爷的带领下猪毛刮的干干净净,风录爷会把只有一小撮猪鬃毛装在竹筐里,因为这个赞多可以卖钱。刮干净的肥猪这时就被倒挂在架杆上开膛破肚,破肚之前还要在猪腿上切上个小口,插入一根竹管开始吹气,这个需要点气功,虽然风录爷每次憋得面红耳赤,但都是一气呵成,肥猪的肚子逐渐变大变圆,这个我个人理解为方便清理肚膛下水。为了招待风录爷及左邻右舍的帮忙,母亲让风录爷先给切上一大坨还冒着热气的槽头肉,再加上猪肝及猪腰子开始做饭。此时风录爷按照要求将猪切割成三斤左右的条肉,在肉皮上戳洞再串上棕叶,便于后面摸盐熏制。肥猪被分解后足足装了两大箩筐,这时候溜猪肝、爆炒腰花、萝卜干熬肉、猪血炖豆腐端上桌子,我负责给倒父亲酿的包谷酒,大家边吃边畅谈着年货的置办计划。吃完饭,母亲用红纸把钱包上,再挑选上一块上好的猪后臀肉给风录爷装在竹筐里,几番推迟和谦让,风录爷提着竹筐又去了下一家杀猪。日后我是最开心的,因为注定天天都能吃到荤的,记得小时候吃再多肉也不觉得油腻,肚子里好像缺油似的。

 

前不久电话上问候母亲,母亲说这些年村里年轻人都外出务工,种庄稼的人少了,养猪的人也就更少了,没有人再愿意给猪打猪菜,煮猪食,什么时候想吃肉了在家门口都能买到,但肉却吃不出那时的肉香味。你风录爷前些年还带了个徒弟,但一年也杀不上几头猪,徒弟就去建筑工地干活了,风录爷也成了一位古稀老人。我曾看抖音上拍的现在杀猪采用电击的方式杀猪,速度非常的快,猪也少受折磨,看来风录爷这门杀猪匠的手艺也真的要失传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