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碎片日记

1. 青青老师告诉我她有公号广告收入,这让我想到自己。我开通是开通了,但没有完善信息。今天开电脑,完善了。 其…

1.

青青老师告诉我她有公号广告收入,这让我想到自己。我开通是开通了,但没有完善信息。今天开电脑,完善了。

其间各种上传照片,且对照片的各式有要求,耐心做完。

谢谢青青老师!

随便聊聊的图片

2.

早上搜视频,照葫芦画瓢做红烧猪蹄,里面加少量花生米,味道不错。然后煨眉豆、煎鱼……四个人的生活说简单也不简单。

煮猪蹄的时候去妈妈家转呼啦圈。妈妈笑问我做的什么好吃的?这么香。告诉她是昨天买的半个蹄子。

“我玉莲也是样样都捡得起的。”

“煮妇一个。”

嗯,活着就得吃饭,这就是生活最本真的质地。

 

3.

太阳很好,风很大。树叶翻卷,沙沙响。天气预报明日还有一天高温,然后气温陡降,进入冬天模式。这两天洗衣晒被,准备停当。

这会穿堂风吹过,急得很。今年的夏天真是漫长呀,都要重阳了,还那么热(37°)。

芷涵在门口拍照片,给我看:蓝天、白云、枯桃叶、半卷的荷叶及苍绿的树木,一切往老里走,却也有别样的美。

 

4.

安安吃饭时,我说上楼去。

“你准备去写公号吗?”

我点头。

“你把电脑搬你房间里写好不好?”她望着我,有些歉疚,但内里坚定。

“我房间里没地方好搁电脑。我把电脑搬下楼放课桌上写。”

楼下网络信号不好,今天很幸运,信号还可以,网页打开得比较顺畅。

想换一个电脑很久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空间。

这么大的房子,邹先生当初设计时,一间间空间大,房间却少。我说最少需要四间房时,他说最多三间。(真不知他怎么想的?)

有的人固执且偏执,你根本带不动的。

芷涵说我们的房屋就方方正正几间房,没半点设计感。设计感自然是要花钱的,但房子浪费这么多的面积,实在不该。(这也就是乡下,估计在城里浪费这些面积,得滴血了。)

 

5.

《萧萧》是沈从文的一个短篇小说,里面的萧萧让人心疼。

这让我想到绝大多数女性。与男性相比,女性一直来处于弱势,多少年都是。

忽然想到武则天,真正是女性的典范。又或者,女性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历史长河里,有过那么一瞬的辉煌,已经足够证明女性。

 

6.

朋友圈里,某个诗人去世,应该不老。

默默叹息。

人生到最后,我们会找到自己吗?能找到和自己属性最相似的某种物质吗?

昨日与阿姨谈到死。她说幺爹最希望的是像他的哥哥(我的外公)那样,在晒衣服的时候一歪就好。

前段,杜家婆去世,小叔他们一行八人把她送上山。听说杜家婆的坟地正挨着外公,小叔当时带了铁锹,就帮着把外公外婆坟堆上的杂草清理了。

我能想象外公外婆干干净净的坟堆,荒草萋萋的坟堆。它们就这样存在着,我们去或不去,它都无所谓。它不需要我们的顾盼,我们的触摸。它只是在我们存在的时候还存在着,没有颜色和形状,没有声音,没有味道,也没有痛苦。

我们还是清明那时去看了的。再去,应是过年时节,准备一些纸钱、一竿古老的彩幡……和那听若无闻的喃喃细语。

随后,风吹着我们的轻叹,飘远。

人到最后,会收敛起所有的颜色,安静如泥,化身为泥……

但我们还是得好好生活。努力生活。

如果将我们的生命放进整个世界,谁的生命不是一粒沙?但这粒沙,就是我们的全部,不可复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