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中昌

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喜欢,但是每次走在中昌路上,我的心里便开满了幸福的花儿。   建设路是小城的政治中心…

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喜欢,但是每次走在中昌路上,我的心里便开满了幸福的花儿。

随便聊聊的图片

 

建设路是小城的政治中心,每每走过那个坐南朝北的大院,都给人庄严肃穆的感觉。无极路是商业大道,熙熙攘攘的人流翻卷此起彼伏的浪花,追逐着美好的生活,好像唯有中昌路能聚拢人间烟火,安顿尘世灵魂。

 

每天清晨,环卫工人披着柔和的曦光挥动扫帚认真地打扫路面,洒水车徐徐而来为它清洗酣睡了一夜的脸庞。伫立在两旁的国槐,捧出自己的盈盈绿意和片片阴凉。细碎的光影掉落一地并随着清风摇晃,犹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恬静而安详。长满国槐的中昌路恰似系在小城腰间的一条带子,这条带子镶着两条绿色的花边。这上面的花儿不是蕾丝编的,也不是绸缎绾的,而是国槐开得满树的花,花儿是浅黄色的,不是零星的朵,而是一团团,一簇簇。

 

即便如此,还嫌它不够美。在它灰黑色的底衫上,各色服饰的行人成为流动的花朵,红的、黄的、蓝的,异彩纷呈。他们络绎不绝,辗转在这条路上。上班的、上学的、购物的从不同的方向汇集而来,却又井然有序。这些流动的花朵才是这件衣衫的灵魂。

 

 

 

坐落在中昌路上的棉油厂已经拆迁,就连旁边名噪一时的中昌饭店旧址,也在除旧布新的更迭中成为小城的历史记忆。一个高档小区正在拔地而起,多层洋房、高层民居鳞次栉比。夜幕降临,国槐上的彩灯不停地变幻颜色,小区门口的喷泉时高时低。曾几何时,通过玻璃窗上的半圆开口,人们报上购买的棉籽油斤数。屋内噼里啪啦一阵算盘响,一个数字跳进耳鼓,伸手交钱拿票打油。右侧是出油大厅,把白色的塑料桶放在出油管下,随着工作人员有节奏地按压,红褐色的液体汩汩流入桶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这里是美味之源,晶莹透亮的棉籽油往铁锅里一倒,煎炒烹炸出千家万户活色生香的日子。对面离它不远原来是一个装有两扇铁栅栏门的副食品加工厂,如今也早已成了居民区。印象中这里曾经出售酱油、食醋和各种酱菜,这些不可或缺的调味品调剂着人们紧张忙碌的生活。站在厨房里的或是一对老年夫妇,或是一对年轻夫妻,他们颠勺挥铲把对家人的关心融入到一日三餐里,把对生活的热爱释放在浓浓的人间烟火中。

 

不远,就在不远处,还有一家卖缸炉烧饼的。原来是炭炉,现在已经变成电炉,省力省时还环保。打烧饼的低着头,腰间系着白围裙,面前油光锃亮的案板上放着擀好的面饼和揪好的剂子。他手里的枣木小擀杖在面剂子上来回滚动着,偶尔擀杖敲击案板发出像打击乐般的声响,清脆悦耳。当一个个长方形面饼像士兵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时候,打烧饼的便左手拿起一块长木板挡在案子上,右手在瓷碗里抓一撮芝麻轻轻一扬,白白的芝麻粒儿就密密麻麻地落在面饼上。面饼贴满了缸炉的内膛,随着咣当一声,铁盖就挡住了冒热气的炉口。

 

不知什么时候,炉前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人们争先恐后地挥动着手机扫码付款,唯恐刚出炉的烧饼没有自己的份儿。轻轻地挪开铁盖,面香混杂着芝麻香,扑鼻而入。这是缸炉烧饼特有的味道。也难怪在外的游子常常牵挂。有一年和朋友赴京访友,细心的她买了家乡的特色——回民鸡和扒糕。闲谈话语间,一位老首长竟然问起了老家的缸炉烧饼。我们慌忙解释,这种烧饼要趁热吃才能品味焦香的精髓。一方小小的烧饼,裹挟着浓浓的乡愁,从最初的饱腹之需变成了精神的慰藉。人们对故乡的回望,总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烟火气息。

 

 

 

有一家歌厅值得一提,虽然只光顾过一二次,但记忆犹深。一次是在三年前,一次是在最近。一群兴趣相投的朋友从东南西北回到故乡,自然少不了觥筹交错,归家的愉悦和酒精的灼烧,必定一展歌喉来助兴。一个个陶醉的表情深深地印在脑海里,那是漂泊在外的孩子回到母亲怀抱肆无忌惮的快乐和无以名状的幸福。每逢晚上散步经过这里,我都会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凝望着闪烁的霓虹灯,仿佛瞬间又回到那美好的时光。

 

一条不长的路承载着多少喜怒哀乐,见证着多少陵谷变迁。坑洼的路面早已平坦如砥,老旧小区也已焕然一新。路的西头从外环又拓宽延伸到民俗公园,路的东头新建了一所学校。这条笔直的扁担,一头挑着人民的幸福指数,一头担着祖国的希望和未来。老去又逢新岁月,春来更有好花枝。从晨曦微露到日暮西垂,路边的花草都笑盈盈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绿叶上滚动的露珠好像一台台摄影机,它们不知疲倦地睁大眼睛,生怕一不留神儿遗漏了百姓生活的每一个小确幸。

 

情不自禁把目光投向那扇亮着灯的窗,那是一家单位的窗户,正对着院落中一棵高大的银杏树。每次深情地仰望,都感觉如沐春风。那面半遮半掩窗帘背后究竟坐着一位怎样的主人?他时而起身站立,时而伏案静坐。此时斗室之内,袅袅茶香或许正在轻缓流淌的音乐中氤氲。静谧夜色中,他是孤独却又温暖的存在。灯光透过咖色窗帘照在银杏叶子上,叶子快乐地舞蹈,我的心也跟着快乐!

 

走在铺满槐花的中昌路,不由地放慢了脚步,我担心脚板踩疼了那些花瓣,它们是这条路上的精灵。纵然以歌以诗以画,也难以歌吟、描摹她的美丽。绽放、零落、化尘,这些浅浅的黄花 短暂而绚烂的一生是中昌路的标志,也是这里永远的风景。

 

不由地想起《卜算子·我住长江头》,而今我住中昌路。十余载的朝夕相处,我懂它,它也懂我。不仅仅因为家在,还因为牵挂和爱的人在,似我心的那颗心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