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岸

我曾捜肠刮肚,苦寻形容词,借以渲染童年的时光和故事。读罢那些花里胡哨的文字,母亲皱了皱眉说“你这土豆身上长个毛…

我曾捜肠刮肚,苦寻形容词,借以渲染童年的时光和故事。读罢那些花里胡哨的文字,母亲皱了皱眉说“你这土豆身上长个毛,便以为自己是猕猴桃?”,她说的确有道理,我也如梦初醒。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这个美丽的秋天,我试图又一次怀着童年的心境走进瓦窑头这个承载童年记忆的普通村落。那些人情,风物历历在目,尽管颓废的,新生的,熟悉的,陌生的扑面而来,揉搓着我中年后沉稳和内敛的心绪。

​ 当母亲啜饮着瓦窑头新季的玉米面糊糊,浑浊的眼眸中闪着片刻宁静的光亮,说真的,这一刻只有我最懂。我扭过头,无法压抑眼中涌出的湿润。只可惜我嘴笨口拙,只能在内心中寻找在时光中浸润过的文字,本真地记录这点点滴滴,如同我携妻共赴瓦窑头村西的汾河东岸,虔诚地弯下腰,捡拾经过河水冲刷且有精致花纹的小石头,带回广胜寺的住所,作为摆件以志纪念。

​ 我和妻伫立在汾河岸边,滩边一波波欢腾的水流在脚下亲吻着河岸,卷起细浪,向南边的县城方向奔流。瓦窑头在她的左岸,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如果姥姥在,她一定站在河滩垄的高处,用高吭的语声,喊我“小娃儿,饭好了,快带媳妇回来吃饭!”

​ 朝瓦窑头望去,不由浅吟《文竹细语》中的朴素文字,妻轻掐了我一下。我俯首,眼角的清泪,落入混沌的汾河水,流向未知的远方,归入星辰大海!这一程让日子璨然,让飘浮的心沉浸,让感动含蓄,让轻狂优雅,让沧桑简单,让虚妄真实。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