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长廊

沿着东河往上走,那便是傥骆古道进入秦岭更深腹地的一部分。十里长廊,是为了游人的方便,从中截取了一段依水而建的小…

沿着东河往上走,那便是傥骆古道进入秦岭更深腹地的一部分。十里长廊,是为了游人的方便,从中截取了一段依水而建的小道。过去的路是什么样子,我无法得知,但今天的小道,已不再是那么艰难,水泥加石头砌的路面,可以清晰地传递出踩在上面的脚步声。小道边,丛丛的柳丝时不时地掠过你的脸庞,与你打着淡绿色的招呼,把一滴尚未落下的水珠交给你的眉毛保管,也许一只小虫子会趁机爬上你的衣服,在你的脖子间轻轻地咬上一口,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吓。有时小道必须穿过两棵相距很近的树,你得侧身而过,也许树桠会在你的衣服上留下一个小小的记号,如果树大一些,又是斜长的,你还可以靠在它的枝杆上稍作休息,平缓一下自己的心情。路边的竹子茂密、青翠,蔟蔟而生,高低相依,有人甚至悄悄地拔了一根,除其枝叶,当作手杖之用,还可作赶蛇的工具。蛇是有的,只是它的迷彩服穿得很好,又不善于运动,让人无法区分它与周围事物间的微妙色差,伏在树枝间它就是一根树枝,挂在竹林里它就是一根细细的竹子,躲在草叶中如同一片小小的椭圆形的叶子。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已逃之夭夭,只有一条墨绿色的尾巴在草丛中留下蛛丝马迹。如果你怕蛇,也不用过分担心,有些蛇是无毒的,在与自然和人类的相处中,蛇并不是完全恶毒的柔体动物,它也是有善心的,虽然它交错的斑纹过于怪异,让人产生恶心的感觉。道边的藤条很长,粗细不等,它们最大的本领便是可以从一棵树飞长到另一棵树上,在不同的树之间搭上一条柔韧的便道,便于昆虫、蚂蚁走个捷径,雨水有时也会在上面溜一趟,留个湿湿的印痕。当地人把长熟的藤条割下来,在微火中烤一烤,以增加它的韧性,然后编成筐、篮子和藤椅。不同的季节,小道上的花是不一样的,就像牵牛花,在夏季非常的鲜艳,怀抱深紫色的喇叭,向着天空尽情吹奏自己的贵族气息,只是吹久了,它有些累,嘴唇就有些皱褶了。还有野菊,在秋天凉爽的气候中,吮吸着朝露和暮雾,把小黄花东一朵西一朵地,开在路边不起眼的地方。细心的人摘下一些还未开的花蕾,带回家泡茶,可以清火养目。

随便聊聊的图片

清澈的河水在小道边咕咕回响,它从一个石缝间跳下,在另一个石面上站住,略作停留,又匆匆地溜到小青石之间。地势缓的地方,溪流也是舒缓的,不想走的,来来回回,曲曲折折,徘徊不前。偶尔一片红叶飘落于溪水之中,漂浮、回旋、停滞,继而被水流带到一个低处的巨石之旁,像一支画笔一样,画下了溪流某一瞬间的速度、形状和曲线,也留下了时间之轮的踪迹。有时候,大自然呈现出来的东西是那样美妙、自然,毫无做作和掩饰。有些地方,溪水是静止的,没有水流的声音,没有波动的水纹,甚至连溪边树枝上的鸟儿也是一动不动。如果没有一丝风,这样的状况会持续好久,当然,鸟儿是没有和静水一样的耐心的,它会选择一个只有自己知晓的瞬间,俯冲到水面之上,画下一条潇洒的弧线,水开始一点一点地动了,于是整个溪流也被带动起来,继续自己的行程。

 

有的地方,高低落差数米,巨石以各种姿势立于溪中,斜着的、躺着的不在少数,它们圆方各异,宽窄交错,互不让步,溪水不得不避之绕行。但总有绕不过去的地方,只好积蓄力量,终有一日,体量充沛,便从高处纵身跳下,前赴后继。响声逐渐大了起来,先是数米,后来数里之外也能听到。特别是夏天,它们相互奔跳的力量更大,速度更快,谁也不想落后于谁,仿佛前面有谁在不停的召唤,后面有谁不停在催促。当然也有累的时候,绕到不多的沙粒上或植物的根茎间,打个盹,做个小梦,如果幸运的话,几只蜻蜓也会加入到闲暇之中,或是一条小蛇随意表演它别致的花样泳姿。有些地方,水声细微,仿佛来自小型植物的根部,又像是被蚂蚁一类的动物噬咬过,当它从一个巨石的底下流出时,才会恍然大悟,原来那声音是水洇石头时发出来的。

 

当然,黄昏的时光最好不要错过。光线不会过于明亮,也不会过于暗淡,青翠的群山渐渐染了些黛色,小小的雾气也蠢蠢欲动,鸟儿也许归林,或在归林的途中。浓密的植物间,已有一些不均匀的斑纹和阴影,小动物们忙于梳理身上的灰尘,一只蜗牛和一只七星瓢虫各自躲在一片巨大的叶背上相互凝望,蜗牛有些害怕,它把自己硬硬的盔甲穿上,以防瓢虫的突然袭击,而一只从午后的牛背上流窜而来的苍蝇,竟胆大妄为地嘲笑一只蹲于石缝间一动不动的蛤蟆的长相,蛤蟆鼓动着粗糙的腮帮,细心估量着苍蝇的距离,随时准备弹出自己稠液般的舌头。此时,多么需要一束响亮的光线,来驱散小动物间的胡乱的猜疑,化解它们被暗斑侵扰的内心。

 

寻一块干净的青石,撩一捧甘涩的溪水,享受这无法比拟的溪边黄昏。蓦然间看到两只蚂蚱分不出胜负的拳脚比赛,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幸好它们的拳头和脚趾是绿色的,打出去的可能是它们偷吃的叶绿素。时光越来越慢,越来越暗,它会像溪流一样,停在某个位置吗?当然,截取一段无争于世的溪水藏于怀中,是每一个游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就像那些在山中寻石的人,整日与石头混为一体,揣摩石头的心思,破解石头的秘密,有的甚至把自己变成石头的一部分。水也有自己的密语,有自己的道行。一片清澈的水,发出的声音是响亮的,就像钢琴的琴键,它可以招唤万物歌唱。而一片蓝色的水,常常让一头牛凝望,它发出了一种类似波一样的声音,在无限的空间中忘记自己,忘记时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