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桂香及其它

与孩子们一起走出来时夜色已经浓了。 少顷,眼睛适应了这样的暗,就可以看见天空淡淡的流云。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

与孩子们一起走出来时夜色已经浓了。

少顷,眼睛适应了这样的暗,就可以看见天空淡淡的流云。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邓希一一边挎着书包一边背着新学的古诗。

“哦,今天九月初三呢,‘露似真珠月似弓’,看月亮!看月亮!”我有些着急地说——急什么呢?不知道。(怕时间过了,月亮隐没了?)

胡祖航首先抬头,他仰着脖子,转了一圈。

“没有月亮。”他的声音里透着失望。

“云彩把月亮遮住了。”我这样说着,自己也抬起头以目仔仔细细地在天空搜寻。不可触及、不可想象的高处,细碎的云平稳、悠长。它们一排一排的,看起来,很有规律。

“月亮如果大一些我们兴许能看见,有时候月亮会从云缝里露出来。但今天是初三,初三初四娥眉月,很细的。”

孩子们有些失望,但很快,他们的心情随着大人们的到来雀跃起来。

“再见!再见!”

我们互相道别。

门口一下子寂静下来。

香气蔓延过来——是桂子的香。如今乡下的道路两边遍植桂树,天暗,桂树黑沉沉的立在那,但香气真切又缥缈。正是秋半,桂香迤逦散开,沁入肺腑。昨中午去核酸,环城路两边的桂树上金花(金桂)银花(银桂)红花(丹桂)结满,追着人香,真正烂漫到难管难收。

四周有虫鸣,鸟啼,只是一两声,更多的时候天地在阗然无声里。我再一次把目光投向渺渺的夜空,只觉得那些云是多么的安静甜蜜,天地是多么的荡然清净。

一个人默默站了一会,进屋收拾。把桌子摆正,再把椅子搁在桌子上,然后拖地,洗澡,洗衣服,把衣服晾好,洗拖把。

做这些时,手机喜马拉雅里主播在诵读严歌芩的小说《少女小渔》。我看过《少女小渔》的电影,主播诵读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总喜欢浮现出刘若英扮演的画面。嗯,或许是刘若英主演的好,又或者是她的气质很适合这样的角色。总之,就如看《红楼梦》时,只要书本里跳出林黛玉与贾宝玉的名字,我就会自然想到陈晓旭与欧阳奋强扮演的林妹妹与宝哥哥。

关于刘若英,我看过一些她我文字,知道她有良好的家世,有好的文学修养,好的文字功底,这让她的身上有一种书卷气和一种说不出的淡然。

家庭的传承无疑最有生命力。一个人的骨子里,会藏着你的细枝末叶。每看到举止大方得体,行为端然而又洒脱的人,我都会揣测ta来自哪里,受过怎样的教育?

很多年前看过这样的文字,大意是我努力了十八年,只是为了能和你一样坐在这里喝咖啡。记得当时看到,电击一般,愣愣的把那行字看了好一会。是的,对于像我们这样普通家庭或是底层家庭的人来说,也许你奋斗一辈子,也难以拥有人家唾手可得的东西。

忙活完一切,上楼,见邹先生歪在沙发上看云视听里的小视频。他今年迷上钓鱼,电视屏幕里一个男人又钓上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他用手与鱼比较着,说应该有一斤左右,吃一顿应该没问题。

时间浩浩渺渺,却不过一箪食、一瓢饮连接起来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