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最后一次绽放,依旧灿烂如初见

中秋之后,江南山野间就未曾飘来过秋雨。久旱之下,江南不少地方饮水源地都干裂了,我在茶溪居所屋后的葫芦塘也只剩下…

中秋之后,江南山野间就未曾飘来过秋雨。久旱之下,江南不少地方饮水源地都干裂了,我在茶溪居所屋后的葫芦塘也只剩下塘中央锅底状的一点水,勉强够几只鸭子饮水洗澡用。我园中那片荷池尚还碧绿,只是几天不灌水泥巴便干裂了。我执念江南山野间赏了整整三季荷花,不甘心明年的花季葬送于这一轮的干旱。于是,或早或晚从泳池里抽些水灌溉那片荷池。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周,我有事回城前,看到荷池里有一朵莲花绽放,我以为是这一年轮荷池里最后一次灿烂了。当时,我流连荷池边许久,心生不舍。这一别并非两宽,莲花落幕惜别了一个漫长的花季,我等待来年的春雨润开的莲花,未必就是旧相识。回城后,与张智先生等几位老友见面,承蒙他们客气请我喝酒,倒也淡忘了山间那片荷池里的最后一朵莲花。年轻时候多情易被无情恼,穿越岁月红尘,人反而变得心软脆弱了,就像这塘荷池,我能见证了一池花开时的美丽,并没有勇气目睹最后一朵莲的憔悴凋零。
图片​酒浓时分话自然就多了 孙叶青 摄
在城里混了几日,带着一身酒气重回寂寞山野,与我同来的还有几位友人,我忙着买菜做饭,还顾不上园中花草。忽闻友人在园中大叫“好美,太漂亮了”。我跑出来,看他们正拿手机拍荷池中一朵莲花绽放的过程。又有一朵莲花开了,似曾相识,却又非那一日见到的花。只见近旁有两朵莲蓬,还有一片半枯萎了的荷叶。莲花的生命并不是一朵朵,泥土里的根茎相通的藕节是她们的生命起源,荷叶也好,莲花也好,都是同根同命,犹如人的身体发肤。我们往往爱了莲花,忘了其它。有句俗话说爱屋及乌,我们爱莲花,若是真爱,亦会爱莲藕、荷叶,甚至是滋润她生命的水、土,还有这湛蓝的天空。

我喜欢莲花,不是宋朝老周在《爱莲说》中所列举的那些莲之优点长处,他讲的虽大都是事实,总觉得有些矫情了。就像一个老头子,围着人家年轻貌美的女孩转了三圈连夸“美,真美,太美了!”老周不夸,风动荷池,花开三季,原本就很美。美女之侧立个老男人是令人惋惜的,自然美景里多个啰哩啰嗦的老头子,恐怕也是多余的。依据我在江北城里、江南山中十几年间的种荷经验推断,宋朝老周是没有种过莲花的,他顶多也就是到隔壁邻居家池塘多看了几眼莲花,回来扯一篇短文,一代代后生忙于揣摸他那篇文章意境,耽误了去荷塘边赏荷的光阴。

我之喜欢莲花,实在是其自然、本真,任何地方,只要半池泥、半池水,亦或是半缸泥巴半缸水,小荷尖尖角,亭亭玉立,含苞欲放,花开芳香,风来起舞。你来与不来,赏与不赏,一池云锦昼夜都美在那里。你这会儿来了,转瞬间又添了许多美好。你今天来看到的满眼美好,明天再来,锦上添花,美不胜收。那种自然、本真的美像是层层叠叠的浪花一次次拍打你的心海,洗涤你心田的尘埃,一点点存储进人世间美好。

任何一个人,你若是放下丝许红尘心思,用心走过荷池,感受其香远益清,大概就能体会一丝别样的美。走过路过荷池多了,自觉与不自觉的浸透过荷香花意,灵魂摆渡,渐渐的,你就会由内而外的美好起来,积久了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别人能感觉到你的越来越好,只是你自个儿可能还没有觉察到呢。

人在旅途上,走过许多风景,见识过一些风云,甚至亲身尝过人生百味,你便不想再刻意去取悦谁了。因为,希图任何人对你好,不如自己一路上照顾好自己,活出自个儿的精彩来,尝试着自己像光一样,温暖别人,照亮前程,跟谁在一起舒服就和谁在一起。那有的人不禁要问:什么样子才是最舒服的样子呢?有人说,是追求事业的样子;也有人说,是拥有财富与自由的样子;还有人说是初见时的样子。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样子,但是我所知道的当是自然、本真的样子,就像这随处可见的莲花一样。因为自然、本真的活着,要多美就有多美,你观之赏之,风中与之起舞,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而她却从不给你增加额外负累,羁绊你的思想,束缚你的行动。

图片​ 何园窗外即是满池莲花
人在路上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风景只能喜欢,却不能收藏。就像有些人只能喜欢却不能拥有,如果想拥有就会心碎……可我们无法永远只喜欢一道风景,或是只爱一个人,怎么样来排谴我们心中的遗憾呢?那就好好用心爱莲吧。其实,我们原本就不贵重,荷塘虽然随处可见,莲花也是年年相见,她却从来就没有低贱过,哪怕是深秋里的最后一朵花开,依旧灿烂如初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