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

我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读和写。 有的人,读是为了写。对我来说,读就是读,读与写没有必然关系。写作需要的材料,…

我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读和写。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的人,读是为了写。对我来说,读就是读,读与写没有必然关系。写作需要的材料,我很少读,而是代之以“看”。我会说我在看资料,我在看文献。我很少说我在读资料,我在读文献。

读是自由的,没有界限的,没有头或尾的。看则不同,资料看不到不能下笔,资料看不全也不能下笔,资料看不懂仍旧不能下笔。所以,看得不自由,非礼勿看。

写也因此有两种。因看而写,也是快乐和享受的,但是那里没有自己。有自己的写,是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写的驱动如此,但写时却仍旧有琢磨,有加工。

二十多年前摸索写作,很耐心地琢磨朱自清的文章,有些文章读过一遍又一遍,研究起笔和停笔。在我读硕士前,我还琢磨了张岱。张岱是受过八股文影响的,写文章喜欢抓人眼球。

可我后来又琢磨很久周作人的文章,发现他不喜欢抓人眼球,反而是把文章写得跑题一点。我就学这一点。写学术文章不好跑题,但我自己的公众号,“你管我”!

有不少人问我,是不是有些文章没有写完,感觉结尾很突兀,这其实是学朱自清的。我记得有一篇大概是择偶记,结尾一句“可惜脚太大”,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当然更多时候我觉得这是自己一瓶不满半瓶晃荡学绝句末句之法。绝句最后一句都要推开一笔,避免太实,要给人意犹未尽之感。

所以,我喜欢的写法,就是从开头开始离题,东扯西扯,终于快扯到题目了,戛然而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